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曾少宗、連俞涵│山友你好,讓我們一起跟山學表演

要一個黃昏,滿是風。和正在落下的夕陽
如果麥子剛好熟了,炊煙恰恰升起
那隻白鳥貼著水面飛過,棲息與一棵蘆葦
而蘆葦正好準備了一首曲子

從一棵樹裡出來,我們必將回到一棵樹
一路遙長,我們收拾了雨水,果木,以及它們內心
的火焰
而遠方的船正在靠岸

我一下子就點燃了爐火,柴禾瀰漫清香
遠方的鐘聲隱約傳來
那些溫暖過我的手勢正一一向我靠攏
彷彿蓮花回到枝頭

如此
足夠我愛這已破碎,泥濘的人間
——余秀華〈足夠〉

找了很久,決定將這首詩安在本文起頭,送給這兩位主角。

他們的靈魂該是亞麻色,加點什麼就能轉為奪目的陽橙或鉻綠,少點什麼就成了乾淨的象牙,可以吸納,做藝術的留白。

他們碰在一起,有點吵,也能很靜,因為他們說自己的耳朵上有個小天線,可以拋棄言語來感應很多事情;在他們的世界裡,所有人都是符號、意象或奇怪的形容詞。

他們是來自外星的好朋友──曾少宗、連俞涵。既是小王子,也是彼此的狐狸,邂逅於一座名為表演的山腳下,爬著爬著就成了永遠的伴。

JUN_7137

JUN_7120

因為我們都很怪,頻率總能對在一起

兩人一見面便嬉鬧一陣,互誇身上行頭好看;等待時一派輕鬆,沒有絲毫侷促;看對方的眼神,不知該說是好友還兄妹;整體散發的氛圍,既迷幻,也有點浪漫。

因為一個隨口的邀約,兩人成為多年山友,進而成為人生行路同伴、最稱職的垃圾桶。曾少宗笑說:「她有各種疑難雜症都會傳訊息給我,每天一打開手機就可以看到滿滿的語音訊息。」雖然連俞涵的訊息多是生活枝微末節的抱怨或疑問,可偏偏只有曾少宗能解,「不太好跟別人講,把很怪的部份都給他,講完之後就會覺得今天的瓶頸過了!他很像我的心理醫師,我覺得我真的又活過來了。」連俞涵說。光是這番話,就可見他們之於彼此的無可取代。

山是百憂解,也教我們表演

若遇到難以跨越的困境,很有默契地,兩人就是往山裡去,唯有山,得以解憂。「看到我們在爬山,就代表現在有些東西過不去。」曾少宗大笑說道。

生活中總有各式流言蜚語或挑戰,對他們來說,與其花力氣去討論這些,不如遁入大自然,跟山林萬物互動、學習,感受這位無私的無語良師釋放的答案。甚至,有些表演的養分也是山給的。

在大自然面前,眾生平等也渺小,飄忽不定而難預料,「看到所有動植物都有辦法在土地上生存,回到山下的我也可以面對自己的困境。」連俞涵說,人生本是一場充滿問號的難,在不同階段遇到任何問題,她就去爬不同的山,讓自己的韌性恢復,也找到安生立命的方位。

一講到山,連俞涵流露出可愛的專注神情。她回憶,即使是同座山或同條路,也會隨著不同時段、季節而有各種刺激和風景,她認為這跟演戲很像,「你用什麼心情看大自然,它就是什麼樣子。」用什麼心情跟角色相處,角色就成什麼模樣。

在旁的曾少宗表示認同,但他從「成果」回頭比喻爬山和演戲。登上三角點,就像作品播出時,在那兒享受山頂美景、自己的努力成果,可興奮往往只有一下子,因為山上非常冷、待不久,跟觀眾、媒體的掌聲只有那麼幾天,一模一樣。

然而,旁人看不到的是通往三角點的路途多艱辛,宛若每個演員的成長過程,費了好多心力。除了用力準備每個角色,還有一個東西很重要,是你得花時間去練習給予和擁有,那就是安全感。

「每拍一檔戲就接觸到不同人,都有他們的個性,要學習如何置身事外,同時要和他們buddy、buddy,這個很難。」曾少宗說。演員的功課明明是專注工作角色,但他說,給予對手和自己安全感,也是一件要事,唯有把自己的角色站穩,才能幫助對手,否則,只是一起沈淪。

何謂幫助對手?曾少宗說:「陪著他,讓他知道在這段時間內,我是你的依靠。」他直言沒有必要下戲後刻意出遊,只要在這畫面跟過程中,讓對手覺得跟自己在一起很有安全感,自會激發出穩定、舒服,甚至有驚喜的表演。

論角色功課,所有做過的準備都會成為處變不驚的本錢

我始終相信,喜歡爬山的人,個性中定有吃苦耐勞、腳踏實地這些成分,可能還有些被虐傾向,畢竟,山就是一個摧毀而後砥礪心志的存在,誠如每個耙梳自我的過程。

用這個邏輯來思考曾少宗和連俞涵,似乎也說得通,因為兩位在工作上就是拼命三郎來著,從做角色功課、讀劇本的方式,便可見一斑。

JUN_7202

提到功課,連俞涵開朗說道,自己剛爬嘉明湖回來,因為她即將飾演一個講台語的工廠女工,太緊張了,趕緊入山充電。

山果然魔幻,下山後,她開始有勇氣開口講台語。聲音是演員很重要的功課,她每天聽台語歌、看台語劇,還打電話給朋友,用台語聊天,總之,所有事情都用台語進行,包含搭訕來家裡修繕的水電師傅。

之前出演《一把青》,朱青養貓,連俞涵就跟朋友借了貓回家練習相處,下戲後,自己也變貓奴。如此的全神貫注,也是曾少宗最欣賞連俞涵的地方。

只是,很多演員會無奈,做了種種準備,抵不過導演一聲「改」。對此,連俞涵倒是灑脫,認為這就跟大自然的瞬息萬變一樣,加台詞或劇本全改,就把它當成爬山時遇到天氣突變、道路封阻等,又怎樣呢?你還是要往前走呀!永遠都該慶幸自己曾做過這些準備,才有本錢處變不驚、臨危不亂。

不管有沒有達到終極目標,有準備就是你的,而且絕對不會跑掉,會一直跟著你。」不愧是好友,曾少宗對「準備」同樣持積極看法,做過的所有功課都不會白費,可能不會在這齣戲立即兌現,但長遠來看,一個演員獲得的可能是受用一輩子的體驗,甚至是抗壓性、勇氣等。就算你只是為了角色看了很多書、電影,不管最後有沒有派上用場,也都成為視角、思維的一部分。

JUN_7047

從劇本去找那個年代自己有感覺的歌曲或書籍、文字,如果這個劇本是很寂寞的,那就去找寂寞是什麼。我不會從文字上去找怎麼表演,而是去看背後或整部戲要散發出來的質感是什麼。

曾少宗提及自己準備角色的方式,是了解劇本的氛圍、角色狀態、時代背景,而不是去強記或急著寫角色日記。

他舉例,前陣子拍公視《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飾演一個寂寞、找不到人生出口的角色,他說詮釋過程是痛並享受著,裡面有句台詞:「我閉上眼看不到我的未來。」他困擾很久,到底該如何詮釋「看不到未來」?

直到有次雨天搭文湖線捷運,他坐在第一節車廂,看著車子前進,乘客來來去去、上上下下,若有交集,卻擦肩而過;他從第一站坐到最後一站,再來回一趟,感受來往的景色和人,想著若一直沒下車,自己的未來會在哪裡,他忽地覺得迷惘,剎那間好像領悟了。

「我會去找『感受性』的東西。」他說,表演是一種感受,無關對錯,劇本文字白紙黑字寫得好好的,可能有人就直接演,但若能加進自己的感受,非但能讓簡短的字變得立體,自己也能更自然而然地投入。

抵達山頂的喜悅僅有一瞬,好好生活才是最要緊

兩位也算影視產業的前輩了,問及對新進演員或對產業有興趣的人,有什麼建議?這對好友展現如常的默契,異口同聲說是好好生活。

「好好生活」,誰都會講,可從他們兩個嘴裡說出來,顯得更平淡而實際,因為他們都曾經歷過沒有好好生活而卡關的階段。

JUN_6900

JUN_6922

我們看眼前的曾少宗,既成熟穩重又紳士,有點難把他跟過往那稚氣、活潑的模樣聯想在一起,卻也難以否認,「偶像」這兩個字還若隱若現跟著他,成為部分大眾對他的既定印象,也正是這個身分,讓他一度陷入自暴自棄的撞牆期。

曾少宗表示,那個階段非常抗拒自己曾是可米小子,覺得被貼上好牢固的標籤,受限了表演空間,難以好好爭取與證明。直到30多歲,心境隨歷練打開,開始能接受這就是自己的成長軌跡,倘若沒有過那些打壓、挫折、看輕,就不會那麼珍惜現在的境遇和機會,也難以踏實、自在地生活著,就不會有我們如今看到的游刃有餘的曾少宗。

他感嘆,現代人多專注自我,不太會了解自已以外的事,我們能做的只有把握每個機會、每個角色,讓每個選擇都是對的。至於別人要怎麼認識曾少宗?他微笑說,只希望大家可以藉由他認真詮釋的每個角色,來更了解曾少宗是誰。

JUN_7256

反觀連俞涵,標準戲劇系出身,照理說該是順遂的啊?卻在舞台劇與影像表演的轉換中,狠狠地意會到生活的重要。

她笑談,學生時期覺得演戲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連跟灰塵都能對戲,就算要演超出實際年齡的角色,也能發揮想像力去彌補經驗的不足,因為劇場要讓大家看到的是「演員看到的東西」。但到了影像表演,一切都要求真實、生活感,演員必須盡可能有過實際體驗,才能輕盈、自然地駕馭,「所以你要變得最真實」連俞涵說。

這就令人驚慌失措了,因為連俞涵是一個生活白痴,不知道怎麼穿高跟鞋走路、不知道怎麼換燈泡等。她花了好多時間待在角色、為角色而生,卻沒拿捏好自己與角色的遠近,沒了原本的日常,沒了該有的基本生活練習。

生活應是最重要,再延伸到戲。所以,跟角色的關係就對調過來,先好好生活,再去接近角色。

慢慢地,連俞涵確定,下戲就該好好生活,才能補充能量來支撐角色靈魂,把自己繃太緊,很容易被一點小事打亂,等戲拍完,還可能遺失自己原本的樣子。

現在的連俞涵,秉持著沒有原則的生活原則,要各種自由,不要各種框架。旁邊的曾少宗歪頭說自己好像也差不多,年紀愈大愈想掙脫約束,「順著感覺走,很多突發事情無法設想,那不如張開雙臂迎接。」這也不是禪意,就是兩個心愈來愈寬敞而澄明如山的人罷了。

山友!讓我們一起爬山爬到老

「希望我們能一起爬山爬到老!」連俞涵這樣對曾少宗說。

「好好冒險,繼續冒險,人類很險惡,妳是另外一個星球的盟友,沒有任何框架,我們是各自星球的國王。」曾少宗如是回應。

不要懷疑,這兩個外星人想送給彼此的話,就是那麼看似沒有條理、不具體、那麼ㄎㄧㄤ,但在他們互相凝視的頃刻間,你能確信他們都接收到彼此百分之兩百的祝福,而且他們都很喜歡這份祝福。

若把那瞬間具象化為人,就是個沒心機的調皮孩子,話說完,孩子要去玩躲貓貓了,他要離開城市,可能是去當一棵樹了,然後,另一個當青苔吧?總之是一些野生的地方,難以定義的。

JUN_7028 (1)

撰稿:薰鮭魚

攝影:HouJun Photography

場地協力:黑鳶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