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英紅:我要再演一個讓觀眾覺得惠英紅不得了的角色

第54屆金馬獎圓滿落幕,餘韻無窮。奪下最佳劇情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的國片《血觀音》堪稱年度最風光,而導演楊雅喆、最佳女主角惠英紅、最佳女配角文淇,在台前後發表的感言,都值得一再回顧,為所有創作者帶來一些鼓勵與提醒。

楊雅喆:我祝財團長命百歲,萬年富貴

「有一種劇本叫做案頭本,只能放在書櫃上,寫了無法被拍出來。這部片開拍時都還有一千萬的缺口。」導演楊雅喆上台劈頭如是說。

JUN_1414

《血觀音》以滅門慘案為故事核心,描述台灣舊時的政治鬥爭、腥風血雨、女人心計,其指涉性也讓這部片更具社會意義,當然,也更具爭議,一度拍不成。平時就熱中社會議題的楊雅喆,稱《血觀音》是一部不正向的電影,尤其在這高唱正能量的時代更顯「腹黑」,《血觀音》有「婦黑學」之稱。

楊雅喆從不避談拍這部片的動機與個人立場,他拿獎時表示:「我認為揭發某一些黑暗,是讓社會更進步的動力。在這個社會裡,沒有人是局外人。」拳拳到肉,引起歡呼。到了後台,他依舊激昂表示,台灣黑暗的部份從來沒改變過,即便到這個月、最近發生的一些事,還是可以從《血觀音》裡找到相似的例子對照。

「我們被財團欺負夠久了,這部戲就是揭發政府官員、黑心財團,我真心祝他們長命百歲,萬年富貴。」

他再三感謝投資人與評審團,肯把最大獎給那麼黑暗的電影,笑說:「算是評審有帶種」。

然而,在金馬獎頒獎典禮前一晚的入圍酒會上,楊雅喆曾表示,在意票房多過得獎,自己是否拿最佳導演獎也不重要,他更希望惠英紅與文淇拿下最佳女主角獎、最佳女配角獎,「因為他們值得」。一個導演對演員的充分信任與支持,表露無遺。

如今,面對這個一百分的結果,楊雅喆笑說自己是「影后製造機」,第一部電影《囧男孩》讓梅芳阿姨得最佳女配角,第二部《女朋友。男朋友》是桂綸鎂得最佳女主角,現在則一次擁有女配跟女主角。

惠英紅:我要再演一個讓觀眾覺得惠英紅不得了的角色

JUN_1038

擁有40多年表演經驗的香港影后級人物惠英紅,曾三度奪下金像獎影后,人前人後都氣場十足卻謙虛和善。再怎樣經驗豐富的演員,得了獎上台,一樣會緊張,「本來很輕鬆,一說我的名字時,手有點抽,我看到很多星星,我真的暈了。」她激動表示,得這個獎算是圓了多年來的願望,往後她不會貪心,只求再演一個讓觀眾覺得惠英紅不得了的角色。

她的得獎感言,既有氣度也有高度,讓台下一票演員都紅了眼眶,也讓人看出惠英紅之所以為惠英紅,該是付出多少的堅毅。

「十幾年前,我來這裡,我坐在下面,看到所有優秀的電影人,男主角、女主角都坐在這裡,當天很早就頒女配角,我沒拿到,我覺得我是不是做得不好,我是不是不夠努力,我的夢想就是站在這個舞台上拿最佳女主角。我是專業的,我要每一個角色都讓你們驚奇。感謝導演在那麼多人之中被我騙了,我看到這個劇本,我覺得非常好,所以我耍了一點小手段,我在試鏡的時候就讓自己是棠夫人,我務必要拿到這個機會,因為我覺得這個機會能讓我再發揮我的小宇宙,讓觀眾看到惠英紅有另外一方面。我要跟我兩個女兒分享,沒有文淇和可熙,惠英紅演不到棠夫人那麼好。我拿到了,可是我不會放棄,我會再來!我會努力的!」

談到表演,上次在金馬影展開幕記者會上,惠英紅大方分享經驗(請見本文章),這次她說:「我一直在挑戰不同角色,但演戲跟人生一模一樣,所有的角色都在人生裡找得到。」不管一部片是在哪裡拍、扮演哪一國的人、說哪一國語言,她說,演員演戲無分國界,只要有一個好劇本,不管在馬來西亞、美國、香港、台灣,你都可以是你戲裡面的角色。

惠英紅的成功方法無他,套用在各行各業都成立──唯有堅持。

文淇:謝謝導演喜歡我真實的中二個性

「謝謝雅喆導演看到我的中二,其實在今天有很多很多人祝福我為我加油,像是我的父母,我知道他們不想給我那麼多壓力,但我還是有感受到他們對我的期待,我沒有讓你們失望。」

545103

 

創下年紀最小記錄的最佳女配角文淇,哭得成淚人兒,一再掛邊嘴的「我沒有讓你們失望」,不禁讓人心疼,這女孩該是承受多少無形的壓力和自我要求。

文淇訪談時全程掛著笑臉,回憶加入台灣劇組的感覺,說沒想那麼多,只單純覺得可以回台灣拍戲真好,完全不知道自己演了一個那麼暗黑的角色。

她的表現被外界譽為「天才」,不過,楊雅喆對演員的本質尊重與適性引導,也可說功不可沒。文淇便感謝楊雅喆不喜歡她的成熟穩重,而是欣賞喜歡她真實的中二個性。

14歲的女孩,該如何去詮釋女人間的心機與複雜感情?文淇坦承,自己的年齡很難真正理解劇本發生的事,靠跟導演與表演老師積極溝通,去完成他們傳達的指令;拍攝遇到的困境,往往不是動作或表演上的,而是自己分心或不在狀態裡,這時候,沈下心來就好了。

整部戲拍下來,她提到心理負擔不大,因為楊雅喆很細心,開機前都會跟她、媽媽、經紀人討論,「我每天都很幸福想著中餐、晚餐要吃什麼。」她笑說。

談到印象最深刻的過程,文淇說,有一場戲是惠英紅要教她畫國畫,那天剛好中暑,人不太舒服,狀態不對,惠英紅察覺到了,便握著她的手畫可愛的蝴蝶,想讓她放鬆些,讓她非常感激。最後問她還有什麼想做的嗎?這個女孩甜笑說:「剛剛跟偶像黃渤在台上擁抱已經很滿足。」

JUN_1286

撰稿:薰鮭魚

剪接:臺台

動態攝影:劉世文

平面攝影:HouJun Photography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