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故事人必看:該如何創作懸疑故事?

gangster-539993_1920

一場謀殺,檢警在找線索,找到假兇手,真凶卻逍遙法外。類似這樣抽絲剝繭的過程該如何一直維持人們心中問號,覺得緊張、精彩?

今天的問題,是關於懸疑故事的鋪陳與設計。懸疑故事是現在故事圈的主流,那些令人意外的轉折,常讓我們拍案叫絕,也使許多有志創作的新手躍躍欲試這個類型。

但要讓觀眾燒腦,編劇自己得先燒過一遍(其實什麼類型編劇都要燒的)。創作懸疑故事,到底有什麼秘訣,才能寫出驚奇感?又不會在最後使讀者覺得爛梗、乏味呢?

說故事的秘訣

讓我們破題先說了,構成懸疑故事的真正關鍵在「誤導」。誤導其實是說故事的秘訣,不僅僅適用在懸疑作品內,我常談的故事曲線,本質上也是一個誤導的過程。什麼叫誤導?誤導就是你明知道事實是什麼,但你故意把觀眾的注意力帶開,讓他相信其他的事情才是真的。

以柯南這樣的本格推理作品為例,熟練的讀者想必都知道,柯南裡的標準套路是:最無辜的那個必然是兇手。這個是從觀眾的角度得出的結論,而作者要做到這個效果,勢必要安排許多巧合、誤會、人物關係,使不是兇手的人,看起來嫌疑最重。

所以,誤導的建立順序是這樣的:

一、確定事實是什麼、兇手是誰、實際發生了什麼事。

二、設定多名不是兇手的關係人,並且把線索指向這些人。

這些人可能有殺人動機,可能剛巧出現在現場,可能缺乏不在場證明,或是身份可疑(面貌兇惡、有前科、有可疑的行為等)。如果你的謎團重點不是兇手,而是犯罪手法,就把線索指向其他犯罪的可能,明明最關鍵能推測出兇手的不是兇器,卻把焦點放在兇器消失之謎上。

三、相反的,設計一些可能,讓兇手看起來最無辜。例如擁有不在場證明,有不為人知的殺人動機,或他們的身份特別不會被當成兇手。就像兇手是死者最親近的人,甚至兇手是死者自己(自殺偽裝成他殺),或兇手是偵探本人。

四、敘事本身,也可以創造出誤導。我們讓偵探主動去懷疑錯誤的人、給出錯誤結論、著重在錯誤的重點上。

五、開始說故事,在過程中檢查所有可能出現的邏輯問題,變動所有可以變動的細節,來維持故事的合理性。記得,最重要的是寫出一個出色的作品,而不是堅守最初的設計。

失敗與成功的懸疑故事

你會發現,懸疑故事之所以會成立,關鍵在於你不是在說一個故事,而是兩個故事(或更多,看你誤導幾層)。這兩個故事一個是真的,一個是假的,你利用假的故事把觀眾帶進謎團中,再利用真的故事去解謎,驚奇感、翻轉的感覺就會成立。

失敗的懸疑故事通常只有一個故事,而作者為了創造懸疑感,使用「不說」的方式,故意在開頭不把故事說清楚,到後半才把事實交待明白。這種手法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前半段為了隱藏,故事就會變得無聊、破碎,觀眾必須耐著性子看到後半,故事才會變得精彩。但如果故事後半本身就精彩,前半段的故弄玄虛又是為了什麼呢?不過是拖時間罷了。

成功的懸疑故事,會把真相「藏」在假的故事中,觀眾前半段在享受一個故事,到後來發現原本版本的故事不是真相,在同樣的零件之下,其實可以組裝出另一個版本的故事。夠強大的編劇,會用同樣的零件組出第三個、甚至第四版本的故事,觀眾享受著每個故事,讚嘆編劇的功力。

《佈局》便是這樣的故事,他一開頭告訴你一個故事,中間故事的版本一變再變,到最後你會驚覺,連他最開頭告訴你的故事,都不是你以為的樣子。為了不影響大家的觀影樂趣,我就不細拆解《佈局》的結構,但它基本上使用的技巧,有點像我在「如何設計劇本高潮?(上)」中提到的「愛屋及烏法」,他有兩層故事,現在與過去,不斷把焦點放在過去的故事版本,但最後的驚奇卻是現在的故事版本。

設計懸疑故事的入門方法

有的人會覺得要先把整個故事想清楚,再回頭設計誤導的方式,不符合平常寫故事的習慣。我可以理解,因為大多數人寫故事是因著熱情,這種全局設計後再動筆的模式,會讓人遲遲無法下筆,熱情便有了委屈。退到離角色這麼遠的角度來設計故事,有時也容易因為不夠入戲,安排出的劇情和行為顯得荒腔走板。

比較簡易入手的方法是:你就先寫,大膽地去推動故事,然後到故事需要出現下個情節轉折時,問問自己「你最期待什麼事發生?」例如,原本凶器消失,大家都在找凶器上有沒有兇手的線索,結果千辛萬苦找到了凶器(此時讀者最期待的,便是兇器上的線索),上面卻一無所獲,線索就這麼斷了;或是大家都以為某人就躲在某間屋子裡,突圍之後發現是一場空;以為某人知道真相,結果他什麼都不知道;或知道的居然和大家期待的相反;以為某人死了,他還活著。

讓最期待的事落空,讓最不可能的事發生。

用這種方式,你也可以讓劇情一轉再轉,不斷創造出驚奇感。但當故事走到後段,你已經開始不得不收尾時,你就會面臨很多矛盾和前後邏輯問題。許多知名漫畫家的超長篇作品其實都看得出這樣的痕跡,如《海賊王》,以四皇的實力,你根本無法理解紅髮傑克為何一開始會被區區山賊斷手(就算是為了救魯夫也不合理啊),偉大的航道與新世界、香吉士的身世等,其實有許多瑕疵,但過程非常精彩,我們也不在意。《獵人》富奸算是小心翼翼的維持故事前後的邏輯平衡,但也正因如此,故事不得不越展越開,內容也越來越複雜。

所以,先看到全局再設下誤導的方式,和先寫再大膽翻轉的方式,理想上是應該同時使用,相輔相成的。我本身在設計故事時,便是兩個方向同時進行,設定一些結構,寫一點故事,找到要翻轉的驚奇點,為了這個驚奇點來擴大結構變動設定,這樣來來回回。所以我的創作過程都會有很多版本,每個版本都提供了一些可能性和碎片,直到最終版本的完成。

 

本文由 東默農的編劇實戰教室 授權轉載

文章來源:https://www.domorenovel.com/2018/02/blog-post_8.html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