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瓊瑤到植劇場──金鐘獎與台灣電視劇的前世今生

第52屆金鐘獎早前公布了今年的入圍名單,一路看下來,不難發現在戲劇節目的提名中,「植劇場」堪稱最大贏家。5部報名作品僅《積木之家》未獲提名,其他4部共獲得24項提名,其中,《戀愛沙塵暴》和《天黑請閉眼》還同時入圍戲劇節目獎。在男配角和新進演員獎中,更在5個提名中佔了4個,編劇和導演獎也分別獲3個提名。

植劇場《戀愛沙塵暴》獲得52屆金鐘獎9項提名

打頭陣播出的《戀愛沙塵暴》最為風光,獲得9項提名,是今年金鐘獎獲得最多提名的節目。緊接在後的,是公視人生劇展《告別》,及新創電影《最後的詩句》,皆獲8項提名;引起高度討論的《通靈少女》也有6項入圍。公視繼去年《一把青》拿下6項大獎的氣勢,今年一口氣入圍了59項,戲劇類共有15部作品入圍,居所有電視台之冠。

隨著時代變化,今年金鐘獎也首次開放本土自產的網路節目參賽,例如在Line TV播出,由郭書瑤、李宗霖主演的《劣人傳之詭計》就入圍了迷你劇集節目獎。節目製作越趨跨國、跨螢幕的今天,評審團主委小野表示:「台灣的影視業變化了,不一定要拍長壽劇,短集數的、議題多元、能賣到國際的才是考慮重點。

 

金鐘獎首次開放網路節目參賽,Line TV播出的《劣人傳之詭計》入圍了迷你劇集節目獎

金鐘獎走過半個世紀,同時見證了台灣媒體的發展。1965年,由當時行政院長嚴家淦所頒發的第1屆金鐘獎,僅止於獎勵廣播節目,第7屆開始才將電視媒體加入評選,獎項也採用典禮前公布的方式,並無入圍名單。

一直到第15屆,金鐘獎才成為我們今天熟悉的提名制,也是第一次開放電視台實況錄影、轉播典禮,主持人也從過去的新聞局長、文化部長,改由藝人擔綱,例如第15屆的主持人一次就請了包括張小燕、張琍敏及陶大偉在內的6位藝人來擔任,第16屆則是由「電台情人」李季準和「一代亞洲歌姬」鄧麗君主持。

一直到第15屆,金鐘獎才成為我們今天熟悉的提名制,也是首次開放電視台實況錄影、轉播

當時也是古裝、武俠劇與瓊瑤言情劇大行其道的時代。隨著古裝香港電視劇如《楚留香》、《射鵰英雄傳》引入台灣,播出時萬人空巷,也意外引起台灣藝人對港劇「侵門踏戶」的抗議。

抓準觀眾胃口,1985年中視製播的《一代女皇》一舉站上51.7%的收視高點。1986年開始播映的瓊瑤電視劇,每部都有超過40%的收視率,1987年的《庭院深深深幾許》也突破50%收視大關。

隨著1993年「有線電視法」的公布實施,和「廣播電視法」對方言使用的限制取消,原本非法播映的「第四台」就地合法,電視台瞬間百家爭鳴,本土劇也隨法令解禁,在日劇、陸劇及韓劇陸續被引進的壓力下開始大量產出。從當年的第28屆金鐘獎開始,廣播與電視獎項也正式分家,分別隔年舉辦。1997年民視開播,隔年由白冰冰主演的《春天後母心》贏得八點檔收視冠軍,也獲得金鐘獎的戲劇節目獎。

民視《春天後母心》不但贏得八點檔收視冠軍,也獲得金鐘獎戲劇節目獎

進入千禧年後,隨著有線電視全面普及(超過80%的家庭擁有有線電視頻道),及年輕族群消費力的增加,開啟台灣偶像劇的時代。

金鐘獎從原本廣播類、電視類隔年舉辦,改為年年各自舉辦。2001年,改編自日本漫畫的《流星花園》創下6.43%的收視率(沒錯,進入有線電視年代,收視率超過5%就是件不得了的事),不但重新捧紅大S,也誕生了F4,開啟他們4人各自的演藝生涯,導演蔡岳勳也獲金鐘獎的肯定,在接下來10年間,他先後完成了《名揚四海》、《白色巨塔》和《痞子英雄》等作品,至今獲得3座金鐘獎最佳導演獎。

《流星花園》重新捧紅大S,奠基了F4的演藝生涯,更開啟台灣偶像劇的時代

2008年,阮經天、陳喬恩主演的《命中註定我愛你》收視突破二位數,打敗了同時段長期獨佔鰲頭的鄉土劇,並獲得金鐘獎6項提名,最後拿下包括「戲劇節目獎」在內的兩項大獎。這個收視紀錄一直到2010年才由《新兵日記》打破。

近年隨著偶像劇市場的沒落,電視戲劇的生態持續走低,公廣集團下的公共電視戲劇節目卻異軍突起。從1998年成立之後,公視長期耕耘注重時代考據與深刻描繪人物的戲劇作品,從2000年第一次獲得戲劇節目獎開始,公視以《孽子》、《赴宴》、《危險心靈》、《含苞欲墜的每一天》等作品8度拿下戲劇節目獎,去年的《一把青》更是再度擦亮公視戲劇節目的招牌。

《一把青》拿下第51屆金鐘獎6項大獎

今年,由導演王小棣領軍的植劇場和公視一同交出漂亮的金鐘成績單。植劇場走的早已不是以往偶像劇的路線,也無意重現過往偶像劇的榮景,而是更努力地開發屬於台灣的「類型劇」電視劇,由「前輩」們如楊丞琳、藍正龍、樊光耀、柯淑勤、吳慷仁與新培訓的24位演員共同演出,繼往開來的意味濃厚。

雖然在金鐘獎公布入圍名單之際,傳出植劇場資方「階段性任務達成」後將撤資的消息,一度令人憂心,但王小棣表示「植劇場2」已經在構思中,只是的確「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跟觀眾見面。

已經二度獲得金鐘獎最佳男主角的吳慷仁,在本屆入圍名單公布後,感性地在臉書上「自白」

已經二度獲得金鐘獎最佳男主角的吳慷仁,在本屆入圍名單公布後,感性地在臉書上「自白」,表示這幾年的獲獎,讓他有機會表達自己拍片過程和感謝所有人,但他認為自己「做了演員該做的事」,做人、做事卻是一團糟,不但得罪製作人和同劇演員,也「沒了自己的生活,換來空虛與寂寞」。

這番話不禁讓人反思,在今天植劇場和公視被風光提名的背後,的確是近年經營不佳的電視環境,更多的是堅持理想、咬牙硬拚,甚至過勞工作的人們。正如吳慷仁所說:

「至今還是永遠期待著觀眾稱讚的『好劇』背後,也會是給他們有著好的待遇,所看的的成績不是克難後的『偶然』。

好的劇本需要好的團隊,好的團隊需要好的薪水,好的薪水需要好的投資,好的投資需要好的環境。

會有那麼一天嗎?我期待著….」

撰稿:羅伯特

封面來源點這裡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