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魯文學│只演爸爸也可以,努力演好100種不同的爸爸

幾乎每齣戲都有父母的角色,有時觀眾會覺得「看來看去就那幾個演員在演」,講得容易,還會嫌膩,殊不知對演員來說,這從來不容易。如何呈現50個、100個爸爸的樣子,在在考驗演員準備角色的深度和細膩度。

魯文學,一個不算年輕的新演員,扮演過溫暖的、落魄的、意氣風發的、家暴的、外遇的、同志的爸爸,在九月即將上映的電影《老師你會不會回來》中,更詮釋一個因地震喪子而行屍走肉的父親,最後接受事實、與妻女和解,短短幾句台詞卻極為催淚,令人動容。

不管在電視劇、電影或MV中,魯文學總能端出不同的父親面貌,耐人尋味的是,他會當演員,也跟自己成為爸爸有關。

廣告業及企業打滾多年,誤打誤撞成了演員

_MG_2434

35歲才在鏡頭前嶄露頭角的魯文學,堪稱半路出家當演員的最佳代表。

進入演藝圈,完全不在魯文學的人生藍圖中,走過的路,都跟當演員天差地別。美術系畢業的他,退伍後幫植物系教授畫植物插畫,接著做室內設計,後轉往廣告業一待12年,再跳企業又待12年。在廣告公司,他當到了創意指導,更曾榮獲廣告人的最高榮耀「4A時報廣告金像獎」。

照理說,得獎該開心,但外部成就和內在成就感不對等,魯文學體會到某種虛無不實,另一面又覺得自己的工作在鼓吹大量消費,是損耗性消費的「幫凶」,開始自我厭棄,「雖然廣告是個夢工廠,幫大家畫很多夢,但這個夢的後遺症太大了。」他輕嘆。

這個後遺症,還包含「失去」。為廣告業賣命的那些年,太太懷第一胎就流產,這也成為魯文學踏入演藝圈的楔子。

當他看著無緣的孩子被泡在福馬林罐子裡,小小的手腳都清清楚楚,他隔著瓶子輕聲說道:「兒子啊,你可能覺得爸爸現在太辛苦,所以決定不來了是吧?」此時說起這段,他仍難掩遺憾。於是,在太太第二次生產時,魯文學毅然辭職,專心照顧;剛巧製作公司的朋友有個新車廣告在找演員,需要奶粉錢的他,心想拍攝工時短、費用不錯,當起廣告演員。

_MG_2228 (1)

這次的經驗為魯文學打開從事表演的門。爾後,他邊上班,邊做廣告演員,直至2009年,出演第一部電影《雨過天晴》,「從沒有過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經歷那麼複雜的情感經驗,有成就、有開心、有昏眩、有感動、有榮耀、有感恩……,雖說感覺總是虛幻、㑹消逝的,但說真的,那感覺真好!」他澎湃地回憶著。

幾年下來,他陸續參與電視劇、學生畢製、電影等演出,就算非科班出身,藉由上課及演出也磨出一套準備角色的方式,盡是他自己對劇本、表演的咀嚼。

「做」V.S.「演」,在表演上如何拿捏?

魯文學首先提到「練習」的重要。「演員就像運動員,要不斷練習。」他引述表演老師陳佳穗的話,這也是他對待表演的基本態度。

一個演員,不管有沒有底子,都必須練習。他舉例:「不是懂球怎麼打,就會打好,真正去打,才會進步。所有跟技藝有關的東西都是這樣,需要大量練習。」

_MG_2148 (1)

為了做好演員,他到陳佳穗表演工作室、綠光劇團、圓桌創意表演班、北藝大電研所演員培訓班等上課,也上過演員暨表演老師黃尚禾開設的表演課,及演練孫士鈞老師講究寫實自然反應的梅式表演法。

陳佳穗與黃尚禾是魯文學在表演上的重要啟蒙,讓他開啟對角色深度的思考,也自己理解出一套詮釋表演的觀念:「演」跟「做」不同。

「『演』就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想著怎麼表演、要提多大聲音、要擺什麼表情;但『做』是把注意力放在整個環境跟相關的人事物身上,他們給你什麼刺激,你就有什麼反應。」

魯文學羞赧地說台詞是他的弱項之一,以前會生硬、一字不漏地「講」劇本的台詞,不懂跟對手情緒交流,「上了梅式後,學會用現場的反應、用對手的回饋去反應」,他繼續說:「當對手打你、罵你,會生氣、會痛,就反應,這很自然,因為你是一個真實的人。」如今,他不再執著一字不差(除非導演刻意要求),在「意思對就好」的情況下,去呈現真實角色的狀態回應,哪怕台詞是結巴、破碎或即興,避免洋洋灑灑念完台詞卻毫無感情。

為了把角色「做」得更好、更有層次,魯文學表示,他會去探索每個角色的生活狀態和人生態度,而不是用「魯文學」來演;到了現場,便做「那個人」本來就會做的事、說「那個人」會講的話。

這些功夫也與掌握角色的脈絡息息相關,他將這歸功於曾參與劇團演出。那時,魯文學飾演爸爸,只有一場沒有台詞的開場獨角戲,卻被導演蕭慧文要求去了解家中每個孩子的關係及發生過的事,當作角色功課,「這件事讓我知道,如果要成為角色,就不能忽略角色周邊有關係的人,你才會知道每句台詞、行動背後的情愫和重量,也才能造就一個角色的深度。

所以,他會做順場表、找角色生平、建構劇本沒有的暗場或人物關係、事件的共同記憶,期望把角色挖深一點,也更立體、有故事些。或許有人會覺得沒必要搞那麼複雜,其實何謂複雜?真實世界不也這樣嗎?當一個爸爸,知道兒女在做什麼,是再自然不過了。

自謙是「笨人」,只想專心當演員

除了演過不少爸爸,魯文學私下也被喚做「魯爸」,同感新演員的無助、焦慮,他在臉書上成立私密社團,張貼工作資訊、表演文章、產業動態等,彼此討論、提昇,相當溫暖而認真。

從廣告及企業主管到演員,人生經歷大轉彎,眼前的魯文學含蓄、溫吞,有難以遮掩的知性和灑脫,拐彎後步上康莊大道的他,格外有魅力。他自謙不聰明,只想專心做一件事,那就是當演員,「演員真的是個很單純的工作,把自己準備好,就可以工作了,拿到劇本、準備角色、上場。」話說得輕鬆,但我們知道,能走到今天,所有過程都不簡單。

屏風表演班創辦人李國修最經典的一席話:「人一輩子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圓滿了!」或許在有限的演員生命中,魯文學能把每個父親角色都駕馭得宜,也算成功和踏實。

想想,這一切是很造化弄人的,若沒有失去那個小天使,魯文學不會為了太太二次生產辭職、不會成為廣告演員、不會……,是緣份還是巧合?可能是小天使派給魯文學的任務:把各式各樣的爸爸、各種父愛的能量,詮釋給大家看吧!

_MG_2426 (1)

撰稿:薰鮭魚 / 封面攝影:溫子揚 / 攝影:朱可祁

場地協力:Domaine Wine Cellars 鈞太酒藏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