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李英宏、王淨、韓笙笙│屬於他們的愛麗絲夢遊仙境

(動態攝影:溫子揚

台灣有多少演員?這是一個找不到統計數據的大哉問,更別說每天不停有新演員出線,根本難以計數。但是,有幾個新演員你必須認識,應該說,他們的表現自然會讓你不得不注意到。

李英宏、王淨、韓笙笙,高挑的質感台客、鬼靈精怪的文藝少女、標緻高瘦的混血美人,當3人一同現身,是個很混搭的組合,有些缺乏邏輯,妙如那天採訪的空間氛圍,老靈魂裡流竄著年輕活力,復古得很潮。他們都是新演員,把第一次正式表演經驗獻給電影《痴情男子漢》。

從歌手轉換身分,李英宏用freestyle闖表演

JUN_2675

以台語專輯《台北直直撞》為人所知的李英宏,被稱為「新台語歌運動歌者」,也一舉入圍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如果你看過李英宏表演,八成會覺得他好台、好跳,殊不知184.4公分(他受訪前一天剛好做完體檢,表示這是最新數字)的他,本人總謙虛弓著腰,話不多,語速慢,表情也不大,一雙大眼在凹陷的臉頰下更顯深邃,靜靜坐在一旁聽大家講話,輕輕地笑與附和,像一個無關緊要的旁觀者,卻又引人注目;偶爾一個小黃腔,自己又害羞地不停笑。

李英宏跟藝術領域的緣份很深,渾身音樂創作能量的他,18歲便與友人組饒舌團體「大囍門」發片;大學念台藝大廣電系,擔任過製片,工地主任、麥當勞員工都做過,就是沒想過成為幕前表演藝人,更沒想到現在拍電影、當演員。

攝影:溫子揚

「第一次參加那麼正式的戲劇試鏡,本來還想是不是被騙,那裡完全不是我的同溫層,我沒試鏡過,自我介紹、講自己是誰、拍照、演一段腳本,蠻尷尬的,但想說『不要想太多,反正都來了。』後來被導演約,終於覺得這件事是真的。」李英宏很溫柔地回憶成為演員之初,問他會不會覺得大開眼界或緊張,他靦腆表示,演戲只是另一種舞台,想到自己能學到跟當歌手不同的表演,就充滿力量。

這次扮演的角色Andy是個學校霸王,與他本人的個性有著天壤之別,他該如何詮釋?「這個角色很直接,情緒滿了就暴怒,沒有太多能醞釀的時間,有點類似在舞台上表演動感歌的感覺,上場就進入狀態了。」總推說自己還不夠格談表演的李英宏,其實很有一套想法,問他何謂「進入狀態」?他給了一個很成熟的答案:「相信自己就是那個角色,相信才能說服觀眾。這很享受,也很有彈性,角色生命力會出來,自己也感覺得到。

JUN_2545

曾看過星座專家形容巨蟹座是天生的藝術家,平時多溫如儒雅,甚至有些懶散、寡言,實則擁有他人難以匹敵的感受力和直覺,一旦站上台、進入專業領域,往往能展現令人驚異的才華和爆發力,癲狂或憂傷都令人傾倒。這樣來看巨蟹男李英宏總掛嘴邊的「我都沒有想太多,開始就來了。」很是貼切。他就像張白紙,需要點綴或燈光,一旦「action!」,他可以是李英宏,可以是台客,也能是公爵或他自己想挑戰的類戲劇鬼魅,他可以是任何人。

其實free的不是他的表演,而是他自己哪。

韓笙笙:珍惜自己的真性情,都能運用在表演上

有別於李英宏的沉默,韓笙笙與王淨就「有聲音」多了,讓整個空間溢滿笑聲,她們自嘲很吵,但這就是她們討人喜歡的地方,不耍嬌滴滴那套,夠真、夠坦率。

JUN_2834

《痴情男子漢》裡,韓笙笙飾演的曾心兒會讀心術,看似風平浪靜的眼神,其實都在聽你的句句開不了口,粉飾著波濤洶湧,讓這個角色有些陰陽怪氣,卻也神祕而令人心疼。現實生活中的韓笙笙,笑聲豪爽,不會彆扭遮嘴,大方得體,就像你其中一種好姐妹。

當了多年平面模特兒,韓笙笙不怕鏡頭,任何角度都可以拍,但要演戲、甚至當電影女主角,還是讓她戰戰兢兢,究竟該怎麼讓一個角色活起來?我是不是那個角色?這樣理解劇本對嗎?種種問題在她心裡躁亂,但是,積極的她認為這就是當演員好玩之處,努力把劣勢化為學習的燃料,把別人的人生過成自己的。

她不怕沒有足夠的人生歷練去豐厚角色,因為念語文讓她能從不同世界觀中認識各種人格、思想,「自己的喜怒哀樂蒐集地比較夠了,也有點不一樣,念文學、語言,都是讓我開拓角色想像的東西。」她說。

談及自己的混血身分,韓笙笙不以為意,也很慶幸自己並沒有被定位成辣妹、校花型的角色,「希望大家知道韓笙笙是很真的。」比起「特別待遇」,韓笙笙邀請大家認識她的本質。

她笑說,以前總想帶給大家溫暖、正面的感覺,盡力避免壞情緒影響他人,但回家後覺得好累。現在,韓笙笙學著「不侵犯他人的直接」,不阻擋任何想流洩的情緒,因為那都能運用於表演,也是用心過生活的一環,「如果你平常很想哭、笑,都忍下來了,等到你要演戲時,就會找不到。

「我喜歡自己這樣。」她欣賞自己的真性情,那不等於大剌剌、講話大聲或粗魯,而是坦率、真實。言談間,韓笙笙所流露的自信,不耀武揚威,反之,讓人很舒服,一如她的笑容,充滿溫度。她的第一齣戲,她學會把自己打開,讓情緒流動、讓角色進出,讓人很難不期待接下來的韓笙笙。

寫小說跟演戲一樣,19歲王淨決心當演員

若說韓笙笙是地才型演員,王淨可能是有天賦的那群,從她14歲便出版小說,可見一斑。如今,19歲要上大一的她,睜著大眼、肯定地宣示:「我要專心當演員。」

王淨不高,但穿梭在人群中很亮眼,對這個人笑一下、對那人眨個眼,鬼靈精怪地很逗人,就是個熱情、甜美的小女孩。但是,她的演出很超齡,一切正源自她的寫作經驗。

筆名「菌菌」、被譽為天才少女作家的王淨,有《芭樂愛情》、《蟑螂哲學》等著作,寫小說讓她習慣以角色為中心思考,向外拓展去加強角色的故事性,書寫的過程,就像一人分飾多角,既抽離又熟悉,像旁觀的第三者,卻又是自己主觀意識想出來的。

這讓她覺得演戲跟寫小說完全一樣,即便第一次演戲就當女主角,也沒有半點緊張或難跨越的門檻;與對手對戲時,她能回饋最直接的反應,給出連自己都驚喜的表演,成為一場真正屬於角色與角色互動的自然記錄。

原本還沒那麼篤定當演員的王淨,在演完《痴情男子漢》後,決心專心當演員。「因為導演連奕琦、對手和整個團隊給我的體驗,讓我覺得演戲很有趣,可以讓我體驗不同人生,從0到100突然就不是王淨了,是另一個人。」她不諱言,她迷戀體驗不同人生的感覺,這點或許在很多演員身上都是,但之於王淨,可能是從小內化於她的想望,所以她幻想、她寫小說、她架構人物、她當上演員,一切合理又絕對。

JUN_3077

才要上大學的王淨,曾赴美留學念經濟,又即將出發日本念政治,會不會覺得這樣的經歷很跳痛?她開懷大笑說「對啊!」,但因為是最怪的水瓶座,她熱愛跳痛的自己,「這些經歷和個性讓我很容易進入角色。」對她來說,什麼角色都不奇怪,什麼劇情都不嫌天馬行空。如果她的腦袋瓜是一顆氣球,就是一顆不停長大的氣球,裡面的想像力在飛、很立體,或許有天會爆炸,但一定是炸成一部嘔心瀝血的作品,或一個更令人驚艷的王淨。

王淨形容當演員有如《愛麗絲夢遊仙境》,哲學家佛洛伊德在《夢的解析》曾提到,「夢,不是空穴來風、不是毫無意義、不是荒謬的,也不是一部份意識昏睡或只有少部份乍睡乍醒的產物。」夢是有意義的精神現象,是清醒狀態時的活動延續,甚至是願望的達成,某種程度上,跟神話很像。

與李英宏、王淨、韓笙笙談話的一個下午,其實也像做了場夢,遁入他們生澀而綺麗、奇幻卻不失真的思想世界。或許他們拍這部作品的過程也像場美夢冒險,更替自己編織了神話,但誰說美夢不會成真呢?

新演員的真心話輪流說(以下簡稱笙、英、淨)

JUN_3031

Q:當演員最有成就感與最挫折的時刻?

笙:成就感在於下戲後會想不起來,因為當時太投入了,情緒集中到不行。情緒到一個高點後,反而會有點忘記,或有時是停不下來的。例如拍完哭戲,回想我那時是怎麼哭的、發生什麼事,我想不起來。挫折大概就是吃太飽,重新回去拍會有點困難,情緒不連貫。

英:成就感來自freestyle被稱讚。至於挫折,因為我還不是職業演員,不敢說,主要還是來自音樂演出不夠好,沒有到達自己覺得感動的程度。

淨:有次在中國拍戲,大家看回放畫面,導演含淚稱讚「這演員他媽誰找來的!這女人特牛逼!」我覺得很有成就感!我很享受這種三八的感覺,也很享受被嫌棄的感覺,就像我很愛裝白目的聲音,喜歡惹別人說「唉哦」這種;挫折,嗯……早起吧!早起化妝很累。

Q:覺得自己當演員的優劣勢是什麼?

笙:因為我當過模特兒,優勢就是不怕鏡頭,從哪裡拍都無所謂。劣勢應該是理解劇本,要如何讓一個角色活起來,這過程是我沒有經歷過的,需要努力去學習,幫角色多做一點想像,但這也是最有趣的,我可以體會沒有經歷過的人生。

淨:我出過兩本小說,寫小說跟演戲一模一樣。我14歲出第一本小說、16歲第二本,還有一本電子書,比較偏愛情小說。我現在看到劇本就會有畫面,也能感受到角色的喜怒哀樂和背景。劣勢就是太矮,都要墊木箱!

Q:對未來的期待與想挑戰的角色?

笙:想體驗有很多故事的角色,讓人家可以明白他為什麼變這樣,鋪陳比較完整的、有回溯的,跟觀眾一起從頭認識這個角色,至於什麼類型,我不拘束,這就是當演員好玩的地方。

英:《甘味人生》、《戲說台灣》那種,一些類戲劇的元素,鬼魅、台灣奇幻啊,很酷。

Q:誰是你們崇拜的演員?

笙:James Franco,他不斷念書、進修,什麼角色都能挑戰。有些人覺得念書要趁年輕,但我爸媽給我的觀念是,頭腦想的、嘴巴講的、對角色的想像深度,都會隨著念書一直改變的。未來,我也正在考慮要不要念心理系碩士班,但我統計很爛(大笑)。

英:王淨、韓笙笙啊~好啦,不鬧,我很喜歡梁朝偉、張國榮,王家衛電影那種味道。也很佩服石英,可以演到老。

淨:馬思純和吳慷仁,《七月與安生》我看了6次,每次看都還是很揪心,七月這個角色很脆弱也很堅強,讓人很心疼,希望有天可以成為馬思純那樣的演員。

Q:希望透過《痴情男子漢》被觀眾認識到自己的什麼?

淨:知道我可以在現實生活跟戲裡完全不同,可以很有反差,做演員就是要那麼不同,把完全不是自己的人套在自己身上。

英:我是癡情、溫柔的,不是愛罷凌人的。

笙:希望大家也從心兒身上學到,遇到傷心的事,不要封閉自己,有更多未來在等著自己,不要把關在家裡這件事合理化,因為心兒也讓家人很受傷,要試著走出去,要學習溝通。

Q:同為新演員,想對其他更新的演員或想當演員的人說什麼話?

淨:可以接受演藝圈一些附加條件如人情世故等,你覺得很ok,又喜歡體驗不同事情,就來吧!我經紀人跟我說過,希望我多po唱歌或其他東西在粉絲頁上,我會覺得彆扭,但經紀人跟我說:「每個人都要幫自己創造機會。」就像安迪沃荷說的,每個人都有15分鐘的成名時間,如果你覺得自己很有才華,但你都關在家裡面,沒人會知道。要勇於表演,不要害怕、不要在意外表或資格。

英:想清楚就去做,知道自己要什麼就好了。需要靈感就去茶餐廳喝凍檸茶、凍鴛鴦,要記得戳檸檬,這是我尋找靈感的一個方式,很紓壓、很幸福。

笙:有機會就不要放過。機會都到你面前了,不要想自己夠不夠格,畢竟我一開始也沒有任何戲劇經驗,接到試鏡通知還以為是詐騙。建議多去看相關作品,例如我最近看了很多以女性為主軸的作品,當螢幕被放那麼大,很多細節要琢磨、要加強。

JUN_3013

採訪、撰稿:薰鮭魚

平面攝影:HouJun photography溫子揚

場地:秘氏咖啡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