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力女超人因為身材太好,被聯合國解雇?

2017上半的電影產業似乎是女人的天下。二月份奧斯卡上,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再度打破自己紀錄,第16次入圍影后,而影藝學院整體的女性會員也達21%。五月份的坎城影展,蘇菲亞‧柯波拉(Sofia Coppola)成為史上第二位獲得坎城最佳導演獎的女性導演,有4部作品在坎城登場的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也獲得 70 週年特別獎。六月份,由以色列演員蓋兒‧加朵(Gal Gadot)主演的《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上映一周就在全球開出亮眼的票房,成為新一代的性感女神。

第一代神力女超人琳達‧卡特(Lynda Carter)

《神力女超人》是漫威系列作品中第二部以女性角色為主軸的電影,第一部則是2005年由珍妮佛‧嘉納(Jennifer Garner)主演的《幻影殺手》(Elektra),夜魔俠的女朋友。神力女超人一直被認為平衡了漫威世界中男女角色在數量(英雄多於英雌)和類型(女性角色幾乎都是英雄的女朋友)上不均衡的現象。但從第一代神力女超人琳達‧卡特(Lynda Carter)開始,神力女超人所代表的女性形象就一直有爭議。這個現象在去年聯合國的榮譽大使任命的場合上,也被具體表露出來。

2016年是神力女超人誕生的75周年,聯合國決定「聘請」她擔任女性賦權運動的榮譽大使

去年,是神力女超人誕生的75周年,聯合國決定「聘請」她擔任2017年女性賦權運動的榮譽大使,兩位演員蓋兒‧加朵與琳達‧卡特自然受邀於任命大會上發表談話,但自10月消息公布,就引起不小的抗議聲浪。

反對者認為,神力女超人也許在創作初期展現女性自主的力量,但「這個角色現在已演變成有巨乳、身材比例不真實、穿著暴露閃亮緊身裝,還裸露大腿的白種女性。」更表示「真正的女性需要一個真正的大使」。

聯合國員工手舉各種標語,包括「全世界的女性都值得一個真人的大使」

短短兩個月內,超過44000人連署要求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重新考慮這位榮譽大使是否恰當,而10月21日(75周年當天)任命活動的現場,數名聯合國員工更是大動作在現場背對講台,更有人舉起單臂,以靜默的方式抗議聯合國這項「荒謬」的決定。最終於十二月初,聯合國決定解除神力女超人的「職務」。

任命活動的現場上,聯合國員工背對講台,以靜默的方式抗議這項「荒謬」的決定

從神力女超人事件延伸出來的,是長期以來,女權運動與女性主義支持者對於所謂「男性視角下的女性形象」的反抗。

的確,你能想像一位女性身懷巨乳、腰感纖細,還穿著露大腿的性感服裝在戰場上奔跑嗎?(事實上她真的可以,因為她是神的後代)這樣的「形象」被認為是為了滿足男性觀眾而發展出來的,就像蓋兒‧加朵在2014年拍的「男友視角」影片,也被部分網友批評為女性「自我物化」最好的例證。

兩代演員共同出席聯合國任命神力女超人為女權榮譽大使的活動

琳達‧卡特對於這些意見也做出回應:「不好意思,女人就是有胸部!超人胯下有一大包,蜘蛛人跟綠光戰警也有,而且他們還有一身健壯肌肉,但卻沒有人對此有問題!」也直言:「如果他們對於強悍的女性有什麼不滿,那他們就真的搞錯重點了,認為神力女超人有大胸部還穿著戰鬥裝就代表她是怎樣的人,這才是終極的性別歧視,女性就是有胸部,而且她們也能自我捍衛與反擊,神力女超人所代表的只是揭發真相罷了。」對於網友們不滿的「白種女性」一說,琳達卡特也淡淡回應:「我擁有一半的西班牙血統,而蓋兒加朵則是以色列人。」

曾在聯合國發表女權演說的艾瑪‧華生拍攝的性感照引起女權運動者的批評

老實說,這不是聯合國第一次因為邀請電影明星擔任榮譽大使而陷入窘境。例如曾於2014年在聯合國發表女權演說的艾瑪‧華森(Emma Watson),在演出《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後為雜誌《浮華世界》(Vanity Fair)拍攝了露出酥胸的照片,也引來非議。對此,艾瑪‧華森表示,女權與女性主義是要讓女性有選擇的自由、權力和平等,跟露不露胸部一點關係也沒有(請看這裡)。

身為女性(或男性)的你,又有甚麼想法呢?到底聯合國該不該雇用一位漫畫角色當大使?身為演員的女性工作又該如何選擇與呈現角色才恰當的呢?歡迎留言跟我們分享!

封面照片來源:http://ppt.cc/gXZ7G

撰稿:羅伯特

 

廣告

One comment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