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監製曾瀚賢、導演北村豐晴│從《逃婚一百次》看監製與導演如何相輔相成

「現在覺得當導演真不錯,有電風扇吹、還有椅子坐餒!」日籍導演北村豐晴(下稱北村)晃著招牌的Q捲頭,把電風扇搬到身邊,帶著日文口音,舒適地說了聲:「天氣真的很熱餒!」

_C7W3450
導演北村豐晴

導過電影《愛你一萬年》、《阿嬤的夢中情人》,電視劇《戀愛沙塵暴》與最新作品《逃婚100次》等,北村以幽默、嬉鬧、喜劇受人知曉。來自日本的他,熱愛台灣的一切,但也挺怕台灣的悶熱。他內建幽默,講究享受、熱情,讓他不論在日常或拍戲,都能把生活笑成一個個趣味小品。

這可不代表北村的人生很不正經,他只是把嚴肅的部分說成了詼諧的故事。正如播出中的《逃婚100次》,表面講的是「逃」,其實希望帶給觀眾不逃的勇氣。

這是北村與監製曾瀚賢用個人生命經驗共同開發而成的故事,兩人不是第一次合作,卻是兩人都成熟、在各自崗位找到舒服的狀態後的首度聯手創造,備受期待。

與演員在喜劇中的拉鋸戰,「盧」出北村式喜劇

如果你有機會拜訪北村所在的片場,很容易就能發現,這個導演似乎總是不在那張導演椅上。

北村的喜劇表演是比較誇張的,常讓演員崩潰「根本辦不到」,北村倒也不介意,他總說:「我們一起來玩,我先玩出120分的表現,演員的專業都能做到超乎我想像的演出。」

相較於有些導演強調讓演員自由發揮,北村不避諱先演一次給演員看,尤其當演員無法想像他要的效果多誇張時。他也會與演員索討更多回饋,這樣一來一往,撞出新的火花。

其實,這也是一種「北村式溫柔」,是北村對演員的保護。某些具危險性的武打戲、有疑慮的食物或動作等,他也會先試一遍,「被打的戲,我就先被打一次!」確保演員的安全。例如《逃婚100次》中,許達才(黃鴻升飾)和曾大利(納豆飾)必須一起乾下一杯「生蚵蛋黃汁」,北村回憶,那時也是一口飲下,讓小鬼與納豆直呼不喝不行。

北村坦言,自己是很盧的金牛座,「我就是這麼盧,會一直磨,磨到我想要的喜劇節奏和效果,才會放過演員。」他生動形容。作為一個喜劇導演,北村自述在拍片現場彷彿就已經能聽見觀眾的鼓掌和笑聲,所以秉持「我能、你也能」的率先示範原則,引導演員給多一點、再多一點,讓演員從抗拒到願意嘗試,最後驚嘆這個導演真的很沒底線,更驚訝自己的表演幅度,跨到表演的新境界

不過,盧不代表苛刻,北村對演員的好是圈內有名,他也自豪表示,這十多年來,從沒對演員發過脾氣,因為「我把每個演員當愛人、女兒,包容度很大,任性,沒關係餒。」這讓人好奇,如果要用戀愛關係來比喻他與演員的關係,會是什麼?北村冒出來的答案,讓人叫絕:「應該是一夜情吧,先試試看、認識一下的感覺。」一番回答讓一旁的曾瀚賢哭笑不得。

若要歸結北村的導演風格,大概就是「分享」。北村總是先將自己的故事赤裸裸攤開,開誠布公自己最真實的感受、最真誠的需要,先交付,再要求。演員在接收到北村的誠意後,往往也會回饋最真的表演與自我,構成良好的互動。這種特殊的「一夜情」,在導演與演員拉鋸戰中,成為一種特殊的「混血」默契,是北村獨有的喜劇節奏。

另一端的並肩隊友:監製要讓導演有當導演的把握

然而,這種一來一往的交手,並不限於演員與導演,在監製與導演身上也發生地很巧妙。若方才用一夜情來比喻演員與導演的關係,曾瀚賢對北村來說,大概就是秘戀多年的情人。

創辦瀚草影視,製作過電影《紅衣小女孩》、《愛你一萬年》、《阿嬤的夢中情人》;電視《麻醉風暴》、《他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電視電影《川流之島》等,曾瀚賢從製片當起,現在已然為影視圈的金牌監製,他經手的作品,似乎少有不賣的,曾瀚賢獨有的選片眼光,令人讚嘆也好奇。

_C7W3418
監製曾瀚賢

許多人都說,監製與導演像是蹺蹺板的兩端,一個人高一點、另一人就得低一些,沒有取得平衡的可能性。但曾瀚賢說,監製與導演比較像是用兩種審美觀一起審視同一部作品,沒有誰高誰低,只有討論出最佳的共識

監製這個位置,更多時候在做商業決定,得理解產業環境變化、作品在這個時間點能不能引起效應等。監製得從外在的角度去看,才能看得更廣、看到更多觀眾,才不會跟著已經百分百投入於創作的導演,一起陷入特定框架。

相對的,正因監製的許多考量是從商業出發,也有人將他們形容為施加壓力的「魔鬼」,對此,曾瀚賢笑說,其實監製有點像媽媽,要傾聽導演的想法,但不是替他做決定。

「我會聽聽導演怎麼表達想法,不是替他決定什麼,是給他一個肯定的答案,給他一個支持,讓他有當導演的把握度。」曾瀚賢說。

正是如此,導演與監製必須拿捏進退,培養默契。如果北村玩到失控,曾瀚賢要負責把他拎回來;北村有點沒自信時,曾瀚賢會推他一把,當個稱職的助攻手。

訪談間,曾瀚賢常在北村後頭接話,幫北村補充說明,或許就能窺見與印證,監製就像是導演的譯者,既如實呈現想法,同時延展美好的部份,兩人如影隨行,做出一個讓他們自己都滿意的作品。

_C7W3458

《逃婚一百次》,希望讓你獲得做決定的勇氣

談起這次合作的因緣,恰似《逃婚100次》中的許達才與鐘艾晴(李千娜飾),是命中註定的相遇。

兩人笑憶當時,曾瀚賢與北村在金雞百花獎的頒獎典禮碰頭,曾瀚賢無心地提起這齣戲,將故事大綱給了北村。北村形容,自己最近的閱讀能力低落,很難專心,那天卻熬夜把故事大綱看完,隔天抓著曾瀚賢表達拍攝意願。或許正因兩人都已走過30歲世代,很能從這個故事中獲得共鳴,一拍即合。

然而,《逃婚100次》並不是齣好拍的戲,絕對不是大家看到的笑鬧那麼簡單。

從監製方來說,《逃婚100次》的難度在於時間壓力和選角。由於堆疊許多平行時空,拍攝的時間和預算卻沒有比較多,找合適人選、調整劇本,是很大的挑戰。

之於導演,難的大概就是呼應台灣年輕世代的笑點。《逃婚100次》是20集的網路劇,如何讓觀眾期待下一集、乖乖回來看,是為關鍵。「我要讓每一集最後都有個鉤子,抓著人繼續看下去。」北村說,網路劇的節奏緊密,他必須讓劇情轉折更多,拋出誘因。況且,網路的世界可以殘酷地很方便,觀眾不喜歡就立刻按叉叉關掉,順道留幾句惡毒負評;相對的,如果喜歡,效應立刻膨脹發酵。這也是讓北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

_C7W3423

_C7W3432

問兩位想藉由這部戲劇傳達什麼意念,他們丟出了兩個命題:20幾歲的人,想不想知道什麼叫30歲?30幾歲的人,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嗎?

『害怕做選擇』可能是這個世代最大的心結。」曾瀚賢說,生活在台灣,我們都很晚才開始長大。20多歲才學著做決定與負責任,到了30幾歲,其實也沒成熟到哪裡去,卻得面臨成家立業或其他重大轉折,做出攸關後半輩子的重要決定。

《逃婚100次》描繪出這種對「要完全決定自己人生」的焦慮、逃避、同時又趨近,曾瀚賢與北村要以過來人的身分,用喜劇與世代對話,讓你能以輕鬆點的方式,獲得一些體會、鼓勵,一些做決定的勇氣。

每個決定都是好的,都是不同的經歷。也許老天爺早就把劇本寫好,我們不必害怕做決定。」曾瀚賢結論。

每個人的下一階段

把故事說好,是每個創作者的目標。北村說,他愛拍喜劇,是因為愛喜劇笑中帶淚的真實感。喜劇其實難度很高,如何不落俗套、固定節拍地搞笑,是他持續在精進的。

曾瀚賢在旁一直點頭,他同意很多東西都能包裝,但表演卻半分都假不得。因為,演員是模擬真實的人,而這些真實都是用他們自己的人生經歷演繹而來,才能真正感動觀眾,讓喜劇成為不分國界都能明白、溝通的元素。

《逃婚100次》對兩位來說,都是個里程碑。瀚草影視屢創佳績,演員、導演都到了被肯定的階段,北村也想嘗試不同的類型如驚悚劇。這齣戲像是將每個人的「下一階段」匯流成一條踴躍的創作大河,持續向前奔流,用巨大的溫和能量告訴觀眾:這是我們想講的故事,你的故事。

_C7W3469

撰稿:玠玠 / 編輯:薰鮭魚 / 攝影:溫子揚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