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工會罷工,提姆波頓只好找英國人來寫《蝙蝠俠》劇本?

本月初,為三立製作多部戲劇作品的東映傳播驚傳惡性倒閉,負責人失聯,包括演員、導演、攝影師在內等眾多劇組工作人員,皆有未領取的報酬,而三立電視台在第一時間表示「會盡最大的努力,協助保障演員的權益」。

影視產業一向都是「高工時、低薪資」,近年也不時傳出各種「過勞」案例,不禁讓人思考:難道我們都只能事後亡羊補牢?沒辦法從根本讓整體生態變得更好嗎?其實可以的,只是我們要改變、要撼動的不只是一件事或一個人,而是一個產業生態,需要眾人團結一致的力量,而這個信念最具體的展現方式就是「工會」

工會的起源來自於十八世紀工業革命後,勞工為了爭取權益而組織的團體

工會最初源於十八世紀的英國。由於工業革命的發展需要大量低技術勞工,當時的勞力需求高到連農民、婦女和小孩都進到工廠工作,這些無技術或低技術的勞工為了爭取自己的權益而組織的團體,被視為工會的雛形。但所有爭取權益的路途都一樣崎嶇,1824年之前,「組織工會」和「集體談判」在英國屬違法,真正「法治化」保障工會的組織權利也要等到1871年。

在全球影視產業最具代表性的好萊塢,自1911年第一個電影工作室於當地開張後,等到1933年才有所謂的「美國演員工會」(Screen Actors Guild ,簡稱SAG)。

美國演員工會(SAG)至今已成立超過八十年,每年SAG頒獎典禮也被視為奧斯卡前哨站

在當年的籌備會議上,發起人之一演員艾迪‧康托(Eddie Cantor)就堅持「由工會與製作商所達成的協定必須同時嘉惠於所有(工會的)演員」,加上他與當時美國總統羅斯福的情誼,短短三周內SAG的會員由80人增加到4000人,龐大的勢力也讓他們在1937年與製作商完成了第一次談判。這不但改善當時不公平的演員條約(與片商簽約形同長年的賣身契),許多一開始拒絕加入的好萊塢明星,都因為發現工會能夠更加保障自身權利,共同站在支持的行列。

艾迪‧康托(Eddie Cantor)是發起籌備美國演員工會的靈魂人物之一

在好萊塢,除了保障演員的SAG,還有美國導演工會(DGA)、美國編劇工會(WGA)。工會不但能代表從業人員與資方進行各種談判,包括最低工資的計算及認定方法、工作環境條件爭取等,還包括追討報酬、法律諮詢甚至是工作媒合。當整體產業進入不良循環,製作商又無法與工會提出的改善條件達成共識時,某些時候工會會採取極端的罷工,來逼迫製作商妥協。

有人可能會覺得為什麼要用「罷工」這種有違大中華「溫良恭儉讓」傳統美德的方式抗爭,但罷工並不是要展現無禮或粗魯,而是透過集體行動,表達堅定的信念,讓資方能夠正視需要改善的現狀,進而「讓步」提供更「合理」的勞動條件。當然,罷工也不是工會說了就算,通常需要超過三分之二或四分之三以上的會員同意,才能進行。

罷工並不是要展現無禮或粗魯,而是透過集體行動讓資方提供更合理的勞動條件

歷史上SAG至少發起過4次大型罷工,每次都為期至少6周以上。美國導演工會(DGA)則是發起過好萊塢最短的罷工,前後只經歷了3小時5分鐘。而最極力爭取自己權益的大概就屬美國編劇工會(WGA),前後發起過3次超過14周的罷工,其中,1988年一場長達22周的罷工行動,寫下好萊塢史上最長的罷工紀錄。

美國編劇工會(WGA)曾發起好萊塢史上最長的工會罷工抗爭活動

WGA的這場罷工從三月初開始到八月初結束,除了編劇團隊和工作室,所有的獨立編劇及寫手都加入罷工,打亂了所有當年秋季上檔的電影和電視節目。包括原定於1989年上檔,由米高‧基頓(Michael Keaton)主演的第一版《蝙蝠俠》,也因為最初的編劇山姆‧漢(Sam Hamm)參與罷工行動,必須尊重工會規範而不得工作,導演提姆·波頓(Tim Burton)只好找了3位英國編劇來接手劇本改寫。

因為原編劇參與罷工,提姆·波頓(Tim Burton)找了3位英國編劇接手改寫《蝙蝠俠》劇本

回望台灣,其實我們也有少數影視產業相關工會組織,包括台北市電影戲劇業職業工會、台北市電影電視演藝業職業工會、中華演藝總工會等。我們的產業規模也許永遠都沒辦法走到好萊塢的程度,但不代表從業人員不能透過工會保障自己的權益所有專業人員都值得一份合理的薪資與尊重。當然,最大的前提是你我需有自主意識,清楚明白工會的存在目的及我們可以怎麼運用,工會才能發揮效果,它能支撐你,但它更需要你的支持並配合。

公眾事務需要眾人參與,就從了解工會開始,為自己也為他人爭取應有的權利吧!

相關連結:
台北市電影戲劇業職業工會 、中華演藝總工會 

延伸閱讀:
東映倒閉事件│身為受害者,現在可以怎麼做? 

撰稿:羅伯特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