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蔡凡熙│20歲大男孩的痴情與好玩哲學

蔡凡熙X拍手Clappin
攝影:溫子揚(看高清版

《通靈少女》中,「阿樂學長」綻開的笑容,讓眾多女性心花怒放,也讓觀眾好奇這個小鮮肉是誰,他是演員蔡凡熙。

蔡凡熙身上大概有個小福神,作品一部接一部,還都擔綱男主角。你可能會好奇,他作品很多嗎?背景很硬嗎?其實,他今年20歲,是個不折不扣的新演員,原本念的是舞蹈,卻因為身高超過180意外進入演藝圈,幾乎可說是第一部戲就走紅。

當見到他本人,你會確信他就是那麼年輕,那充滿好奇心的眼神和一些調皮的小動作騙不了人;你也會質疑他只有20歲嗎?因為他沒有新人的無所適從,儼然就是個明星。暫且不管你腦海出現哪種提問,我想,都難不被他一股傻氣萌到,不是笨,而是讓人想多認識點、甚至想鬧他的一種天真和舒服。

JUN_9100

想打醒陳二崁,現實生活中最痴情是為了「追」遊戲光碟

正值通告爆量的宣傳期,蔡凡熙沒有半點倦容或不情願,總能很快進入狀況,收放自如,彷彿真像他在電影《痴情男子漢》裡飾演的陳二崁,面對疲憊、困難,一笑置之,雲淡風輕。

陳二崁是個不求回報、善良熱血的年輕人,他的痴情來自得不到,與其說他痴,不如說是偏執,幾近冥頑不靈。要詮釋這樣一個愛情廢柴,蔡凡熙搖頭說:「如果二崁是我的朋友,我一定會一巴掌打醒他。」他暢談愛情觀,「我覺得愛情不是不求回報,如果無法『互相』,不如就分開吧,愛情是雙方的。」

現實生活是那麼理性而靈活,蔡凡熙坦言,要演反應慢半拍的陳二崁,一開始很困難,只能靠不斷「放空」來克服,他露出招牌男孩笑容,「我就一直吃,像在流放自己。」講完自己心虛地笑了一下,欲言又止問我們難道不覺得陳二崁很胖?說真的,陳二崁的下巴的確比眼前的蔡凡熙圓潤許多,聽到這回答,他露齒開懷大笑。「陳二崁的核心價值是愛跟親情,其他事情都笑笑就過了。」他這樣形容陳二崁,突然覺得,光就笑容這點,應該沒人能比蔡凡熙駕馭地更好。

JUN_8948

問他自己怎麼定義「痴情」?蔡凡熙歪了個頭,他認為任何事情都可以痴情,不單是愛情,只是自己很隨和,目前少有事情能讓他產生痴迷狀態。

真的沒有嗎?讓人忍不住追問他至今做過最痴情的行為是什麼?蔡凡熙這下眉頭深鎖想得更久,接著豁然開朗般比著食指說:「高中時為了買遊戲光碟,特地去賺很多錢,因為那時候零用錢不多,我為了遊戲光碟,中午不吃飯,打零時工,最後終於買到了。」身邊竄出此起彼落的偷笑聲,這番回答,讓人抱怨要他正經點也不是,因為他很認真,說他可愛又顯得溺愛。後來想想,也罷,在那躁動的年紀能如此篤定所求、專一付出,也算痴吧。

JUN_8888

自認「屁屁的」,好玩至上,不怕一直演學生

從《通靈少女》到《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痴情男子漢》,短時間內穿梭於電視、電影,這3次正式戲劇經驗看似單薄,其實都快速累積著蔡凡熙的經驗值和戰鬥力,讓他年紀輕輕便能了解拍片是怎麼一回事。

「我從第一部學到不怕鏡頭,第二部學到在鏡頭前別那麼生澀,第三部最自然也不緊張,反而輕鬆。」他的鬆,非輕浮,而是從容。這點從導演連奕琦口中也獲得印證,當我們有機會與連奕琦對談,他除了稱讚蔡凡熙演技好,更提到:「他那時剛拍完兩部片,正處於覺得演戲很好玩的階段,這樣很好。」對蔡凡熙來說,好多事都好玩,他要玩得盡興,像終於拿到最想要的遊戲光碟,狠狠玩個一陣子,玩出個成績。

就算是非科班出身的新演員,蔡凡熙學著寫角色自傳,學著去思考一個角色沒有被畫面呈現的人生階段,發生了哪些事?為什麼會成為現在的樣子?他也自知年紀是個限制,沒那麼多人生歷練、沒見過太多種人,所以,他多看電影和電影評論來加強想像力和詮釋角色的深廣。

會不會擔心一直演學生這件事帶來負面影響?蔡凡熙說:「目前以學生為主,因為你看我現在就屁屁的,演社會人士很怪吧!會很幼稚。」又是一席充滿自知之明的坦率發言,也是,倘若蔡凡熙能呈現一百種屁孩樣貌,想必會令人印象深刻。

當訪談快結束,慢慢可以理解蔡凡熙之所以人緣好,因為他就站在20歲的階梯上,盡情做自己、做這個階梯上能抵達的最大、最遠;他懂得自嘲,也夠幽默,沒有半點架子,空檔時間便跟工作人員做鬼臉自拍,「我到現在都沒有感受到自己是個藝人,」他笑說。

這個台南男孩用他的憨膽和「好玩哲學」,給自己更多彈性和自由,因為好玩,他可以成為各種角色,也可以樂此不疲。當他成為今天的蔡凡熙,或許看起來有點急、有點半推半就,如果他能始終這樣乾淨而充滿童心,相信每件事定能被他玩出點什麼,包括表演。假如沒有呢?那又怎樣?過程好玩,就值啦!

JUN_9111

蔡凡熙 X 拍手快答

 

採訪:薰鮭魚 / 撰稿:薰鮭魚

平面攝影:HouJun photography / 動態攝影:溫子揚

場地:萬鏡寫真館

 

廣告

2 comments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