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歐陽倫、夏騰宏│做一個演員,要有被埋沒的勇氣

有時覺得,當演員跟玩線上遊戲有幾分相似。從登入帳號開始轉換身分,在其他有別於現實的世界中經營自我。有人自在漫遊,只求在虛擬世界中體會難以擁有的感受;有人埋頭練等,希望成為一方霸主,創造自己的帝國。

對夏騰宏和歐陽倫這兩位演員來說,一個像是新創的角色,是個對世界充滿好奇的初心者,作品不多,但以《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一鳴驚人;一個已然涉世(雖然可能未深),電視、電影作品均佳,如《雨後驕陽》、《酸甜之味》、《寶米恰恰》等,對處世之道略知一二,還有伴隨世故而來的些微無奈與憤慨。

兩人擁不同經驗,對於「演員」的看法與定義自有差異,如今在新戲《可惡!把我的青春還給我》中碰頭。相同的是,如何從演員的角色登出回到「現實生活」,皆是兩人在玩這場名為演員角色扮演的遊戲中,所共同重視的時刻。

當能夠劃分虛擬與真實之間的界線,你才不會迷失自我,玩遊戲如是,當個演員亦如是。

4

演員只是一份工作,過程好玩很重要

話說從頭,來聊聊表演的啟蒙吧!

歐陽倫直言,自己的最大啟迪就是媽媽。媽媽從小帶他學音樂、舞蹈、繪畫,活躍藝術細胞;而能夠綜合一切藝術形式的就是表演,進一步能表現這些藝術形式的人,就是演員。「人生中有很多很美的東西是藝術帶來的,是媽媽跟我分享,藝術和表演很美好。」歐陽倫總沒太多表情,話語中卻充滿感情。

他坦承,小時候對演員的想像很淺白,就是羨慕,羨慕演員能融入不同的故事情節中,帶領所有無法蒞臨現場的人感同身受。

03

親自當了演員後,歐陽倫深刻體會到,能將戲劇能量渲染給觀眾,一點也不簡單。演員需要投入諸多學習與身心各方面的準備,才能配得上演員這帶給他人歡笑或淚水的職業精神。儘管想像與實際有些落差,歐陽倫沒幻滅,或許該說,這已經成為他的使命。

夏騰宏倒沒想太多,談起出道前對演員的想像,態度直率地很可愛,簡單一句話:「我小時候看很多港劇,覺得當明星很酷。」這答案看似有些無厘頭,夏騰宏繼續說,自己是很懶的人,多數的事情都是別人要求或刺激才開始,唯有表演這件事,是他真心喜歡而自己選擇的。

以前常把明星與打扮光鮮亮麗、賺很多錢、配戴精品畫上等號,實際進入演藝圈後,夏騰宏才了解明星跟演員不一樣,自己想要的「表演」是更忠於自我、感到好玩的一份工作。在旁的歐陽倫微微點頭,補充演員的工作內容正是專注角色,成就感與樂趣也來自於此。

享受表演是有趣的,理解角色是有趣的,就像打開一場遊戲,覺得好玩、新鮮,就沒什麼不可以。

01

打怪升等之餘也要登出休息,演員都該有空白時間

既然演員是工作,就該有休息時間。

很多人認為演員戲多到接不完,一年四季都在拍戲。能這樣約莫是機運,被看見的機會多,很多演員求之不得,可矛盾的是,忙碌可能會遺落原本的生活步調。因此,適度的保留空白,對演員來說是為必要;留白,才得以重新蓄積表演能量。

歐陽倫說他靠騎摩托車來證明自己的存在。這很令人會心一笑,他不以為意地說,自己到現在還是騎車上通告,因為演員就是一般人,需要工作,自然也需要好好休息,不管在戲裡是貴公子或科技新貴,下了戲,他便讓自己處於「普通」的狀態,喚回對生活的感受力。

出道不久的夏騰宏還處於凡事好玩、都可嘗試的階段,也十分認同生活對表演的重要,尤其,他提到自己所有的戲劇表演能量都和日常生活有關,不論是與朋友的相處或拍戲之外的打工生活。

3

_夏騰宏08

打工?是因為當演員無法維繫生活嗎?這個原因可以成立50%,夏騰宏大剌剌地解釋,因為自己是很容易驕傲、自滿的人,他必須透過打工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過是個市井小民、是爸媽的兒子、是誰的朋友,而不是螢幕上的光環或被呵護倍至的明星。

演員是個奇妙而內心層次太多的工作,太忙怕忘了生活,不忙又怕被忘了。面對演員的空白期,會不會焦慮自己被淘汰或被忘記?兩個大男生笑說當然,但我們應該換個角度看待焦慮。

「有空白是好的,可以經歷生活,對演戲才有幫助。有焦慮是好事,會有能量的累積。」能焦慮也能放鬆、既幼稚也成熟,夏騰宏笑說喜歡保持危機意識的自己。

但是,有時演員的憂愁不只是空窗那麼簡單,接到戲後,也是另一種別於庸人自擾的焦慮開始,例如質疑自己的表演、潛力被埋沒在五里煙中不被相中的嗟嘆,更甚者,沒有時間好好準備角色。

歐陽倫眉頭深鎖,他對這個狀況已思考多時,他直指,這就是台灣影視產業的現實:經費不足、片酬不高,演員為了生活需要不斷接戲,劇組因預算問題無力提供演員更完善的環境去準備演出,導致演員很多時候是趕鴨子上架,甚至得無師自通某些劇情所需的技能;軋戲時,就在不同角色中重複這些窘境,宛若惡性循環。

放眼好萊塢等表演環境更好的國家,劇組經費較寬裕,演員就更有充分時間能做前置作業,讓一切都到位後開始拍攝。「我們的空白期在體驗人生,他們的空白期在享受人生。」歐陽倫笑道,好萊塢明星或韓國明星沒戲拍時多在度假、做志工或神隱休息,台灣呢?一席看似玩笑話,卻道盡台灣戲劇的結構性問題,聽來辛酸。

歐陽倫心裡有個目標,期許自己十年後是有能力和資源的人,得以自由創作,也記得幫助剛起步或需要幫忙的人,誠如現在的自己。

下了戲,就把「自己」扮演好

講了那麼多,不是牢騷,盡是因愛而生的思辨。回到表演本身,兩人還是綻放笑顏,直說喜歡與堅持,因為表演實在也改變他們太多了。

「演戲讓我發現聽人家講話很重要,演戲後比較會聽媽媽的話。」夏騰宏表示。經紀人在旁猛點頭,因為夏騰宏的媽媽也的確有感於兒子的成長。其實,正是當了演員後,同理心被打開,如今的夏騰宏不復以往莽撞和自我,懂得傾聽,也學著自省。

然而,不論是甫在江湖小試身手的夏騰宏,還是行走多時的歐陽倫,對想要「註冊」帳號進入演員人生遊戲的新手,兩人異口同聲建議「好好想清楚」。

誰都可以當演員,但真正開始做一個演員,需要決心、需要有被埋沒的勇氣、需要有等待空白的耐心。倘若真愛表演,還要願意相信,你演的每部戲都可能與觀看者的生命產生連結,都是意義非凡。

短短與這兩個大男生對話一小時,看到他們輕鬆、痞痞的外表背後,是對未來的憂心、對長輩的貼心、對表演的執著,眼神騙不了人,演員哪,畢竟還是需要一絲肯定,這一點也不膚淺,而是最實質的需求。至於老玩家對當演員的最強攻略,大抵就是過好生活、謹守本分罷了。

「不當演員時就把原本的角色扮演好,一生把自己做好就功德圓滿了。」就讓歐陽倫這平實的感慨作為本文結尾吧。

_夏騰宏03

_夏騰宏07

撰稿:Fatty Yao

採訪、編輯:薰鮭魚

攝影:Eason Lam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