許時豪:重新耙梳對類型片表演的認知,我發現以前錯得離譜

我不是科班出身,基本的技巧不純熟,也不思進取,加上個性使然,我害怕浮誇用力的表演方式,於是相較於類型片的表演,漸漸我更習慣所謂「生活感」的表演;但久而久之,這可能就演變成一種偷懶的直覺式表演而不自覺。

最近因爲工作的關係,我開始重新爬梳我對類型片表演的認知,我發現以前的自己錯得離譜。Read more

專訪演員黃嘉千│角色都是有問題的,因為人都有問題

去年的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入圍名單裡,出現一個令人驚喜的名字──黃嘉千,以即將正式上映的電影《老大人》獲得入圍,影評皆讚其演技嚴謹穩重,展現表演的可能性。黃嘉千是以什麼形象停留在你的記憶裡?女歌手?演員?主持人?諧星?多數人都是從被選擇走過來的,直至擁有拒絕的從容。這一路上伴隨的事件、理解,對一個演員的影響無法言說,恰如眼前的黃嘉千,只能用她整個人、她的表達,來呈現生涯之豁然開朗。Read more

專訪演員林予晞|即使競爭,誠懇跟關心仍是擺在工作機會前的

曾為空服員的演員林予晞,年近30才入行,一切從零開始,慢慢地也獲得獎項入圍的肯定,如今還出版自己的攝影集《時差意識》。

她認為演戲有時就像在不同時區,常需調時差,幸好還有攝影能紓緩她的不安,她也用相機為每個角色建立秘密儀式,用觀景窗、角色和大家說話、和世界溝通。Read more

專訪編劇阿亞梅、柯映安│不只演員,編劇也要進入角色

作為創作小說也執筆劇本的文字工作者,在兩種不同的文體中來回穿梭,擔任公視熱映中的《魂囚西門》編劇的阿亞梅認為,作家和編劇有截然不同的創作位階。甫拿下去年「拍台北」電影劇本首獎,並擔任公視新創電影《無法辯護》共同編劇的柯映安,也認為「劇本就是個集體創作」。關於作家與編劇間的位階關係、轉換過程,兩位有什麼看法?Read more

影視新鮮人|演員 蔡學文

幼幼班到國小畢業,從不缺席任何一場話劇演出,自小就享受在舞台上唱唱跳跳;長大了,則期許自己成為更受人注目而得到喝采的表演者,他是演員——蔡學文。 回憶起人生第一Read more

專訪演員蕭敬騰│不牽強地在做「演」這件事,這是最舒服的狀態

能跟蕭敬騰聊影像表演是很興奮的,畢竟,他向來談的多是音樂創作,而他出道時的木訥還歷歷在目,但他一句:「現在還會說我是『省話一哥』的就是有點落伍了!」幽了大家一默。

如今的蕭敬騰能侃侃而談藝術思想、能批判,還擔綱男主角撐起公視劇集《魂囚西門》,讓人很好奇他在表演路上的成長,和他是怎麼理解表演的。Read more

專訪演員屈中恆、王曉書│誰說聽障人士不會演舞台劇?你需要一個神隊友

果陀劇場新作品《上帝的兒女》為聽障人士的故事,邀來金鐘影帝屈中恆搭配著名模特兒、主播王曉書。你可能會疑問,用手語演戲有那麼難?不是記得怎麼「比」就好了?聽障人士怎麼演舞台劇?他們跟一般演員有什麼不同?讓二位帶來一種「心」的表演方式。Read more

專訪演員孟耿如│相信自己的表演,觀眾就會相信你

很難想像,眼前這青春無敵、時刻轉著靈活大眼珠的女生,演員之路已經走了超過十年,從《惡作劇2吻》中的高中生林好美,到《麻醉風暴2》中富有正義感的記者,她多元嘗試,試著讓大家在每部新戲中看到不一樣的自己,現在更接下第一部舞台劇作品《花吃花》,而非因外表或跟黃子佼的感情生活而受關注。她是孟耿如,期待每個你能藉此再次認識她。Read more

專訪演員胡宇威│請重新認識我,我的心很大、臉皮蠻厚,我做得到

對七、八年級的女孩來說,昔日的白馬王子清單中一定有這個名字:胡宇威。6年前主演的偶像劇「真愛」系列擁有不錯的收視率,至今還在重播。你大概覺得胡宇威就這樣了吧?成為「偶像派」的雙面刃,便是讓人不期不待他有所突破。的確,豐富的偶像劇表演經驗,正是他面臨的棘手難題。這回,胡宇威誠意十足端出電影《寒單》告訴大家:嘿!睜大你的眼睛看,胡宇威不一樣了!Read more

專訪演員簡嫚書│從憤青到柔軟無邊,我找到信仰了,我信愛

一連端出三部與愛相關的新作《愛,你想說什麼?》、《愛上卡夫卡》、《真愛神出來》,似乎冥冥之中有註定。三部都在對愛摸索、似懂非懂的階段拍攝,也都在確信愛是什麼後問世,整個過程便是對愛的完成與記錄,也完整了簡嫚書這個人。關於表演,簡嫚書起初是排斥的,一切都得從她寄人籬下的成長說起。Read more

專訪演員謝盈萱|要談什麼表演?當演員沒有SOP

科班出身,深耕劇場,謝盈萱演什麼就是什麼,近年更跨足影像表演,獨特氣質便讓人彷彿想按下「閱讀更多」。有謝盈萱的舞台,就有驚喜。近來,她更因電影《誰先愛上他的》闖進第20屆台北電影獎,一舉拿下最佳女主角,同時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請她談表演,她思考半响才答:「一開始我真的不了解別人為什麼要問我是怎麼準備表演的。」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