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在笑甚麼?漫談喜劇的本意和效果、笑果

喜劇是庶民文化的產物。雖然普遍來說,喜劇通常不受到世界各大競賽影展的青睞,例如近20年來的奧斯卡最佳影片,大概只有《大藝術家》The Artist和《芝加哥》Chicago能夠稍微跟喜劇片沾上邊。

可是,喜劇和喜劇文化確實充斥在生活中,你很難想像一個沒有喜劇電影和電視劇的世界。

「喜劇」這個詞彙可以追溯到古典希臘文「κωμῳδία」,它跟用來描述村落(κώμη)、狂歡節(κῶμος)和唱歌(ᾠδή)都有一點字源上的關係。喜劇被羅馬人和希臘人用來指稱「在舞台上有著愉快結局的演出」,所以像是但丁(Dante Alighieri)的《神曲》(Divina Commedia),即便跟我們今天認知的「喜劇」差很多,但因它有個愉快的結局,原文的意思正是「神聖的喜劇」。

當代最大宗喜劇類型就屬「喜鬧劇」,例如《醉後大丈夫》和《老闆不是人》

喜劇的類型很多種,從浪漫愛情喜劇如《愛情限時簽》(The Proposal)、音樂類喜劇《越來越愛你》(La La Land),到諷刺型喜劇如卓別林(Charlie Chaplin)的《大獨裁者》(The Great Dictator)。當代最大宗的喜劇類型就屬大「喜鬧劇」了,例如《醉後大丈夫》(The Hangover)和《老闆不是人》(Horrible Bosses)。不過說實在,除了他們都擁有愉快的結局之外,很多時候人們常常分不清楚喜劇類型(好像也沒甚麼必要分清楚?),但最重要的是它們都能讓人大笑。

古典的喜劇理論認為觀眾看喜劇會笑,是因為觀眾認為自己比角色知道的「更多」,或是自己比角色「更高一等」。以喜鬧劇最常出現的男扮女裝、女扮男裝或典型的錯認為例,正因我們處在「全知」的位置,或至少知道得比劇中其他角色還要多,因此我們對於即將發生的「混亂」,能夠輕鬆地「嘲笑」這些角色。

同時,喜劇裡的傷害大多是無害的,例如:我們在劇情片裡看到主角挖到一隻斷臂,我們會跟著他一起驚恐(或說,戲劇的效果是要讓我們驚恐),但在喜劇裡,我們會因為主角感到驚恐而咯咯笑,就跟看到有人踩到香蕉皮滑倒一樣。

沒錯,看喜劇就是要來笑的。但為什麼我們那麼需要「好好地笑一笑」呢?在喜劇的笑料中,究竟是甚麼讓我們發笑呢?笑完之後,喜劇還能帶給我們別的甚麼東西嗎?拍手整理了一些喜劇相關的小知識,讓我們一起來看看。

笑一笑有益身心

牛津字典將喜劇(Comedy)定義為「一種意在引人發笑的專業娛樂」。雖然至今沒人能具體證明「笑」能夠實質改善一個人的健康狀況,但已經有許多研究發現,大笑過後的人在生理層面上獲得了不少好處,其中很多跟運動完的效果極為相似,例如血液中的含氧量提高、促進心肺循環,而大笑平均每10分鐘還可以燃燒30大卡的熱量。

美國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的研究更發現,人們在觀賞劇情片時,血管較緊縮,降低血液的流速。而觀賞喜劇的人,血管較為舒張,整體循環呈現出更為健康的狀態,因此喜劇也有助於放鬆、入睡,甚至讓生病的人感覺更舒服。

雖然至今沒有人能證明「笑」能夠實質改善健康狀況,但有許多研究發現大笑過後的人在生理層面上獲得了不少好處

幽默的產生

喜劇表演需要高度的節奏感,對於導演和編劇而言,喜劇需要呈現的效果是幽默。幽默很難定義,簡單如大英辭典將「一切逗笑人的事物」定義為幽默,但幽默可能比這還要更複雜,幽默不是一種常態,它常常發生在矛盾或斷裂的情境裡,或將理性與感性的覺知結合在一起。無論定義多粗糙或細緻,我們可以確定幽默造成的效果的確是發笑。

幽默這個詞彙的英文「humor」可以追溯至古希臘文「χυμός」,算是個音譯字,法文、西班牙文也有類似的字彙。在希臘文中「χυμός」原意是「潮濕」,古希臘的醫聖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認為人體包含了血液、黏液、黃膽汁、黑膽汁等不同體液,而「χυμός」就延伸出不同體液在一個人身上的比例,會影響其體質、氣質、思想、心理和情緒之意。因此,法文「humeur」的意思是心情,並沒有有趣的意思。中文則是一直到1924年才由林語堂將英文「humor」指稱的「有趣、逗趣」翻譯成我們今天常用的「幽默」。

幽默也分成很多種,有自貶(自婊)型、自強型的幽默,或有人分成攻擊型和親和型,也有社交型的幽默、性文化的幽默、機智型的幽默。在東方文化中,幽默感的使用相對較低,也存在比較多的親和型或自貶型的幽默。在好萊塢的影視文化中,性文化的幽默非常常見(氾濫?),也使用很大量的雙關語,因此,有時我們抓不到歐美電影或電視劇的笑點,也是很正常的。

在好萊塢的影視文化中,性文化的幽默非常常見,也有很大量的雙關語使用

完成我們(不道德)的想像與白日夢

喜劇誇張的劇情設定也常是一些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不會發生的事,例如《王牌天神》(Bruce Almighty)中上帝將管理塵世的工作交給了金‧凱瑞(Jim Carrey)飾演的記者主角,因而引發一連串爆笑事件。更接近現實一點的像是《老闆不是人》,將勞工階級對老闆們的不滿放大,自然在製造笑料的同時,也讓觀眾產生共鳴,完成大家對老闆復仇的白日夢幻想。

但也常常是在這些「不可能發生」的事中,說故事的人用這樣的命題去描述了一般戲劇不容易討論的主題。18世紀詩人威廉‧柯林斯(William Collins)曾說:

「我認為幽默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我用它來弱化讀者的防衛,這樣我能更輕鬆地跟他討論我想要說的東西」。

《王牌天神》中上帝將管理塵世的工作交給了主角,因而引發一連串爆笑的事件

脫離現實,好好放鬆

說了這麼多,更多時候我們也許就只是需要簡單、輕鬆、毫無意義地笑一笑。觀賞喜劇時,觀眾相對地沒有那麼大的負擔,不需要時時解讀或同理角色的遭遇,而是可以用一種更疏遠的眼光看著他們把生活搞砸。

這是一種對現實生活暫時的逃避,也是休養生息(?)的好機會。無論你是誰,你看著來自哪裡的喜劇,只要它能夠讓你由衷發出笑聲,都是個好作品。

撰稿:羅伯特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