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關心的主題始終是人(上)|意外

《意外》是一部非常聰明的電影,透過一個母親痛失愛女後的大膽行徑,及其引發的一連串爭議,討論我們該如何處理心中的憤怒與對立。

本文將透過心理學的角度,嘗試解讀本作在整體結構上的目標,因此請還沒看片的讀者先行離去,其中會牽涉到部分戲劇理論,對於任何專業知識若有訛誤,還請發現的朋友不吝指教,筆者將盡速改正。

1
credit:IMDb

那麼正文開始,標題是借用台灣作家胡晴舫的話,也是筆者特別喜歡本作的原因,從結論來看,導演(他身兼編劇和監製)努力透過情節與角色傳達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他想推著我們跨出自身的觀點,並試著冷靜下來,從他者,甚至是對立面的角度看看事情

想達成這個目標,方法其實很簡單,電影在開場時給了我們一個看似牢不可破的正義觀點,當我們不疑有他,並放鬆地坐穩之後,再逐漸挑動我們的道德神經,從搔癢到刺痛,直到我們不得不開始猶豫,一開始坐的位子真的是「正確」的嗎?

這個故事的發想,是導演二十年前行經德州時看見的幾塊真的廣告牌,他當時非常訝異字裡行間流露的悲憤,也不禁感慨牌子背後的哀傷,從此便默默把這個構想放在心裡,花了很長的時間去揣測心態,拍完《瘋狗綁票令》後,先給自己放了個長假,才終於決定著手這個計畫。

2
當時的廣告牌。(source : Dailymail )

 

這股憤怒從何而來?  —  淺談馬丁麥多納的創作脈絡

導演是劇場出身,若想細究他的生平和早期創作,胡開奇的介紹幫我們整理出一個脈絡,簡而言之,他當過將近十年的打工仔,期間閱讀大量愛爾蘭劇作,投了十幾本廣播劇本全數落空,最後才終於因為風格強烈且成熟的《麗南山的美人》在英國劇場界一砲成名。

他因此被列入 in-yer-face theatre 的代表劇作家之一,中譯多為「直面劇場」,評論家 Aleks Sierz 將其特色定義「緊抓觀眾脖子拼命地搖,直到他們接收到某個訊息為止」。

在手法上,直面劇場則多利用禁忌、裸露、粗鄙的語言或極端的暴力,來達到挑釁或擾動觀眾道德觀念的目的,且絕不只是為挑釁而挑釁,背後往往藏著深刻而急切的動機。

或許考量到這樣的感受可能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導演選擇在刺耳的道德呼喚當中留了些喘息空間,放入荒謬的段落作為調劑,當然有些評論認為這種作法違背了打臉觀眾的原意,但相對來說,適當的幽默所形成的情緒中繼站,更多了一層體貼和替觀眾著想的溫度。

很可貴的,這風格一路延續到《意外》,在訪談中,導演談到他一直以來創作的立場,他認為既然意志消沉的人甚麼也做不了,遭遇最昏暗悲傷的角落時,不如選擇用幽默來面對,這當然不是說把事情本身當作笑話,而是盡力找出方法直視悲痛的自己。

再說,「激勵人心」很容易煮成老套的心靈雞湯,甚至失手變成一篇弔詭的反串文,想誠懇地把人性光明面給好好帶出來,幽默似乎是最好的處方。

導演在受訪時還被問到,電影裡如此飽滿的憤怒,是否來自他自己,對這點他倒是回得坦率,說自己書只讀到十六歲,很可能做一輩子糞工作,拿屎薪水,但現在卻能拍他最喜歡的電影,非常幸福,絕對稱不上是個憤怒的人,然而他不會忘記作為中下階層,那種得不到翻身機會的無力與憤怒。

 

Info:

  • 片名:《意外》(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 媒體:電影
  • 導演:馬丁·麥多納(Martin McDonagh)
  • 編劇:馬丁·麥多納(Martin McDonagh)
  • 卡司:法蘭西絲·麥朵曼、伍迪·哈里遜、山姆·洛克威爾、約翰·霍克斯、彼得·汀克萊傑
  • 上映年份:2017
  • 長度:115mins

撰稿:孫阿豬|個人網站:https://medium.com/@millenniumsun

看下集請點我

 

廣告

One comment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