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做《演員的一週》系列影片?獻給所有影視產業的拍手們

演員也是一般人,影視產業需要被理解

「演員」一詞說來具體,但更多時候,它充滿模糊又分歧的形象。對非相關行業的人而言,演員彷彿是個光鮮亮麗的憧憬,有精品服飾可穿戴、穿梭於名人間等,過著跟「一般人」完全不同框的日子;在親戚眼中,或許是特別會被關切的神秘人物(尤其是收入部分);家人、朋友可能永遠都不懂你到底在忙什麼。

種種刻板印象也好、誤解也罷,往往成為人際關係,更甚者,是追夢過程中擺脫不掉的標籤,也種下抱怨、鬱悶的種子。

不過,說穿了,「演員也只是一般人。」《演員的一週》系列影片導演暨演員許時豪說。

你需要成就感,我需要認同,演員何嘗不是?整個影視產業幕後工作人員更是。這群人跟你我一樣,站在崗位上稱職地拚,謀生活、逐夢踏實,並渴望一份理解和認同,一份基本的尊重。聽過很多演員或工作人員自怨自艾被誤解、被挖苦過得「很爽」,納悶若能被了解八卦以外的事、更多工作日常,知道他們只是諸多產業中諸多職位中的一環,演員也只是工作人員之一,那該有多好?

與其抱怨別人不理解,不如讓演員主動出擊,好好地自我介紹吧!於是,《演員的一週》計畫啟動,以拍手Clappin的核心理念「替別人拍手,同時獲得掌聲。」出發,透過這些影片、文章,讓影視產業工作人員有機會停下檢視也關照自己的心境,同時,讓讀者能試著以同理心看待這個他們未能充分了解的職業、身分,搭起交流的橋樑。

影視產業從演員、幕後人員、影視公司,甚至整個產業,其實需要更多被了解的機會。──《演員的一週》系列影片製作人暨拍手Clappin創辦人吳芮甄

這個計畫概念緣起日本廣告〈無敵聯誼心機女秘訣〉,「我當時一看完影片,立刻聯想到演員在競爭時也會有的小心機行為,只不過心機背後的辛酸經常不為外人所知;透過這樣有趣的角度來傳達,完全符合拍手Clappin成立時的理念」《演員的一週》系列影片製作人暨拍手Clappin創辦人吳芮甄表示。

後來,與演員出身的許時豪談論此事,許時豪爽快接下導演,兩人激盪出更多有趣的點子。在尚未確定拍攝腳本、製作經費的情況下,便著手進行前置作業、找尋製作團隊。很幸運地,拍手Clappin也爭取到企業頂呱呱的支持贊助,使本來預計以單支Cover影片發佈的作品,得以發展成完整的系列影片,訴說演員的故事。

說故事已經不簡單,客觀地將自己熟悉的世界忠實展現於眾人面前,更難;尤其,當大眾對那個世界已經有許多既定印象的時候,當主角是形象如此模糊而多樣的演員;即使從演員自己的角度來發想,也沒想像中容易。

許時豪曾說:「演員要講演員的故事,應該很簡單吧?才不!過程中是痛苦得要死,無數次的會議是必然,跟編劇深夜討論、絞盡腦汁地想。」痛苦就在,到底要講演員的什麼?拍手Clappin到底要藉此跟觀眾溝通什麼呢?

於是,團隊反覆溝通、捨棄、拉扯、評估,最後找到用「一週」的形式、7個不同主題和演員、首尾呼應的方式,帶出演員各種心境和生活片段。

討論和製作影片的過程,就像是個循環,常常需要退回原點、砍掉重練,很有趣地,演員的心路歷程正是如此。就算一個角色或一個作品得到肯定,出了戲、結束宣傳,你還是要回歸生活、等下部戲、從頭來過。只要是創作者,相信都是這樣走過來的。

關於《演員的一週》的七個主題

比方說第一部《星期一拍攝日》,講的是演員的無助;許時豪分享,他曾聽過一種說法,那是現下影視產業很常有的現象,就是用「會不會演哭戲來判斷演員演技好壞」,縱然有些人可以理解那荒謬之處,這件事卻的確造成過很多演員的困擾。只是,片中女主角林子熙把哭戲的情緒掌握得太好,讓許時豪在現場大嘆演技佳,差點成為自己覺得荒謬的對象。《星期三聚餐日》呈現的是演員的無奈,安排親朋好友出來對演員提出各種無聊卻難以回答的問題,選擇由清新又帶點叛逆氣質的演員葳爾森來詮釋演員心中的OS。《星期四試鏡日》講的是競爭;跑錯試鏡地點的橋段,則是許時豪的親身經驗。

從現實面來看,演員不得不面對夢想與麵包的抉擇,及無止盡的等待、未知。這便分別是《星期二打工日》關於現實、《星期五空白日》關於等待想探討的主題。許時豪認為,理想與現實的兩難是必然,但只要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一切就不難

當演員,必須培養出強大的心理狀態,因為每個演員都會反覆經歷看不到未來的空白期和自我懷疑,這些是很難熬的。演員們擅長等待的程度,幾乎可稱為一項技能,因此,許時豪常打趣地說:「你好,我是『等待業』。」

《星期六得獎日》講的是幻想;片中男主角賴澔哲的白日夢內容,投射出大多數演員的處境和想望。想拿到那座獎談何容易啊?不是貪戀光芒或虛榮,而是這個獎項伴隨的肯定的力量,足以成為職業生涯的強心針,足以成為走下去的動力。然而,沒有得獎,絕對不代表你遭透了,對此,許時豪很有感觸:

「得獎很好,但也不代表你一定就比別人優秀;可以演藝術電影很好,但也不代表商業片就是垃圾;可以當明星很好,但不代表新演員、特約演員、臨演就不需要尊重。」

克服了無止盡的等待、學會排解他人質疑的眼光、撐過激烈的競爭,演員們要的不過是享受表演、被看見,哪怕只有一時半刻。因此,我們在《星期日》完結篇中,刻意製造前後呼應的效果,將場景拉回第一集《星期一拍攝日》女演員的補拍日,當女演員經歷星期一到星期六的各種情緒和生活經驗,她終能帶著自信的眼神,完成讓人信服的表演,為自己贏得掌聲。這裡隱含著一個最重要的小事,那就是:「生活,是演員成長的養分。生活即是演戲,演戲亦同生活。」許時豪以此與演員共勉。

後記

許時豪坦言,《演員的一週》播出後,收到許多人關心他是否要轉任導演,但他謙虛說:「如果要以這(當導演)維生,我目前真的不敢想,但如果還有機會能拍自己有興趣的東西,我會再試試。」當然,他與吳芮甄最感謝的,都是願意撥冗看影片的觀眾,不論喜歡與否,只要肯花時間停留在影片上,就是對許時豪、拍手Clappin與演員們最好的鼓勵。

「我們都抱著理想和堅持在這個產業奮力著,追夢很辛苦,但追夢的過程,及自己能創造出的價值,讓人很快樂,不是嗎?」吳芮甄以這句話總結心情。

「拍手,即鼓掌,也代表影視產業中的『拍』手們。」在這個不確定性極高的行業和社會裡,仍有許多人默默堅持自己的信念,努力讓生活、讓身處的產業環境變得更好;也有人渴望在茫茫人海中被發現,打磨成耀眼的鑽石。

若問所有工作人員何以心甘情願付出時間和精力做那些也許看不到未來的事?我想是因為大家享受著痛並快樂著的創作過程吧!

──獻給所有影視產業的拍手們
編輯:拍手Clappin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