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葳薾森│用自己舒服的方式表演,不再想太多

WechatIMG5

「就算面對人群覺得恐懼和壓迫,我還是努力讓自己保持自在和享受。」

咖啡廳外站著一個面無表情的女孩,瘦小的身軀在長大衣裡很安穩,靜得像長鏡頭下的一幕。秀氣的臉龐招呼了寥寥幾字,聲音有點超齡、有點緊張。這是初見葳薾森

無狀態的人往往引人好奇,幸好她只是怕生,而非怕人。很快地,葳薾森侃侃而談背景與學習,也試著以「學姊」的角度分享一些建議:想當演員一定要念本科系嗎?身為新人,內心會焦慮、掙扎嗎?當然,還有聊聊這神祕的名字。

「葳薾森」來自一顆排球?

「葳薾森」,有點機器人或虛擬人物的感覺,她噗疵笑了,說典故來自電影《浩劫重生》裡那名為Wilson的排球。後來玩Facebook,她想創一個難被發現的帳號,被把腦筋動到綽號Wilson的中譯音上,還故意選極少見的葳、薾。

「根本給自己找麻煩,好難選字!」她抱怨,只是沒想到就這樣用出感情,後來更以短片《悄悄》榮獲第17屆台北電影獎最佳新演員,覺得這個名字有捎來好運,索性就不改了。

不只名字,葳薾森會踏入演藝圈,也是個意外。從小學音樂、會念書、不擅社交的她,第一志願原是政大統計系,卻在某天醒來醍醐灌頂般填了北藝大學電影創作學系(以下簡稱電影系)。

現在看起來,這或許是那時能做的最好的決定,「我其實想出鋒頭,但不想被討厭、被過度注視。心情有點複雜,會一直壓抑想表現的感覺。」個性使然,卻不確定自己適不適合演戲,便從戲劇系和電影系這單選題中作了答。

想進影視產業,一定要念本科系嗎?

自己走過一遭回頭看,會覺得當演員或想進影視產業,念本科系如電影系、戲劇系很重要嗎?

葳薾森點點頭表示,念本科系容易取得各專業領域的東西如導演、剪接、表演、美術、攝影等,加上老師會分享好作品,帶學生練習分析。且能接觸到拍片各環節,讓她現在演戲時能從導演、剪接師等不同角度思考該給鏡頭什麼東西,跟導演也有較多討論的語言,常有意想不到的火花。

說得頭頭是道,葳薾森謙虛笑說,她也不是一進電影系就開竅,卡關時也一樣混亂絕望,而最大的混亂來自「想太多」。

因為她的表演基礎是0,怕落後,也好勝,把所有大師的表演方法全往身上攬,導致包袱過大,這個不行、那個不行,應該這樣演、書是怎樣寫,很用力幫角色設定背景,表演起來既尷尬又詭異,也把自己搞得緊張兮兮,沒享受跟對手互動的過程。她的多慮還曾被「認證」,某次看完書寫落落長的心得報告給老師,結果拿回5個字:「不要想太多」,宛若一記當頭棒喝。

後來,她意識到,一個成功的人,傳授的多是「結果」,但「過程」不容複製;那是生命的累積,再怎麼分享,台下20歲出頭的學生可能都只是略懂略懂。

「最重要的是用自己舒服的方法表演、接近自己去思考角色,才最真實自然,所以應該先學著以自己出發。」

她開始用這種思維改進表演,果然容易多了,效果也好。

演員的日常功課:多看書和電影

在學校,有環境可以練習表演、跟人討論,從他人眼中看清自己的優缺點,沒這個環境,怎麼辦?葳薾森認為,懷抱演員夢的非本科系學生或演員,反而像一張白紙,遇到對的導演、對手,就可以進步。

18337367_1720634254619665_217134015_n
公視人生劇展《一瞬之光》劇照(葳薾森提供)

「當演員,多看點書吧!」她給了一個簡單卻中肯的答案,「小說可以幫助快速了解各種人物。我無法在這個年紀內有那麼多人生歷練,唯一能做的就是多看書、看情節,讀劇本時能有更多可能性,去補足想像,讓人物立體些。」她說自己很愛看書,最近在瘋犯罪推理小說《謀殺專門店》,裡面有多種奇怪人格,有助她尋找角色的材料。

看電影也是必須,她說:「每一部電影都可以找到一些東西。」很多人執著主流、藝術片哪個比較高級,葳薾森有自己一套想法,「電影某種程度就是在服務人,讓人喜歡或找到共鳴。」她喜歡用純粹的眼光看電影,不一定要藝術片,例如《天生一對》就是她百看不膩的一部,或許你會訝異,怎會是那麼「芭樂」的片?那又怎樣?葳薾森微微揚起下巴,驕傲說每看一次就會想起快樂的童年,她從這裡找到共鳴、找著過去。

「每個人都有一部片是可以反覆看的,因為有情感連結,不管它的藝術價值有多少,是商業或藝術片都不重要,反正都上映了,就是要給人看,看完帶給你什麼感覺比較重要。」

期望更細膩演出、跟劇組每個工作人員聊到天

面對新人一代一代出、舊人還是很多,感覺「要新不新」的她會不會焦慮被淘汰?

「很怕自己消失在這行啊。」她認為自己要學的太多,每年都有新的瓶頸,總想著自己有沒有進步、能不能多點演法。現階段,她希望能把角色演得更立體,不只是「到位」、達到導演想要的樣子,而是「多一點細節」。例如她常演高中生,便努力做出每個高中生的區別,讓觀眾感受到這不是同一個人物。

她還賦予自己一個可愛任務。「我要跟每個劇組的工作人員聊到天,不是客套招呼那種。因為我們要合作那麼多天,我得讓他們信任我、我也信任他們,拍攝現場的信任和安全很重要!」你可以想像,這對原本不擅社交的她有多難,但她說:「演員自在時,一定能表演得最好。」她認為這是讓劇組滿意、讓自己安心的必須,更想著或許做好這些小事,別人就不會忘記她。

隨著訪談的時間推進,可以感受到眼前這個女孩很貼心、成熟,仔細回答每個問題、斟酌每個字、雙手捧著她的芝麻牛奶,深怕一不小心就給錯方向;嘴上掛著「我能做的很小,」但人家一有問題,她總樂意分享。譬如前陣子金穗獎,她看到學弟妹在臉書上煩惱該穿什麼出席,想到自己當初找衣服的痛苦,便主動找了品牌資訊私訊他們。

是啊,這是好小的一個舉動,但幫助人這件事其實沒有大或小,只有做不做而已,不是嗎?這些善意、溫吞的小動作,是葳薾森的真和對這行的熱情,你絕對可以帶著真心接近,她或許還在自己的世界裡焦慮,但她一定會以自由而誠懇的姿態回應。

WechatIMG2

WechatIMG14

撰稿:薰鮭魚╱攝影:溫子揚

拍手快答

廣告

3 comments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