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管罄│當我擁有導演、歌手、演員等身分

「我就是我,每件事情都有令我熱愛、討厭的一面,但我已經很幸運,可以把心力和熱情投入我喜歡的事情。」

IMG_2757

攝影:溫子揚

那是個不見太陽的初夏午後,或許是呼應天氣,也是大眾對她的既定印象,身穿整身黑、瘦長冷峻的管罄站在約定地點,與周圍灰白的住宅區形成微妙反差,很難不多看她一眼。

15歲,還能天真談論夢想的年紀,為了拿獎金、為了唱歌,管罄參加選秀節目《偶像大勝戰》,第一次受大眾矚目;再重回學生身分,進入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主修導演,但後來先踏入的不是影壇,而是「重回」歌壇,近來才以演員身分被注意。在不同身分的層層疊加下,讓管罄成為具有多重經驗的演藝者,或更精確來說,是一位演繹者。

_MG_9510

從唱歌到演戲,每個過程都提供嶄新的觀看方式

不論是歌手或演員,踏上舞台的那一刻起,就是一種展演,只是形式上的差異。但歌手出身的管罄,坦言一開始無法順利轉換演員身分,對演戲這件事有些恐懼,「我對自己在螢幕上的樣子沒那麼有自信,也覺得自己沒那麼擅長。」

幸好,老天沒有讓觀眾錯過管罄。她遇上啟蒙自己表演的人,那個人就是演員吳慷仁。

前年,管罄的創作曲〈什麼東西〉找吳慷仁共同演出MV,她表示,這次的經驗很關鍵,開始讓她對演戲產生信心,也願意多嘗試、多累積一些戲劇作品;遇上好對手能引導表演的感覺,或許就像跟一個玩家級人物一起打電動,你將會發現許多自己從不知道的破關技巧與箇中趣味。「當你看別人表演時,你可以看到他如何詮釋這個角色,從不同面向去看同一件事情,當然也看到更多。」資深演員的經驗打開了管罄的視角,這些收穫同時回饋到她的音樂創作,激盪出更多火花。

開始增加戲劇演出後,管罄擁有的導演經驗也派上用場,成為她另一種觀看表演的方式。

_MG_9500

「導演可以用比較理性、比較聰明的形式去看表演,就像是進入每一個角色,」當管罄排戲時遇到難處,或與導演溝通出現落差,她就會回想過去自己當導演的狀況,從這個位置出發去思考,往往會發現「問題的解答沒有很遠,只是藏在不容易看見的地方。」

英國藝術評論家John Berger在著作《觀看的方式》中提到:「我們只看見自己凝視的東西,我們的關注從來不是事物的本身,而是事物與我們的關係。」擁有歌手、演員、導演三種觀看表演的視角,管罄就像站在三叉路口,只是,任何一條路都指向另外兩條蹊徑,三者間從來都不是死路。

當演員可以挑戰既定印象,不過「管罄」只有一個

單從外表或過去的音樂演出,管罄給人的感覺不外乎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冰冷而難以靠近。過去的她或許真是如此,但在密切投入表演這一年中,她自認改變許多,訪談當下多次露出溫暖大姊姊般的笑容,這是她從事表演的額外收穫:學會與人相處。

「現在的我或許跟外表不太一樣,現在的我是溫暖的人,很願意去給很多東西。」在近年的戲劇作品中,管罄嘗試飾演更多與形象,甚至是與原生個性截然不同的角色。

像在舞台劇《千面惡女》中,管罄笑說自己飾演的是個集所有她最討厭的個性於一身的女子,排練過程異常辛苦,但她硬著頭皮去碰角色會喜歡的東西、對貓咪練習嗲聲嗲氣,最後終能讓自己在角色中自在切換。「以前的我比較想呈現『我是誰』,沒有多想『我可以是誰』。」拿掉這些包袱,管罄開懷表示,往前的道路比想像的還要開闊許多。

_MG_9475

或許很多人會好奇,私下的管罄也那麼冷酷嗎?都沒有比較可愛的一面?她大剌剌地聳聳肩,笑說外表給人冰冷的感覺,她無能為力,「那是媽媽生的!」只是,真正的她也是溫柔婉約,也有非常少女的一面,例如面對她的寵物時。「我最少女的時候,就是和我的狗貓相處,根本沒辦法好好講話,你看到牠們就會變娃娃音、就會疊字啊!」說到這裡,她那水汪汪的生動眼眸,讓人絕對相信她也可以很甜美。

「我很喜歡自己現在的狀態。」簡短的一句話總結了一切。不管是歌手的管罄、導演的管罄、演員的管罄、冷若冰霜的管罄、內心澎湃的管罄、少女的管罄,其中一種都只是空集合,交錯混雜才是一個完整的管罄。妳就是妳,不是單一形象就能決定。

_MG_9557

撰稿:Fatty Yao / 攝影:朱可祁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