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信堯:拍了20年紀錄片,才能如此貼近台灣生活

《大佛普拉斯》在本屆金馬獎包下最佳新導演、最佳攝影、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原創電影音樂、最佳原創電影歌曲5座獎,在片中操著一口流利台語口白的導演黃信堯,成了一大亮點。他笑稱自己是最老的最佳新導演,但其實黃信堯已經拍了將近20年紀錄片。(這不禁讓人感嘆,難道,紀錄片導演不能叫做導演?)

只見黃信堯謙遜地不停傻笑,感謝導演鍾孟宏和監製葉如芬,讓他從台下座位走到台上,從短片拍到長片,也感謝演員願意力挺。

拿下最佳改編劇本時,黃信堯感謝的是台灣這塊土地。他用台語感人說出:「台灣這塊土地給我很多故事,我相信台灣有很多故事可以改編成電影。」

問及過去拍攝紀錄片的經驗,對拍劇情片有沒有幫助?是否有什麼特色延續下來?

黃信堯表示,拍紀錄片最大的幫助就是在書寫。這是他第一次寫長篇劇本,困難重重,雖然有前身《大佛》可改編,但改動幅度大到像是重寫。如何把三個主角的故事發展出來、如何讓他們的生活和感情脈絡都能開枝散葉又兜在一塊兒,是一大挑戰。他把多年來對社會的觀察、生活點滴、報章雜誌看到的、朋友故事,全部融會貫通到這部電影裡,認為拍過紀錄片,讓他更能掌握「寫實」,才能如此貼近台灣生活各面向、各角落。

至於大家津津樂道的口白,是怎麼練的?黃信堯說那沒什麼特別練,以前拍紀錄片都會自己配旁白,是經驗累積。

被問到導演鍾孟宏是否有給予什麼提點,黃信堯溫吞表示:「他對我的培訓就是叫我不要想太多,想怎麼寫就怎麼寫,想怎麼講故事就講,把束縛自己的手放開。」黃信堯隨後放了個冷箭,表示《大佛普拉斯》的票房是鍾孟宏所有片子加起來的總合,希望這個例子,可以讓其他前輩更有勇氣支持晚輩。

JUN_0534

延伸閱讀

塑造角色的重要時刻──試試「獨白」

笑不出來的黑白幽默,生命可以多靠杯|大佛普拉斯

 

撰稿:薰鮭魚

剪接:臺台

動態攝影:劉世文

平面攝影:HouJun Photography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