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碎念日記:我真的在拍電影嗎?

最近「耐著性子」看完一些影像作品。其中,最突出的,叫做《老子出關》,讓我很難忍受。我在觀看的途中,越來越理解誤解所造成的差異。

然而,這種誤解,在台灣影像製作的環境中卻很常見。什麼叫做「拍電影」?

有人以為拿了可以拍4k的機器,就能拍出電影了。或是,有人覺得只要燈光的陣仗強大,鎢絲燈(Tungsten)拿出來,而不是一條條的日光燈管(註:正式名稱為Kino Flo;更何況,還有可能是仿製的) 那就是在拍電影了。又或是,演員都是一流演員,通通都是咖,就是拍電影。如果再加上資金額度或是工作人員數量來判斷;對!我們就是在拍「電影」。

以上,可以說是對,也可以說是不對。

我認為是不是拍「電影」的判斷,用這些物質條件上的衡量,確實是可以評估。若沒有這些條件,的確很難變成定義上的「電影」。但我認為更重要的,應該還是「精神層面」的,質化而不是量化的,是操作的概念,而並非手段。偏偏這個精神層面在台灣影像作品拍攝的過程中,常常會被誤會或是忽略。

拍攝電影的「必要條件」與「充分條件」

先來聊聊所謂的「充分條件」,像是上文曾列出的資金額度、人員數量、器材規格、演員卡司。這些確實可以拿來判斷是不是電影的製作,但卻不能保證是電影的「品質」,當然,若這些「充分條件」的物質資格都沒有具備,那說自己在拍電影也是白談。雖然不能說是不可能,但是的確成為電影的機會也相對地低。常被誤會的,是以為只要符合這些條件就能達成拍電影的品質。上文一開始提到的《老子出關》,或是其他無數的非電影作品。他們有這些物質性的充分條件,但令人遺憾的是,製作方、工作人員以為他們在製作電影,但對我而已,卻是一個「電視電影」的作品規格罷了。因為缺乏了我所定義的「必要條件」。

創造奇蹟(也就是在沒有必要條件時拍攝出電影),而且可以不斷地被複製,那其他先進電影工業國家為何要列出那麼多的條件,來評估拍攝電影的可行度呢?而事實上,也很少人可以辦到那種以貧瘠的物質條件,來創造奇蹟的可能。

再來,就是我所認為的「必要條件」了,也是在台灣最被忽略的事情。就是操作的標準、流程、想法跟心態。比如說膠卷攝影機或是4k攝影機的操作(講到這,若是對於膠卷攝影機有懷疑的OS,那有可能表示你對『攝影機』能力的理解,還需加強),是不是經過事前的規劃與設計?與場景、道具乃至於服裝等美術上的設計為何關係?燈光的調配與設計,是要營造怎樣的氛圍?亮部與暗部,有營造出立體感嗎?景深夠嗎?跟劇情又要如何配合?演員在拍攝之前,有沒有經過訓練、溝通或是排戲?我們對角色的設定,演員可不可以完成任務或是他們會提出更好的構想?至於控制整片製作形成的流程,有沒有循序漸進,並且不漏失任何細節?資金又有沒有能應對到我們想要最終想要呈現出來的結果?

我們有沒有要創造出好作品的決心?而這種決心,不是只有監製、製片人或是導演才必須有的,而是整組中每個職位、每個助理、每個人都應謹守的本分,並隨時要有願意為人補位的態度。

如果這些「必要條件」能夠辦到,再加上「充分條件」的配合,「電影」就會出現。

我們身為專業的人士,應該從這些角度來看電影或是其他的影像作品,然後來思考這些軟、硬體互相配合之後的成果。如果連我們自身都像一般觀眾如此潦草,那我們又如何從事這個工作?最多,只是一個觀眾來到這個業界裡邊而已。

作者:楊一峯 / 編輯:拍手Clappin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