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王真琳│表演以外,演員該有完整職能訓練

穿著棉質襯衫,紮起頭髮,腳踩一雙軟凹小白鞋,遠看像個鄰家女孩,王真琳整個人很鬆,也頗有警戒感。

在演員這行,她還是個新人,但在模特兒領域,王真琳累積多年作品,模特兒的經驗也成為她當演員的養分,尤其是肢體的運用,與抓準攝影師喜歡怎樣的畫面的能力。

她沒在誇大。拍攝那天,當攝影師還在找光線落點、幫忙開路時,王真琳一下試圖拔起路旁棄置的三角錐,一下抱起一個大盆栽,站在「沒錯,就是那個位置」的位置上迅速擺好表情等待,讓攝影師一回頭不禁笑出聲。

IMG_1218

就像個小男生俏皮、淘氣,也不乏專業與自信,時而是勾人的,王真琳閃著一雙靈動大眼,彷彿能靠這雙眼道盡故事,卻又讓人無法直直穿透。

模特兒對身體的訓練、對美感的掌握,成為當演員的優勢

然而,會有現在的王真琳,純屬意外。

2013年,考研究所落榜,她一口氣把長髮剪得超短,被朋友找去當古著店的模特兒,遇到一支不落俗套又默契相符的團隊,讓她發現平面模特兒有很多能學的東西。她自嘲是幸運兒,比起10多歲就出道的模特兒,她25歲才入行,簡直是「老模」一枚。

至於開始當演員,要歸功於一句話:「想拍電影嗎?」王真琳因工作與《他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2》男主角宋柏緯熟識,「他很帥地問我想不想拍電影,現在想起來好好笑,」她模仿宋柏緯的神態。沒過多久,便展開與已故經紀人小俐姐的合作,拍了第一部電影《屍憶》,飾演一個被鬼抓走的游泳隊少女,也陸續有音樂錄影帶作品,前陣子甫推出電影新作《孤味》。

從平面模特兒轉戰演員,王真琳說她很自在,因為都愛。當模特兒時對身體的訓練,成了當演員的優勢。

「不管是拍動態型錄還是平面,我們都要知道怎麼面對鏡頭好看。」也有多年舞蹈經驗的她,自認在鏡頭前能較靈活表現,並有意識地運用身體、保持肢體平衡,走位、擺pose時,「我很快就會知道哪隻手可能擋到、哪個角度攝影拍起來最好看,很快就能拍完。」她也提醒其他準備從模特兒轉往戲劇表演的人,「演員不能太在意每個角度都漂亮,不要覺得哪裡被壓到很醜,那不該是第一時間要調整的。」

為了改善娃娃音和咬字,下足苦工

也有令王真琳頭痛的,那就是「講話」。

IMG_1344

她用輕軟的聲音表示,當平面模特兒不需要聲音表演,但聲音是一個好演員的靈魂之一。她花很多時間與力氣克服自己的娃娃音和咬字,經歷過為了咬字清楚,把台詞講得生硬無感情的時期,也曾刻意壓低聲音,卻顯得詭異,更影響情緒表達,「變成兩個頭腦,像靈魂出竅。」

為了克服聲線問題,她報名聲音課,學習舌頭肌肉運用跟輕鬆的講話方式;在咬字上,她去國泰醫院做語言治療,從基礎的注音符號上起,積極下足功夫。

現在的她,仍持續在聲音這塊做功課,每天聽喜歡、大眾也認可的聲音,像電影《五月一號》裡賈靜雯的語氣和語調,就被老師推薦可以多揣摩,學習其他人講台詞的感覺和順序;她也會在開拍前錄音聽自己的聲音,不再要求自己把每個字百分之百講清楚,開始懂得讓台詞人性化、生活化一點,而非矯枉過正。

王真琳希望自己偏可愛的外型和聲音不會成為她的限制,因為她從沒畫地自限,也還沒滿足,更不想那麼快被定型。「我也可以演比較辣、潮或中性的角色。」她爭取演電視劇的機會,拉長拍攝時間,也拉長為一個角色做功課的時間;對於需要運用體力的戲如跳舞、武打、體操、潛水等,她也躍躍欲試,想趁有限的青春發揮最好的體力和學習能力。

(延伸閱讀:演員有怎樣的口音才叫做口條好?)

IMG_1241

自學編劇、導演、製片功課,認為演員不該只會表演

熱愛學習的她,直言因為非科班出身,目前還找不到能完整學習表演的地方。她認為,演員也該了解導演、攝影或製片在做什麼,不該只是懂得表演本身。她目前就靠自己買書看或請教圈內朋友,其他的,她說「要靠到了現場跟其他演員和工作人員一起撞(指碰撞火花)出來」。

她這番話,讓人看到一個演員新人該有的企圖心與態度。沒錯,表演只是創作能力,一個好演員絕對不只會表演。很多跟表演看似無關的職能訓練,對演員至關重要,對劇組來說,也是更有效率、讓戲表現更好、甚至更省錢的關鍵。

王真琳分享自己曾受的訓練,「都在學情緒放大、放鬆、傳達等。我有一段時間卡住,因為我太注重情緒了,我執著要讓觀眾知道現在是什麼情緒、我這段要放大什麼情緒……,而忽略了更多探討角色動機、聆聽他人等最基本的功課,」她期待台灣能有更專業的演員職能訓練課程。

 一支氧氣瓶讓她頓悟,表演最重要在用心

對她來說,表演究竟是什麼?是否有什麼作品啟發了她?

她表示,前陣子拍《水下寂寞之歌》,觀摩導演盧貝松早期的作品《碧海藍天》,裡面一對熱愛海洋的好友許久未見,潛水到海底喝香檳敘舊。鏡頭的表現方式、故事和對於開心的不同詮釋,震撼了王真琳,也回饋到她的表演上。

她突然問我們,「你用什麼呼吸?」多數人都答鼻子,但她說,是用肺。當她拍戲時使用氧氣瓶,第一次用嘴巴呼吸,非常不習慣,但後來她頓悟,不管是鼻子或嘴巴,都只是一個通道,把氧氣吸到肺,才算完成真正的呼吸。

IMG_1256

為什麼要說這個?她話鋒一轉,「怎麼表演?這場用什麼情緒?其實,當你把整個劇本角色放到自己身上時,你做什麼都對。動作、台詞、走位、表情等,都是一種傳達情緒的管道,但演戲的當下,是靠心。」她說自己想通這點時,很感動,我們在那當下也起了雞皮疙瘩。

很多人把王真琳貼上空靈、少女、文藝小清新等標籤,但那不是最初的她。「我一開始是個什麼都不知道、非常不文青的人,不看攝影展、文藝片。進入這行,才有意識要去補充這些。」很有個性的她說,希望大家知道她沒那麼完美。

「其實,我就是一個普通女生。」這番話不知怎地說得觸動人心。她不過希望被多認識些,被發掘多一點真實狀態,於鏡頭前後、電視裡外、前台後台,都能多做一點自己,回歸自然,也回歸自由。

撰稿:薰鮭魚  /  攝影:兄弟項  /  場地協力:日常生活 a day

拍手快答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