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關心的主題始終是人(下)|意外

看上集請點我

 

被救贖的種族歧視者? — 從細節設定摸索導演的訊息

既然找到這股憤怒的源頭,那麼導演到底試圖傳達甚麼?他自己也承認這是一部對觀眾來說比較需要多想一想的電影,尤其Dixon這個角色更是引發大量網友爭議,認為導演救贖了一個種族歧視者,看到這,希望大家可以停下來思考幾個問題。

你相信一個人能得到救贖嗎?甚麼樣的人沒有資格得到救贖?鄭捷嗎?

導演的回答是,Dixon從頭到尾就是個白爛,根本沒得到甚麼救贖,但「這個角色」在最後相信自己開始改變了。

不得不說這個回答相當巧妙,看似迴避他自身對這角色的支持,實際上可能更是為了把思考的責任丟回給觀眾。

飾演Jerome的Darrell Britt-Gibson回答更是直白,說自己劇本看到結局前雖然很愛,但是超怕最後Dixon會對Jerome鞠躬道歉,那絕對會毀了整部戲,所幸導演沒這麼蠢,因為一個種族歧視的人,不會在兩個小時內突然變成另一個人,但他可以「開始改變」。

Sam Rockwell也在受訪時說,他一看到劇本的角色曲線(Character Arc),就迫不及待想演,還想像劇中角色是經典滑稽警察Barney Fife轉變成計程車司機裡的Travis Bickle,並揣測中間的過渡狀態。

對這兩個角色有印象的讀者可能稍微有點年紀,也應該會蹙眉疑惑,接著不禁點頭微笑,因為本質上,他們就是一個白癡,跟一個有心理疾患的暴力分子,喜感和壓抑是兩個非常衝突的元素,卻被Sam成功地揉合在一起。

再來細看Dixon這個角色,他出場時在車上哼的歌,是超過一個世紀前的Streets Of Laredo,這首曲子則是改編自英愛民謠The Unfortunate Lad,有相當多經典的改編,讓我們聽聽Marty Robbins的版本。

歌詞在講一個瀕死的牛仔看見一個路過的小牛仔,攔住他向他懺悔,並承認自己的過錯,這是雖然沒有資格,卻還是在死前泣求寬恕的一首歌。

有趣的是,雖然沒有被唱出來,但後段歌詞裡的「Once in the saddle, I used to go gay.」,似乎暗示著Dixon是個深櫃,加上後來警長死後與Cedric的相擁而泣,以及警長說拒絕種族歧視的話只會剩下三個恐同的警察,我們都很難不去建立這樣的一層聯想。

而且Dixon可不是安穩地唱,他還在停頓處像瘋子一樣大喊「MAO!」,據說這是他自己的意思,來自1978年的《越戰獵鹿人》(The Deer Hunter (1978))的片段。

這個情境則是在主角們被俘虜時,越共正逼迫他們快點用俄羅斯輪盤自裁,「mao」幾乎就等同 「now」的意思,也就是趕快,Sam選擇這種歇斯底里的表演,迅速為觀眾建立一個遊手好閒的警察,心中暗藏暴力慾望的懸念。

且《越戰獵鹿人》也是一部討論創傷、之後的茫然、自我放逐,以及如何能不放棄改變的希望的故事,在主題上可以說是與本作遙相呼應。

於是我們可以由此發現一個輪廓,也就是這個角色想傳達一種改變的可能,他或許是個人渣,犯過十惡不赦的罪,但他有一天可能會開始改變,或許應該說,你相不相信他有可能改變。

Mildred跟Dixon都是導演特地寫給Frances McDormand和Sam Rockwell的角色,他替我們探索人性的幽微,努力找出光明面,但卻不偏袒任何一方,我想,他相信大家也都能做到。

3
source:IMDb

 

下一個段落將試著從心理學的角度切入,除了解讀劇中角色的特性,更關係到我們每個人的思考慣性,先讓我引一段神話學者李維史陀的材料

他提到南美洲有些神職人員,會在酷寒時期抓出村子裡的雙胞胎、兔唇者,和腳先出娘胎的人,把氣候異常怪到他們頭上,逼他們吃鹽和胡椒,再強迫他們承認自己的罪。

聯想到獵巫的朋友,你們是對的,從這個材料我想表達兩件事情,第一是我們面對不受控的事物所產生的焦慮,第二是我們習慣用分裂作為應對的方法,讓我們先從這個對象開始,也就是李所強調的,為什麼是雙胞胎、兔唇,和腳先出娘胎這三種,聽起來毫無關聯的族群。

 

保持完好自我的捷徑:把不受控制的部分分裂出去—試談角色的心理機轉

相信大家家中多少有些長輩,他們當中很多人接觸到新的事物或觀念時,會反射性地排斥,像家母一開始也對家中新電視的遙控器雙手一攤表示放棄,這很可能是因為在他們心中,這東西已經「不屬於他的世界」了,為了保持自己的世界完好一致,因此把非我族類的東西排斥出去,這是我們每個人自然而然的反應。

順著李的推論,神話中的雙胞胎,往往是一好一壞朝各自的極端發展,兔唇則被認為是正在分裂當中的雙胞胎,以及急著掙脫娘胎,因此腳先出來導致母親難產的胎兒,他們都代表著原始分裂的慾望。

再來是這個事件,天候的異變對早期的人類來說,是非常可怕的現象,可怕到不得不找出一個解釋,而雖然現代科學較為發達,但我們這種對於未知的、不受控制的事物的恐懼,至今仍然存在,甚至在用相當類似的方式去處理。

回到電影裡的設定,Mildred對鎮上的警察、良善村民對姦殺犯,以及健康的人對上病魔,面對不熟悉的對象,我們往往很迅速地在心中形成對立,並把他者分裂出去,因為這樣是比較舒服的。

但再往深一層講,這幾個設定的特徵:被家暴過的單親媽媽、警察、軍人,以及絕症患者,他們全都在經歷某種強大不可抗力剝奪自由之後,卻還必須承擔更多沉重的責任,這導致他們更容易在強大的壓力之下,從心底深處分裂開來,想到這裡,《越戰獵鹿人》的呼應又更強烈了,因那正是一部直視美國青年遭受慘烈戰爭洗禮後,導致內心嚴重分裂問題的電影。

接著我們從警長死後Dixon跑到對街打人的這場戲來看,先上配樂。

最尊敬的對象居然自殺,應該很難有比這更感覺不受控制、無助又悲痛的時刻了,Dixon在那個當下,面對心中這頭洪水猛獸,恨不得瞬間找到宣洩的出口,於是他看見對街的Red,決定把一切歸因到他身上。

而這首歌的歌詞,有點戲謔地稱耶穌和穆罕默德兩人某晚在擲骰子時,突然聽見自己心中的主在呼喚他們,於是要來重寫聖經,歌詞當中一句「You’re only gonna hear what you want to hear」,正是當時Dixon被憤怒沖昏了頭的寫照。

我們很多時候就跟Dixon一樣是個巨嬰,渴求於歸屬某種價值或權力,看待事物偏執性地分裂,又對自己世界的完美幻覺沾沾自喜,因此導演才透過Dixon受傷後拒絕母親的幫助,來呈現他的轉變,因為我們總要開始做出自己的選擇,並且勇於承擔責任,不再依附權威。

只是一個猜想,或許撒旦只是世界上第一個反抗權威的人,但他卻因此被打入惡的輪迴,導演因此藉由燃燒的廣告牌,用烈焰中的黑色文字來進行一場儀式,對祂致上敬意。

4
source:IMDb

這邊插句題外話,有些網友在吵戀童癖是不是也該被救贖,但那不是導演的重點,更何況戀童和同性戀,僅僅一百年前在精神病學和普遍社會的態度,跟現今根本是互換的,這不僅直接表現出人類道德的一種進程,也再度提醒我們,交換立場、設身處地同理他人(同性戀者和小孩)的重要性,如果缺乏這種能力,人們只會處在日益惡化的極端對立當中,也會繼續被純粹的情緒或迷信所操縱。

 

我們都是自願買票進來的! — 戲劇結構與心理諮商的共鳴

再來讓我們聊聊戲劇在形式上的一些特質,這又跟心理學內容有關,亞里斯多德在《詩學》裡對悲劇的定義有一段非常重要的闡述:「透過苦難、哀憐與恐懼來讓情緒得到適當的Katharsis 。」而 Katharsis 這個字在希臘文至少含有三層意思,分別是淨化(Purgation)、滌淨(Purification)和澄清(Clarification)

學心理的朋友們大概聽出一點端倪了,諮商過程的很大一部分工作正是在進行情緒宣洩與事實澄清,而初期建立關係的過程,比如傾聽、陪伴、正向支持等等,除了要讓案主認同諮商師,也是為了放鬆案主的警戒,以便繞過意識的審查,直接碰觸潛意識的思維模式(這就是催眠的原理)。

戲劇結構,正是在開場先透過一些具普同性且討喜的特質、缺陷、苦惱以及其中善的本質,來引發我們的認同,讓觀眾在理解角色的過程中,把這個理解的過程吸納進自己裡面因而同時,也同理了自己。

至於第二幕下半開始如何突破難關,主角又如何反省自己的內在問題,更關係到劇作家本身對這個命題的理解深度,短短兩個小時的時間,戲劇能做的已經相當深入,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看完一部好電影之後,往往會覺得通體舒暢,甚至有所成長。

對我來說,這正是所有藝術形式共同的目的,而戲劇的特別之處,則是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發展出一套精準的戲劇結構,其實,都是為了要更加地貼近人心。

然而,要說戲劇因此就能幫助所有人,那未免也太樂觀了,導演所預期的受眾,是否真的會踏進影廳,或是觀影後是否能讀出這層意涵,都值得被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否則,又怎麼會有「這根本是一部為種族歧視者平反的片」這樣的感想冒出來呢?

最後讓我們回到序場的配樂,是首經典的愛爾蘭民謠,被Friedrich von Flotow拿來放在自己歌劇《Martha》的第二章,這也是一個勸大家不要以貌取人的故事。

歌詞裡,夏日的最後一朵玫瑰,如同失去女兒的Mildred,剩下自己該如何活下去是一層痛苦的掙扎。

但若回到本文的標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只剩一枝的玫瑰,卻始終孤身屹立,你願不願意陪伴他呢?

 

文末閒聊幾句,其實我還在摸索撰文的方向,目前是希望能幫大家整理跟電影有關的文字和訪談,用我自己的方式組織成有邏輯的內容後,除了對自己未來的創作有點幫助,更希望到達某種道德討論的高度,這是我的理想。

無論如何,還是謝謝把本文讀完的大家,如果對本文內容或筆者的未來方向有任何意見,都歡迎留言,那會是我寫下一篇文最好的動力。

參考資料:theRingerewdeadline

 

Info:

  • 片名:《意外》(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 媒體:電影
  • 導演:馬丁·麥多納(Martin McDonagh)
  • 編劇:馬丁·麥多納(Martin McDonagh)
  • 卡司:法蘭西絲·麥朵曼、伍迪·哈里遜、山姆·洛克威爾、約翰·霍克斯、彼得·汀克萊傑
  • 上映年份:2017
  • 長度:115mins

撰稿:孫阿豬|個人網站:https://medium.com/@millenniumsun

廣告

One comment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