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葳薾森、高英軒自白│如果能重新選擇,還當不當演員?


在《演員的一週:星期三聚餐日》影片中,揭示許多追夢人都會面臨到的狀況:總是有許多無奈難以回答,許多關心,變成一種質疑。

拍手Clappin邀請兩位演員分享自身經驗及真心告白,與您一起分享。

20429894_2014892498536536_1914896608171283110_n
演員葳薾森(圖片提供:葳薾森粉絲頁)

因為看重,更需要被尊重

演員之於觀眾,可能是光鮮亮麗的、有一點點遙不可及的。於是,常讓人對演員充滿各種幻想,進而想一窺究竟。

就像我小時候,曾以為拍戲很簡單,「一集一個鐘頭的偶像劇,應該就是只要拍一個鐘頭吧?」結果完全不是,我是笨蛋,就是我把他們都當成神了,殊不知,演員很多挫敗與困頓是怎樣都不會讓人看見的。

還記得剛考上電影系的時候,身邊就開始出現「你要當導演喔?」、「你想成為下一個李安嗎?」這種話;當確立演員這個志向後,甚至出現「齁~妳有明星夢喔?」這種讓人更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的問題,而我當時真的就直接已讀不回。

不過,到現在最最最常遇到的就是「你可以表演喜怒哀樂嗎?」、「你可以三秒掉淚嗎?」、「你現在可以演一段嗎?」這一系列了。

一開始我很反彈,甚至會生悶氣,覺得不被尊重,好像當演員就得隨時取悅大家一樣。可是,越長大才發現,自己不明白的事情很多很多,我也很有可能對別的行業的人問出討人厭的問題,成為那種白目、讓人無言的人。

所以,當有這種情況再發生時,我會盡可能地讓自己跟對方好好解釋。大部分的時候,他們都能聽明白,但若真的無法體諒和理解,我其實還是會選擇直接放棄(也太沒耐性)⋯⋯。

好像一旦我們開始看重了某件事,突然就變得嚴肅而容不下任何玩笑。目前開始試著讓自己能以幽默一點的方式應對,不管是自嘲或回絕都好。

面對未知、被選擇、生計問題……,我還是只想演戲

講到生計這個問題,真的蠻殘酷的。

有時候就算你努力爭取、毛遂自薦,演員還是「被選擇」的,然後無止盡的等待、等待、等待⋯⋯。

剛入行時,為了不讓身邊的人擔心,其實很逞強。有時拉不下臉說自己過得不好,是因為害怕聽見「你要不要乾脆就放棄?」這種話,或是不想承認夢想真的沒辦法讓我吃飽。

不過,我很幸運,有完全支持我走這一行的家人們。他們能夠理解,甚至願意陪我一起等待。常常都覺得他們對我比我對自己還更有信心,也會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

只是,雖然沒有被催促,隨著年紀越來越長,心裡當然百感交集。有時甚至會覺得必須給自己一個期限、想一些後路,不然我也不知道我的未來會在哪?

但,想來想去,最喜歡的終究還是演戲。總覺得只想專心地走在這條路上,也許有一天我就能走得很遠。

雖然很苦,雖然一切都是未知,但我願意繼續撐下去。

文:演員葳薾森 / 編輯:拍手Clappin

延伸閱讀:葳薾森專訪【用自己舒服的方式表演,不再想太多】

 


S__4808708
演員高英軒(圖片提供:台視,by Jimmy Lee)

你好,我是演員。

不知道有多久了,我忘記了那種身為演員的快樂。

演員是脆弱的動物,常常需要自己強大的心,來支撐脆弱的身心情感。可惜大多時候,那個強大的心,只是在眾人面前支搭起來的一層帳幕。

演員?那是什麼?
從義無反顧的熱情,
到現實生活的折磨。
從年輕健康的活力,
到苟延殘喘的疑惑。
面對家庭,常常交不出完美的成績單,
面對大眾,只是一個形象模糊的輪廓。
有些人的堅持磨出一把兩刃的利劍,
披荊斬棘,殺出重圍,成就非凡,滿是傷痕。
有人輕鬆面對,巧妙幻化羽翼,在風吹日曬雨淋中,飛出美麗的弧線,沒人知道他蛻變的陣痛。

不是只有光鮮亮麗的外表
不是只有五光十色的生活
常常經過漫長等待生命蹉跎
陰錯陽差時來運轉孕育成熟
有的占據山頭
有的流落街頭
何者是對何者是錯
大家常常都只看結果

如果時間重新來過
我會不會依然選擇這樣的生活
我不會說我沒有想過
離開放棄有時會比較好受
高不成低不就時常讓我焦慮咬手指頭
即便如此演員依然還是我的結構輪廓
再來一遍我還是會照做
畢竟導演也時常說
One more for safety!
那我為何不繼續再試一次找到突破

所以

我還是會繼續跟你說:
「你好,我是演員。」

文:演員高英軒

廣告

2 comments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