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暨現場執行:沒有什麼比現場機動人員的命更賤了

不只金錢問題,影視產業的過勞也幾乎變成「變態的常態」。日前一名資深場務在拍攝工作進行時,於現場昏倒,送醫不治。(是否真為過勞,還需向相關單位確認。)

這些事在台灣都已經不是第一樁。你想過事件的嚴重性嗎?一間公司倒閉、一個人暴斃,影響的都不只是「人」,更多的是「家庭」和「產業生態」。台灣影視產業究竟出了什麼問題?該由誰來領導解決?身處圈子內的你、正要出發的你、夢想進入的你,可以怎麼思考這些事?又能怎樣自保呢?

拍手詢問並忠實記錄多位專家意見,盼能一起腦力激盪,也給正在憂心、苦惱或緊張的你,一點喘息的思考空間,一點希望。

三、編劇、也擔任過現場執行

在靠北影視看到因拍片過勞死的場務(*場務在拍片現場,是一個很耗體力的工作,工作內容包含架高臺、推軌道、搖臂、電工,有時候現場垃圾也是場務負責、協助攝影組軌道運作、搬運器材…等。),熟悉的名字讓我心裡暗暗驚呼該不會是認識的那個前輩?

「天天這麼累真的會死人啦,那麼拚幹什麼,拿命來賭喔。 」

拍攝期真的很累,收工後下完器材開車回家都一兩點,然後天天四、五點的通告。每一天都是如此,甚至有時候一個月只休一天。

那時我當現場執行撐了一個多月,一次開車在高速公路上睡著幾秒,驚醒,當下眼睛一熱,發現自己真的好厭惡這樣的人生,我再多睡幾秒可能就死了,車上的人該怎麼辦?為什麼我莫名其妙要負責別人的生命啊?

我好討厭、好討厭,討厭這圈子為什麼覺得拿命來賭、來拍一部片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為什麼明明是同一個拍攝團隊,就是有貴賤,有人可以養精蓄銳,有人必須每日沒夜奔波不知道睡眠。我甚至討厭自己跟覺得出班會睡不飽的小朋友說自己在拍片時不敢想「睡飽」兩個字。

沒有什麼比現場機動人員的命更賤了。

後來我發誓,再苦、再窮也不要再進連續劇劇組當製片組,再了不起的製作與導演也不值得拿命來配。

前輩說:「那麼拚幹嘛,拿命來賭喔。」

我根本沒有腦容量去思考他說的話,只是覺得是老江湖的好言相勸,菜鳥如我,哪能說休息就休息,別組看到不知道怎麼講。(超奴、非常奴,某種群體壓力下,你會開始認同所有不合理的潛規則。)

這次過世的場務前輩,恐怕已經盡最大努力維持自己的體力了,可是還是撐不下去。

為什麼要撐啊?到底要多麻痺這個變態的產業生態?

老屁股把拍片的權責說得軍令如山,得到掌聲的人繼續在鎂光燈下,不知道是不是燈光太閃、太刺眼,看不到螺絲釘繼續賣命。或者,看見了,就告訴自己:有太多無能為力,所以只能委屈委屈別人的一條命了。

我真的想告訴嚮往拍片圈的新鮮人(時至今日我真的不知道有什麼好嚮往的),如果你發現你有可能會因此丟命,拜託請辭馬上離開,少了你一點都沒差,但你的生命很珍貴,比任何把你的生命當成屁的人珍貴太多太多了。有問題的不是你,真的,是這個變態的生態。


我們不知道會有什麼意外發生,但在意外產生前,我們該如何保障自己,製作公司又能怎麼做?

台北電影戲劇職業工會建立了一個影視劇組專屬保險,請大家多多利用。

詳細資訊:http://www.movieu.org/rights/preview/149.html


對於台灣拍片環境,身為觀眾的你了解多少?一部戲的誕生,你知道是如何發生的嗎?在產業中的你,面臨一樣的狀況嗎?身為演員的你,知道幕後人員的辛苦嗎?你覺得現狀應該是「常態」?還是其中有什麼環節出了問題?

我們該選擇以旁觀者角度看待,還是重新思考自己是如何影響這產業的?若您有任何看法及觀點,請點選「拍手投稿專區」,歡迎共同交流。

拍手投稿專區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