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傅孟柏│金鐘獎是個強心劑,我要當能打動人的演員

我今年30歲,我的演員之路才剛開始,謝謝評審給我這樣的肯定,希望我未來可以帶來更多感動人的作品,謝謝。

本屆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男主角獎得主傅孟柏在台上這樣說,倉促地有些可愛。

不禁令人好奇,既不是第一次提名金鐘獎,MV、短片、電視劇、電影等作品豐富的他,為什麼會將此時設為起點?得獎對一個演員來說,又有什麼意義?

感謝上野公園的街頭藝人,迎來人生重要轉捩點

傅孟柏整理了一下思緒,緩緩吐出:「當我對表演開始有更進一步認識後,我得到一個肯定。」他說得抽象,但這是他濃縮了10年經驗,最快滑到嘴邊一言以蔽之的話,沒講的、辛苦的過程很多,難以言說的激動很多。

_C7W7290

自北藝大戲劇系導演組畢業、退伍,傅孟柏的演員路不算順遂,一如多數剛出道的演員,機會少、收入不穩定、兼差求生活溫飽,他邊拍戲邊當攝影師,終致迷惘的撞牆階段。

「我迷失了,不知道自己要幹嘛,試鏡都在耍寶,見導演、製作人都會不停疑問自己好不好、能不能,一直在想怎麼做才是他們喜歡的。」傅孟柏描述那時的焦頭爛額。面對攝影案子有一搭沒一搭、沒戲拍、努力在符合他人期待,他變得患得患失,信心幾乎全無,曾經的熱血也隨之蜷縮,他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自己,不知該往哪裡去,不知該做怎樣的傅孟柏。

然而,所有的危機都是轉機。傅孟柏決定拋開一切,隻身出發東京流浪,美其名要「找答案」,事實上也不曉得要找什麼,只是,人生重要轉捩點就此來到。

說來有趣,製造轉捩點的關鍵人物是上野公園裡一個素昧平生的街頭藝人。

傅孟柏回憶,街頭藝人戴著中性面具跳機械舞,還會強迫觀眾互動,對那時沮喪的他來說壓迫感十足,於是躲到很遠的小山丘上觀看。街頭藝人很賣力,傅孟柏也看得入迷,一個多小時過去,街頭藝人拿下面具,滿頭大汗跟觀眾一再鞠躬道謝。

這個街頭藝人跟傅孟柏年紀相仿,儘管累,卻笑容洋溢,「我鼻酸了,很明顯他很喜歡這件事,辛苦卻很享受,他的笑容直到最後一個觀眾離開才慢慢收起來,看得出來他很疲勞在收東西,我在山丘上狂哭。」他說,當時有很強烈卻難以形容的感受,是感動也是感慨,腦中思考的不只是「我有沒有可以這樣享受的一件事」那麼簡單。

_C7W7709

那個街頭藝人大概像是一面鏡子吧!只是,投射的是傅孟柏心深處尚未抵達的理想。那一刻,他瞬間海闊天空,覺得自己何必怕東怕西、患得患失,心彷彿打開了。回台後,生活如常,卻隨著他的心態翻轉,事情開始順利。「跟導演碰面,我的心態變成:我會認真準備,但我就做自己,我也願意交流和學習,不用勉強彼此,也不會矯情去多要什麼。」變成一個更落落大方、泰然自若的傅孟柏。

境隨心轉,爾後接拍《一代新兵之八極少年》,便一舉入圍第51屆金鐘獎戲劇節目男主角獎,傅孟柏的脫胎換骨,有目共睹。

通常都是這樣的,當你慢慢步上軌道、把自己準備好但又不是最好時,老天就會捎來一個機會,不是獎勵你,而是考驗你,《最後的詩句》就是這個驗收。

跟角色最近、最舒服的狀態,是把他當好朋友

傅孟柏表示,那時看劇本就知道《最後的詩句》施人傑這個角色張力很大,但張力就是演員表現的機會,不管是情緒、年紀都有大幅度能發揮,便很積極爭取。從結果看來,這部戲也的確成為傅孟柏開拓表演視野的重要作品。

拍完《最後的詩句》,他赴中國拍時裝劇、再回台拍文藝電影等,他開始察覺自己表演方式在改變,試著歸納他的表演脈絡。

「不由自主發現自己演這個角色,方法有什麼不同,當然導演和對手不一樣,很有趣的是,我的表演隨作品在變化。」他打比方,在《最後的詩句》中,他設下「完全不去想怎麼演」的目標,提醒自己別再用導演的第三人思維去干擾投入角色,不去想怎樣才符合導演或劇本需求,完全不設計,只是讓情緒連貫到底,「放角色去,看他要去哪裡。」他說。

到了中國演電視劇,飾演海洛因成癮的毒犯,是個截然不同的表演方式,他必須用方法演技,很寫實地「裝」。之後的文藝電影,想當然,相較於成癮毒犯,他的表演必須「收」一些,讓情緒自然流洩。

短時間內穿梭於個性相差甚大的角色們,傅孟柏這才發現自己能駕馭多元類型的角色,也體會出自我跟角色最好的相處狀態。

他解釋,戲一部接一部,角色都不是單純的「跳過去、跳回來」,因為,每次認識角色的同時,角色也會賦予自己東西或體驗,可能會在未來某個時間點或表演時跑出來,倒也無傷大雅,他用前任情人比喻:「就像你跟第三個男友在一起,有時會突然想起第一個男友幫你做過什麼,但你也沒想念他,也沒離不開。」這句話也印證,演員經歷過的所有作品和歲月,在在能豐厚表演。

傅孟柏覺得,跟角色最近、舒服、踏實的狀態,「是他(指角色)在你心中像是很好的朋友,戲結束,他還是你好友,只是你們暫時不用一起做什麼了。」就算你曾經狠狠愛過一個角色,情感超乎友情,知心到底,戲結束,分手了,便退回朋友關係,不怎麼聯絡的朋友。

得獎是好事,但不該是演員的目的

29~30歲間,傅孟柏快速經過了這些,對表演有新的認識與整理,也看到自己更多可能,然後,他獲得這個獎,「咦,被肯定咧!」他回憶當時內心的OS。這份肯定來得很適時,或許,傅孟柏是通過了老天設的那個試煉。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這座男主角獎對傅孟柏來說,是一個強心劑,讓他更有力量繼續,「看我自己能演變成什麼狀態。」他充滿鬥志,不想辜負這座獎承載的力量。

笑問他以前有沒有幻想過得獎這一刻?甚至模擬過發表感言?傅孟柏楞楞地搖搖頭,

得獎從來不是一個目的或里程,即便入圍,也沒去想自己會得獎。獎項絕對是一個好事,但不該是個標準。

眼前的傅孟柏,侃侃而談,神清氣爽宛若撥雲見霧,只管做自己喜歡的事,因為他說,喜歡,才能持久。「我不知道自己適不適合當演員,但我喜歡,這比適不適合重要。」他大而化之說出這番其實很感人的話,我彷彿看到上野公園那個街頭藝人,就算辛苦,卻笑著。

_C7W7269

_C7W7273

用心對待喜歡的事,夠清楚初衷,就能找到快樂的方法

走過這些心境轉折,傅孟柏想藉自身經驗告訴有興趣當演員的人:用心去對待每一件喜歡的小事,選擇做任何事,就好好做。

他說以前常跟演員施名帥抱怨,對環境有很多不平和納悶,施名帥回一句:「那你不要演啊,又沒人逼你。」醍醐罐頂般讓傅孟柏領悟,是啊,沒人拿刀在逼自己,環境差、適應不良不成問題,既然要做,就要靠自己找到辦法,只要你夠清楚喜歡一件事的初衷,就能找到讓自己快樂的地方。

表演沒有對錯,絕對是要喜歡、相信,才能繼續,然後用心去生活。」他很暖地表示,每個人在不同階段都有需要面對的關卡,儘管持續在喜歡的事上用心、去在乎想在乎的人。

「好玩」也很重要,傅孟柏強調,好玩不是隨便,是他讓自己突破困境、更起勁的方法。他正在為下部戲學鋼琴,很挫折沒錯,但他一面在找彈鋼琴的樂趣;他真的找到了!聽到自己雙手彈出一小段旋律時,傅孟柏直呼有趣。就憑這個小趣味,他能繼續下去。

大概是這種有點傻氣的灑脫和容易滿足,讓我覺得眼前的傅孟柏就是個大男孩,而且是很善良、沒心眼的大男孩。他不爭什麼,只求繼續玩他喜歡的,一頭栽得深、弄得滿身泥巴也無妨,他開心,意義和收穫都會隨之迸出。

以前的傅孟柏很愛為自己定目標,現在的他,只希望能持續拍下去,有更多機會透過不同類型的作品感動觀眾,因為,他不想讓別人覺得自己是「很會演的人」,他要當的是,「表演很能打動人的人」。

_C7W7585

_C7W7310

撰稿:薰鮭魚

攝影:溫子揚

場地協力:牛口水 咖啡‧輕食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