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次退休,七次復出:宮崎駿和名字被唸錯的吉卜力

暑假可說是動畫電影大本營,片商不但為眾多家長和保母們提供了兒童休閒娛樂的好選擇,也從他們口袋裡撈出不少鈔票,畢竟一大帶一小,一次就是2張起跳。除了每年一定要來湊一咖的柯南系列電影,環球影業成績斐然的《神偷奶爸》也在今年推出第3集。而入選台北電影節,繼《龍貓》之後奪下旬報2016年日本年度最佳電影的《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將於這周在台上映;2天就破4億日幣票房的《瑪麗與魔女之花》,也將在九月一日上映。這兩部日本動畫作品雖然都不是吉卜力出品,但跟吉卜力工作室、宮崎駿都有些淵源。

吉卜力工作室成立於1985年,由當時的德間書店出資,以宮崎駿、高畑勳為主要創作核心,從記者轉而投入動畫產業的鈴木敏夫擔任統籌,並以《風之谷》的工作團隊為班底,組成「吉卜力工作室株式會社」,但「吉卜力」這個名稱其實來自一個被唸錯的單字。

吉卜力工作室的名稱其實來自一個被唸錯的單字

吉卜力的原文「Ghibli」指在撒哈拉沙漠形成的一股熱氣流,又稱西可洛風。當它與地中海濕熱的空氣相遇時,可能還會形成強烈颶風。

宮崎駿鍾愛的義大利飛機製造商喬望尼‧卡普羅尼(Giovanni Caproni)就將他於二戰時期製造的偵察機「卡普羅尼 Ca.309」命名為「Ghibli」(沒錯,就是《風起》裡的那位卡普羅尼先生)。而當年宮崎駿誤將「Ghibli」唸成「Jibli」,也成就了吉卜力工作室這獨一無二的名字。當吉卜力2005年從德間書店分家出來時,本來要換新名字,在員工們的堅持下,鈴木敏夫和宮崎駿花了一筆錢買下吉卜力的使用權。

宮崎駿鍾愛的卡普羅尼(Giovanni Caproni)將他於二戰時期製造的偵察機「卡普羅尼 Ca.309」命名為「Ghibli」

至今超過30年歷史,吉卜力已經成為日本動畫版圖上不可或缺的重要國度,從早期的《風之谷》、《天空之城》,到經典之作《龍貓》、《螢火蟲之墓》,首次突破20億和100億票房的《魔女宅急便》和《魔法公主》,首部獲得柏林金熊獎的動畫片《神隱少女》(也是第一部獲得奧斯卡最佳動畫的日本動畫片),後續宮崎駿本人和《崖上的波妞》都獲得威尼斯影展的肯定,也奠定他在動畫電影界的地位。

《神隱少女》是首部獲得柏林金熊獎的動畫片,也是第一部獲得奧斯卡最佳動畫的日本動畫片

宮崎駿和吉卜力的成就讓許多人將兩者劃上等號,但並非所有吉卜力出品的作品都是宮崎駿執導,像是高畑勳(每看必哭)的《螢火蟲之墓》、森田宏幸的《貓的報恩》、米林宏昌的《借物少女艾莉緹》等也都深深刻在許多人的記憶裡。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可能是宮崎駿本人不斷出爾反爾的「退休計畫」。

早在1986年《天空之城》上映後,宮崎駿就曾暗示性表達退休意願,而1992年《紅豬》上映,他第一次正式向媒體表示「想做的事都做完了」。在《魔法公主》獲得商業上的巨大成功後,曾經一同製作《魯邦三世》的好友近藤文喜逝世,帶給宮崎駿巨大打擊,宣布《魔法公主》將是他最後一部作品(當然我們都知道這並不是事實)。

今年五月底,原本在威尼斯影展上說「《風起》將是我最後一部作品」的宮崎駿透過工作室發出聲明,表示自己「快要沒有時間了」,不但收回引退宣言,還要「招募新血」。前後算起來,宮崎駿已經累計7次退休、7次復出的紀錄。

當宮崎駿在威尼斯影展「再度」表達退意時,大家好像都不太訝異了

貫穿整個職業生涯的「退休反悔」之路,有人說宮崎駿是個將自己奉獻給動畫的藝術家,也有人說他是個獨裁的創作者。

吉卜力自成立之初就是宮崎駿和高畑勳的王國,隨著頻繁的退休宣言,宮崎駿和吉卜力不只一次表示「吉卜力總有一天要解散的」。而原本《霍爾的移動城堡》的導演細田守「被辭職」的不愉快經歷,也曾以不同的形式發生在許多初次合作的導演身上,包括宮崎駿的大兒子宮崎吾朗,跟父親在《地海戰記》的工作期間,彼此一句話都沒講過。而在CG大行其道的今日,籌備《崖上的波妞》時,宮崎駿決定完全回歸手繪動畫的製作成為行銷利器,但工作室長年專斷的生態,從腳本到分鏡都由宮崎駿一人完成,不但「只有宮崎駿知道劇情的發展」,甚至出現「除了宮崎駿本人,沒人知道那些海浪該怎麼畫」的情況。

《霍爾的移動城堡》原本規劃由細田守執導,最後還是回到宮崎駿手上

吉卜力長久以來的品牌經營,的確就走主打宮崎駿的路線,但以手繪為主的製作方式拉長製作期程,加上不外包動畫繪製的原則,也常讓工作室入不敷出。

如票房超過120億日圓的《風起》,前後製作期卻長達10年,光動畫師的人事成本就高達票房四分之一,更不用說工作室2008年開始的「五年新計畫」後發表的作品,預算與票房都只能夠「打平」,吉卜力的財務狀況令人憂心。

《瑪麗與魔女之花》是米林宏昌第一部離開吉卜力的作品,還延攬部分吉卜力的班底

雖然吉卜力內部一直找不到接班人,但其所培育出來的動畫風格與人才,漸漸被世人看到一些成果。《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的導演片淵須直就是當年《魔女宅急便》的副導演(沒錯,他其實是本來的導演),而《瑪麗與魔女之花》則是米林宏昌第一部離開吉卜力的作品,但從魔女、飛行、鄉間小屋等元素,到延攬部分吉卜力的班底,光是預告就有著濃濃的吉卜力風格。

在我們期待宮崎駿復出作品的同時,也不妨進劇院看一下那些曾經「受他提拔」的年輕導演的作品吧!

封面照片來源點這裡

撰稿:羅伯特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