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鍾瑶│讓躁動感和生活成為最棒的表演養分

我們帶著小提琴流浪
在每個車站售票口的地方
拉奏一個樂章
或剪斷一根銅弦
/
隨機選擇一個音符遺忘
在一首龐大的協奏曲中
挖空的樂譜用休止符或拍掌代替
或是一個法式舌吻
/
然後很節慶氣氛的運弓
反覆拉奏G弦
同時朗誦一首寫給鳶尾花靜物的詩
用一種近乎抽離且印象派的語調
/
於是德布西終於被迫放棄
在某次我們用盡最後一枚金幣時
決定用快樂島的改編版
換取一瓶可口可樂
我們需要點氣泡
讓陽光能折射四次後再進入我們的深喉嚨
以一種陌生但晶瑩剔透的聲音
用力打嗝
──〈漫遊者〉,《安安靜靜》,陳牧宏

偶然讀到這首詩,腦裡浮現的是鍾瑶那天的盈盈笑臉,跟一種優雅的鬧、遺世的狂歡很搭。

有些人認識鍾瑶,是因為感情事;或因她開了間法式復古咖啡廳;當然,更因為她是個演員,但不管怎樣,你一定會記住她。近來,鍾瑶的作品不少,包括電影《白蟻:慾望謎網》、導演周美玲的電視電影《替身》,新作《海。人。魚》也將問世。

若只看媒體露出或她的粉絲頁,大概會覺得鍾瑶很有個性,搞不好還有點難搞,接觸本人後,發現她就是個貼心、親切的少女。聲線軟軟的、眼睛彎彎的,身形和手指都很細長,細膩地斟茶,專注聽我們發問,誠懇地分享自己的生活觀察,也跟新演員或同行說說話。

讓躁動感成為表演的素材

可是,鍾瑶不是一直這樣好親近。她把自己現在的狀態比喻為湖水,喜怒哀樂都像漣漪,輕輕漾起,再悠悠地回到原狀。這股安定得來不易,是她用30年的躁動、擺盪和波折換來的。

她用「三分鐘熱度」形容之前的自己,精力似乎用不完,什麼都想做、什麼都做不久,難在原地停留,只有不停出走。或許可以說這都是獅子座害的,一個有天賦的表演家、天生的王者,豈能沒有豐富想像力、不拓展版圖呢?即便這個版圖叫做「認識自己」或「生活」。於是她往外追尋,宛若一場沒有盡頭的學習。

「30歲以前,該玩都玩了,想去的也都去了。現在發現原來這麼喜歡當演員,也確定以後要做這件事。當我投入這件事,心都定下來了,跟人的相處也開始建立比較深的連結。」讓她終於想定下來的,是拍電影《白蟻:慾望謎網》,鍾瑶想好好做一件事──把戲演好。

演戲,讓她由內而生的毛躁獲得釋放,也被安放;讓她把無從宣洩的能量耗在拍戲上,躁動反而成為表演的素材,飄泊而充滿想像力的心因此有所憑依,也躁得更有生命力。

問她何謂「把戲演好」?鍾瑶認為方法無他,就是投入,「內心只有這個角色,曾經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就是他(指角色),這樣單純的感覺真好。」她淺淺說著體悟,凹陷的梨窩讓人確信她真的甘願這般單純和專注。只是偶爾「本性難移」,她還是很怕枯燥,笑說不怕體驗各種角色,要把無聊的角色演得很不無聊。

好好生活,練習抓出工作和生活的分際

既然拍戲對鍾瑶來說是種消耗,通常會如何補足流失的能量?她用慵懶而輕柔的嗓音給了鏗鏘有力的4個字:好好生活。

「簡單過,過回正常人,與其說『補足』,不如說『釋放』為了準備角色所給出去的能量,讓角色走出去,能量也就回來了。」

她不好意思地說自己的想法愈來愈出世,工作上多狂放或消耗,日常便愈心如止水、淡薄名利,但凡是日子的大小事,像是走出戶外、潛水,或跟另一半相處,都好。

鍾瑶坦言,需要階段性的充分休息,才能掏空自己來為角色盈滿。她會遠離科技和城市,走入大自然;慢慢練習,漸漸在工作與生活間取得平衡,「我把生活和工作分得很清楚,特別為了戲去生活,我做不到;生活只為了工作,我也做不到。」不輕易把二者混為一談。

不過,工作也會為她帶來深植生活的觀念。鍾瑶分享,前幾個月拍攝《海。人。魚》,怕水的她花很多時間受訓,幾乎把生命投入海洋,卻也因此堅定守護海洋的信念。

其實,鍾瑶一直是個嚴格落實環保、友善地球的演員,她用不鏽鋼吸管、攜帶水壺、不用垃圾袋、用天然的東西、下海不擦防曬油、每天只開一小時27度冷氣……,經過這次跟大海的深入共處,讓她感恩海洋的寬容、賜予她的身心靈修煉,遠超過對海的恐懼。她眼睛閃亮地用近乎宣誓的口氣說,如果擁有很大的影響力,要來大力宣導海洋保育的重要。([點我]看《海。人。魚》電影預告)

閒來無事寫劇本,鍾情奇幻故事

她實踐「好好生活」的方式也包含書寫。

很多人都知道鍾瑶會講法文,法文的世界觀影響她甚多,加上熱愛閱讀,她的思考充滿辯證、奇幻的片段,也會提筆讓這些散狀想法成形為劇本。

鍾瑶手邊有7~8部腳本,多是奇幻故事,充滿她對書的消化,也是她做過的夢。她最近寫了一個短篇故事,主角是個藍髮小女孩,被要求畫自畫像,卻畫出跟自己長得不一樣的藍髮小女孩,讓老師很生氣。女孩沮喪地把畫掛回房間,隔天起來,畫裡的藍髮小女孩卻不見了,於是展開尋找畫中藍髮小女孩的過程。

_MG_4945

講完,她害羞地吐了個舌,可愛如故事氛圍。鍾瑶對奇幻的無比熱情,從她說故事時的眉飛色舞可見端倪,或許這也是她喜愛表演的那股純粹,同時反映著她整個身體裡瘋狂流動的想像力。

給新演員或想當演員的忠告:不懂得生活,怎麼同理角色?

其實,無須聽鍾瑶講很多技術面的表演方法,光聽她怎麼過生活,你就會相信她是個好演員。

「如果你想當演員,你要懂得怎麼生活,不懂生活,怎麼對角色有同理心?」她建議新演員或想當演員的人,進修、上課不是成為演員的唯一途徑,更關鍵的是你如何活著、你的生命經歷,不管是旅行、吃美食、戀愛、開趴,記得用力地去過,因為這些都會成為超棒的表演養分。

她感性表示:「我很感謝我現在的年紀,不是為了當演員去努力生活,而是擁有的東西自然而然在我生命中發酵,讓我是個演員。」如果年輕演員因年齡限制難有歷練怎麼辦?鍾瑶笑說不用擔心,每個年紀都有那個年紀能駕馭的角色、可以做的事,就享受當下吧!「別一直想往外跑,做當下可以做的事情就好,人生歷練一定會隨著生活經歷愈來愈多,遇到的角色也會愈來愈多,放輕鬆。」鍾瑶就像個溫柔的大姊姊,只差沒拍拍我們的肩。

有人可能會說,「好好生活」是有錢人的特權,她解釋,重點是你有沒有用心去感受那個當下、每個日子,「生活是要付出時間的,也要用心,不是坐在那邊看場電影就叫好好生活。假如我喝醉了,就會好好喝醉,以後一定會用到(指表演時)。」她信奉 ”work hard, play hard” ,鼓勵我們鑽進去體會每件小事的步驟、演繹、變化等,彷彿可以觸摸到「好好」這兩個字,有點重,卻很實在。

_MG_4969

與其說鍾瑶有個躁動的靈魂,不如說是自由的氣場,讓人想追隨或多看一眼,一如法國女人到老都有的典雅和深度,因為夠自信、夠明白自己的想望,不管是慵懶或認真,都能駕馭得宜;可以讓角色走進生命,也可以大方愛人,不怕熱戀過後的激情消退,反而期待安定,甘於靠岸。

「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安定的身心,或許就是鍾瑶面對擺盪時局、流言蜚語或匱乏的神兵利器了。

後記:鍾瑶的人生哲學4字訣

順順逆逆,才是生活。當心生擔憂或恐懼,鍾瑶會怎麼做?她分享從法文學到的字根”embrace”,除了擁抱,也有親臉頰、關懷等意,讓她聯想到「face(面對它)、embrace(擁抱)、enjoy(享受)、release(釋放)」,成為她面對各種起伏、甚至是進入角色前的哲學。

「當你遇到困難,就去面對它,不要害怕。再來,去擁抱它,不管是好是壞,擁抱的同時,代表你接受了,好好享受它,接著,釋放它。我們很難去擁抱對手,但對手可能會幫助你,對手不一定是真人,可能是你內心的恐懼,如果你很勇敢去擁抱,就已經解決80%了。」

採訪、撰稿:薰鮭魚 / 攝影:朱可祁

場地協力:角公園咖啡

鍾瑶 X 拍手快答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