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趙逸嵐│哪個瞬間有跟觀眾交流到, 我就心滿意足

「撕碎交談的無聲電影╱所有角色一律平等╱笨拙表情╱延伸別種共鳴」

這是魏如萱〈無聲電影〉的歌詞,是電影《阿莉芙》的主題曲,也可以說是整齣電影的核心。

2017-10-26 下午5.09.46
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不管你是男的還是女的,我都會愛你。」演員趙逸嵐(小8)這樣對男主角,咦?女主角?總之,飾演李佩貞的趙逸嵐對飾演阿利夫╱阿莉芙的舞炯恩說。

性別在《阿莉芙》中是個很大的命題,也是個謎,「我是誰,我們是誰,男生女生又該是什麼樣子?」打破二元對立項的壁壘分明,男與女其實只是相對的、人為的對立概念。

或許,性別只是一種語言遊戲,既不是本質的,更非真理,它只關乎愛,誠如主演的趙逸嵐所說:「導演王育麟想表達的就是 ”It’s all about love”,沒有其他事情。」看到結尾,你會發現,性別不僅越界了,而是沒有邊界。

眼前的趙逸嵐也是,漂亮、氣質、瀟灑、帥氣等詞彙都能安在她身上,她難以定義,若硬要比擬,大概是張面紙,柔軟中帶有韌性,是個乾淨而自在的靈魂。

不安全感來自沒時間好好跟對手培養默契,寫角色日記彌補

從《漂浪青春》到《阿莉芙》,趙逸嵐的長片作品不多,不過,跨越整整十年,我們能清楚看見她的成熟,眼神越發柔和、自信。

JUN_7351

談到拍攝《阿莉芙》最困難之處,趙逸嵐的回答很快帶到拍片環境的通病:礙於製作預算不多、拍攝期不長等結構性因素,演員間少有時間培養默契。

「比較難的是我必須花時間去跟不認識的演員相處,也就是跟對手的默契培養。」她提及舞台劇的排練,常常一排就是幾個月起跳,從中與演員、導演相處而建立關係,等到公演完,大家都變好朋友了。但影像表演有諸多變因,「一週前才拿到劇本、拍攝時才見到對手、第一次就要演親密戲」,跟趙逸嵐一樣曾面臨這些狀況的演員,可能非常多,多到讓你以為這是正常。

「不管你跟他熟不熟,你只有這些時間跟角色、對手相處,更難的是,除了自己,還要用你的角色跟他的角色相處。」就算經歷過電影、電視劇拍攝,這依舊是讓趙逸嵐很沒安全感的一環。

問趙逸嵐會因此對角色功課下加倍功夫來增強拍片時的安全感嗎?她一派輕鬆表示這不一定相關,因為她的表演態度就像《阿莉芙》裡的李佩貞,直覺而注重當下,不會做太多情感、事件的預設。「我是那種把戲排六、七分的,也不會在排練場把動作全部想好。如果一直記著要怎麼做,反而不好,對手每天的狀態也都不太一樣。」她舉舞台劇的經驗解釋,為了保持表演彈性,她不強記。

於影像表演,趙逸嵐分享她準備角色的方式。她坦承不太會寫很完整的角色自傳,但在拿到劇本和拍攝流程後,會寫下要跟對手角色說的話,「例如我用角色的心情去聽了一首歌、看了電影,有什麼想法,我就寫下來、印出來,開拍前拿給導演和對手,跟他們溝通方向,也讓他們知道,我今天是帶著這個心情來的。」類似角色日記,透過書寫更進入角色情境,在建立與對手的默契之前,先好好跟自己的角色相處。

當導演是陰錯陽差,卻也成為表演的養分

當演員前,趙逸嵐其實念的是「導演」。雖然打從唸北藝大開始就是個陰錯陽差,進了導演組的所學,還是對她的表演帶來不小影響。

最初,導演經驗轉換到表演上,不是個幫助,反而是干擾。「一直有另一個意識在旁邊,你在這邊不好看、你沒有在最好的位置……,我不會直接跟導演說,但會自己偷橋角度。」她生動形容矛盾的內心戲。

隨著拍攝經驗漸多,趙逸嵐現在會信任、尊重導演,也懂得把學過的東西拿來為表演扎根,「因為他(指導演)才是能看到大局的人,」她繼續說,「演員有這些自覺是好的,有時導演太投入創作,無法兼顧這些事,需要演員主動。學過導演,可以知道更大的訊息、畫面,也會去觀察其他演員的表演調性,讓自己不要差太多。」不得不說,趙逸嵐越講越像在說教,她不諱言笑說自己很囉嗦,年紀越大越愛念人,但我們當然知道,這都是接近好作品的過程。

不擔心被定型,比較慘的是沒有型

連兩部電影作品都飾演同志,趙逸嵐不擔心被定型,氣定神閒地說:「演員被定型這件事真的還好,比較慘的是沒有型。定型了,別人會想到你;沒有型,別人不知道怎麼用你。

特別的是,這次在《阿莉芙》的角色還有「母親」的成分在,面對導演丟了所有關乎性別的議題如變裝、同性戀、異性戀等在同一部片,趙逸嵐說,那是為了「打破」。

「希望把標籤剝掉,當我們愛上一個人時,不該先在乎他的表情。如果每個人第一次見面都可以先喝一杯shot,這世界會簡單許多。大家真誠相待,沒有包袱,ㄎㄧㄤ在一起。」

趙逸嵐灑脫說出這番話,直指把生命當獨立個體看待的重要性,不要輕易批判。她邀請大家在小酒館認識她,認為這是最舒服的狀態,「大家可以跟我喝一杯!」趙逸嵐並不吝於展現真實的自己,希望讓人覺得她是個開心、溫暖而可以給予鼓勵的人。

她的確是。面對提問總幽默以對,把大家逗笑成一團後才回到正題,講完後,自己又下個勵志的結尾,不愧是個獅子座呀。

JUN_7005

JUN_7191

演員像背包客或跑趴的人,想挑戰「演到底」的舞台劇

聊完工作的角色,聊聊人生吧。問趙逸嵐如何定位自己在影視產業中的角色?她思量半响,謙虛說出自己是「在路上的一個人,還在走,是路人。

趙逸嵐解釋,現在的她是個背包客或跑趴的人,行囊全在身上,同一個演員,就算沒帶什麼出門,但演員的經歷、才能、生存工具都在身體裡,到哪個地方去,都能展開新生活,因為身心都是自由的。

跑趴的人又是怎麼一回事?她笑說,當演員的生活就像參加party,今天哪裡有攤,就去晃晃,可能今天是主角、明天是DJ、後天是公關,扮演的角色都不一樣;在不同劇組會遇到各種人,可能以後還會碰到,也可能只有一面之緣,就像party中那些擦肩而過的人,可能就這樣美麗地過了,也可能留下深刻回憶。

趙逸嵐很坦蕩,不搞美好願景、打高空這套,「我不會給自己什麼重責大任、靠表演去告訴社會什麼,我純粹抱著好玩的心,在一個瞬間有跟觀眾交流到,我就心滿意足,我沒有一定要超越誰。」這話跟她的人相稱得很,輕盈卻踏實。

JUN_7604

噢!這可不代表趙逸嵐對自己的演員生涯無所想像。深愛舞台劇的她,希望可以接演一部順著時間軸「演到底」的舞台劇,好似影像表演上的長鏡頭或一鏡到底,她要挑戰自己的情緒遞進與爆發力,好好走完一個角色的生命。

舞台劇常用拼貼的方式導戲,一個角色不會演到底,像拍片一顆顆鏡頭分開,每一幕的情緒互相拼接,上一場哭完,直接跳到下個情緒,或根本是另個角色。我想試試順著時間演同一個角色,戲劇時間跟現實時間是一樣、不間斷的,去充分體驗這個角色的生命和情緒。」

心中擁有一座廟和燈塔,做趙逸嵐更踏實自在

才30歲的趙逸嵐,演員之路還長得很,即使她不對未來做太多設想,甚至可以說,她沒有明確要達成的目標,仍然慶幸,她在這路上遇到諸多貴人、朋友、老師,還遇到一座廟和燈塔。

感性的結尾來了個廟和燈塔,一時令人覺得她是不是又在開玩笑,但趙逸嵐很認真表示,每當不知道怎麼演,她心裡都會想像好友、好前輩謝盈萱會怎麼做,因為「謝盈萱是我隱形的表演老師,是我的廟、是安全感。

她分享,有次困擾不知如何詮釋角色,跑去謝盈萱房裡叨擾一個多小時,謝盈萱演一次給她看、告訴她重點、陪她討論角色情境。之後,就算沒有謝盈萱的房間可去,趙逸嵐還是會在腦裡跟謝盈萱「腦排」。

至於燈塔,是8年前第一次合演舞台劇的演員程鈺婷(Kim)。曾經,程鈺婷語重心長地跟剛出道的趙逸嵐說:「妳一定要記得現在的樣子,千萬不要油掉。」趙逸嵐回憶,程鈺婷提醒了保有「現在的樣子」的可貴。每次準備角色功課,一旦太矯情或想去多要掌聲或正面評價時,就會想到這句話,是表演的根本,也是迷惘的除霧劑。

有廟能安心,又有燈塔穩定地指引,大概就是趙逸嵐經過多年打滾,還能如此真誠、可愛的原因吧!不過,我們知道,不管是廟或燈塔,安全感和種種原則都已經深植趙逸嵐的靈魂裡,安全感其實不是謝盈萱給的,「堅持自我」也不是程鈺婷拿槍抵住腦袋逼的,一切都來自趙逸嵐自己,來自不忘本。

就算眼睛都笑到看不見,咖啡都喝了兩杯,趙逸嵐依舊沒架子而貼心地繼續分享,很自然地,讓人願意在心裡對她獻上最真的祝福。

JUN_7475

 

採訪、撰稿:薰鮭魚(薰鮭魚的採訪手記

攝影:Houjun Photography

場地協力:Zabu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