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不出來的黑白幽默,生命可以多靠杯|大佛普拉斯

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金馬獎風光入圍十項的《大佛普拉斯》,果然威猛。電影從一開始,導演黃信堯的旁白就為整部片決定了一個視角。

透過「介紹」本片「很難相處」的監製葉如芬、鍾孟宏和製作公司等,你很難不直接笑出來。用滑溜溜的台語念出這些直白、後設的語句,為觀眾構築的是一扇開在高塔上的窗。說書人為我們打開窗,讓我們趴在窗口,望向深邃、烏黑的塔底,在那兒有一列送葬隊伍。

當我們才剛進入整個葬儀隊伍的氛圍,負責打鼓的菜脯就被吹哨節奏超不準的隊長問候了媽媽,踹翻他坐的塑膠椅。緊接著,如同修辭學上的「頂真」,我們看到菜脯來到衛生所探視微恙的母親,但公所即將關門,在他的哀求下,護士幫老母親打了點滴,讓她扶著點滴,坐機車和兒子回家。

《大佛普拉斯》運用的兩個戲劇原則

如此詳述《大佛普拉斯》的開頭,是因為整部作品就是在根基這兩個原則之下:首先,透過鋪排、游移和打斷,在不同的調性間「換檔」。正當要認真時,卻突然賞了你一巴掌;塞了顆糖後,又澆了你一頭冷水。

第二個原則是,利用旁白營造疏離效果,讓觀眾不時將觀賞距離拉開,避免過度投入。這本來是喜劇和所謂「史詩劇場」(相對於「戲劇性劇場」)的基本美學,讓觀眾保有「笑」和「思考」的空間(很弔詭卻也不然:要讓人笑或思考,在戲劇世界用的是相同的技術)。

認真說來,這兩個原則都是試圖讓整部片變得稍微輕盈些,因為要是太認真來講這部片的主題,可能就重到說不下去了。讓我們也試著輕一點:《大佛普拉斯》其實就是在講生命可以多靠杯。

溫吞古意的菜脯為風流的旅美藝術家黃啟文看門,為他喬正車頭上的賓士標誌。他和四處拾荒維生的肚財,在全然黑白的環境裡,吃著超商過期食物,觀賞老闆行車紀錄器的彩色畫面打發時間,看著看著就看到老闆不可告人的祕密。

一切既殘忍又溫柔,抒情而矛盾(以下劇透)

接著,劇情急轉直下。在他們能做出什麼真切反應前,肚財就被發現和那台跟土豆借來的摩托車,拉著長長的回收物摔死在溝渠中,且「奢侈」地以酒駕姿態離去(因為他理當沒錢喝酒)。而影片就在菜脯、土豆和肚財的流浪漢好友釋迦組成的送葬隊伍下,邁向尾聲。

肚財的死沒有被演出來,說明了他如何「死得不明不白」。特別從祕密被揭露後,鏡頭一路跟隨、貼近菜脯和肚財,他們如何苦惱、如何求神問卜云云。毫無預警地,這個受到監獄外小吃攤餵養的更生人肚財,吃著平日不可多得的雞腿,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如此豐盛,然後,被旁白「判處」死刑。

肚財的死,導演用了兩種手法。固然對其他角色和觀眾來說,肚財死因不明,所以不演,符合了我們認知的侷限性,也同時用上了「沒演出來的東西」比較恐怖的通則,讓觀眾自行腦補。可是,本來意在疏離觀眾的旁白,在這裡配合蒙太奇和運鏡,綿延了「預告的死亡」的力度。

從這之後,無論是菜脯進到肚財的飛碟小窩,還是釋迦回到自己濱海的蝸居小屋,旁白不再解釋劇情,而是利用最後這一點「空間」,揭露了這幾個角色內心真實、更為抒情的想法,一切既殘忍又溫柔。

影片的最後,在莊嚴肅穆的護國法會上,金光閃閃的大佛睥睨全場。透過鏡頭和燈光的調度,導演給了一個既驚悚、胡鬧、又悲又喜,總之,各種複雜情緒交織又互相矛盾的結尾。

看到這邊,或許你覺得被雷到不行了,還是必須說,你應該親自進電影院體會一下,不管是蒼涼還是幽默,不管是誰的人生,個人認為《大佛普拉斯》絕對是近年數一數二好的國片。

Info:

◆劇 名:《大佛普拉斯》

◆媒 體:電影

◆導 演:黃信堯

◆編 劇:黃信堯

◆卡 司:莊益增、陳竹昇、戴立忍、林美秀、張少懷、陳以文、納豆、丁國琳等

◆上映年份:2017

◆長 度:102mins

 

撰稿:羅伯特

廣告

One comment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