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映倒閉事件│身為受害者,現在可以怎麼做?

東映傳播倒閉,負責人失聯,不僅劇組受害,還有許多不在劇組裡但也同時受牽連的工作人員。拍手蒐集了這些人的真實心聲,讓我們來想想可以如何幫忙,同時,台北電影戲劇職業工會也將一同解決。

這一次,我們可以一起重新思考及共同面對未來。

此事件的受影響者心聲:

導演:

拍攝酬勞約40萬左右都未領取,從進組到現在未曾簽訂合約書,但是三立已經播出且賺取了相關商業與廣告利益,這部份是否也已經侵害了著作權?

攝影師:

我是這個事件的攝影師,我算是這件事傷害不大的一員,因為我還在拍攝期間聽到消息說這檔戲要提早結束,基於家裡的經濟來源都出自我的工作收入,所以跟製作公司提出有另一部戲在找人,我不能沒有工作的理由請辭,所以5月份我只做了6天,薪資只欠18000。雖然不多,但是又少了這筆錢,到了有些費用要付款的時間,一時之間有點慌張。當然,每個人都希望能全數拿回來!但是現在我只希望大眾能藉這個機會重視我們!希望能有條約保障我們!而不是這個事件結束一個禮拜甚至一個月後,又是被大家遺忘的一群人。

演員:

這件事其實對我的影響是好的。 東映其實沒有當初說的這麼多資源,進來後才發現公司不能自己決定角色,不但沒沾光拍到公司的戲,合約抽成、年份又多又長。但這似乎是演藝圈的現況,簽了也不一定會主推你,一直在等不知道會不會輪到你的機會。

工作人員:

我只希望拿回薪水的二分之一,讓我可以繳掉房租、公會、電話費、卡費。

工作人員:

該領酬勞未給付對資金運用亂了套,甚至一直以來以誠為本的戲劇圈,將來該如何談合作?

工作人員:

個人除了每個月房租,一年保險也要繳17萬,這還未包含生活費,少一個月薪水對我的經濟開銷會造成困難,更何況我們都已不受勞基法保障了,政府不能想想如何阻止這惡性循環嗎?

工作人員:

覺得上至製作公司,下至道具、服裝及妝髮師父,都會用倒帳來免除自己該付的費用,這些被害者只能找下一份工作。通常都是票在老闆娘那,要先聯絡才拿得到票,這次去,就說票在老闆娘那裡,之前遇到過同樣情況,還好四個月後拿到錢。但東映上班最後一天,我全部臨時演員先墊的費用,一毛錢都沒拿到,我單親要養二個小孩,我要怎麼辦?

還有燈光、妝髮、服裝,製作公司如果把錢撥給師父,結果師父消失或不給,就什麼都拿不到。也有聽說統籌不發薪水,找理由說公務車有車損,去扣執助的薪水,假設薪水一個月3萬2,就說2個月扣了費用剩6000,很多類似例子。有的劇組拍到翻班,隔天4點收工、7點再出班,等於沒睡,洗澡後直接出門,有的人就出車禍,車撞壞還得賠。有的是省服裝人員預算,所以人數少,每天收工,還得扛衣服上三樓,一箱一箱都沒電梯。


看完上述心聲,你有什麼看法?其實,他們說的,圈內人或多或少能有共鳴,知道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而是在產業中變成「正常」模式。但未來,我們還要繼續這樣下去嗎?若你有任何看法想發表,或覺得有可行的解決方式,歡迎使用讀者投稿

就本次事件,我們取得工會最新聲明:

台北電影戲劇職業工會聲明:


上周末很遺憾我們收到了這個訊息,東映製作的惡性倒閉造成的影響牽連甚廣。據了解,我們工會亦有許多會員受到牽連影響。

我們工會這兩年持續地幫影視工作者爭取自身的權益,這次的欠薪事件有別於過往個別案例。這是個團體的欠薪案例,我們工會商請勞動局介入了解之間的勞務權益與法律責任並且會陪伴著各位夥伴一同向三立爭取相關權益。

團結發聲是這個階段非常重要的,這階段也要蒐集統整各位的相關資訊。

我們需要各位夥伴再詳細提供被積欠的資訊及明細,後續才能更順利的跟相關政府單位及三立來溝通爭取各種權益。

 by 工會經理 蕾嘉


此刻,身為受害者的你,可以做什麼?

一、收集證據及資料:

  1. 所有有關的工作合約書
  2. 催討酬勞的任何文字證明(通訊軟體的也可以)
  3. 未領取及已領取的酬勞證明

二、請填寫以下表單聯絡我們,我們會協助收集所有受害者資訊,轉交由工會處理。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