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楊麗音│人生就是顆茶葉蛋,裂縫愈多,愈入味

「每一段經歷對我來講都很重要,表演就像是玩樂高,少了一塊就堆不上去。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是生命的一部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縱橫戲劇圈近40年的資深演員楊麗音,用她的生命故事破題告訴所有表演者:等待都是辛苦的、挫折都是艱困的、所有阻止你繼續表演之路的困境都是真實的,但正因這些體驗,才豐富了你的精神能量,蓄積出最真摯的舞台時光。

人生就像顆茶葉蛋,裂縫就是挫折,裂縫愈多,就愈入味。很多時候,挫折就是人生中最美又最值得炫耀的傷口。

楊麗音的名言一發又一發,非常生動易懂地比喻她的人生哲學,同時溫馨提點眼前的我們,把握每個失敗的機會,那都是茁壯的契機。

如何讓自己成為一顆耐人尋味又不至失了型態的茶葉蛋?就讓師傅楊麗音傳授獨門秘方。

33

身為演員,表演永遠是第一順位的工作

為什麼要強調「不失了型態」?一顆充滿裂縫的茶葉蛋固然香氣四溢、入味得很,卻也瀕臨崩解,只要壓力再多一點、溫度再高一些,可能就掉光殼成了滷蛋或裂成兩半了。因此,作為影視產業的資深前輩,楊麗音首先要跟演員們聊聊,壓力從何而來?如何度過這些壓力?如何把裂痕當成戰績?

她深知表演之於演員,是多麼令人興奮而重要的事,她同樣再清楚不過,等待之於演員的不踏實和焦慮,就像光明背後的陰影,尤其對那些亟需表現機會或迫於生活壓力的新進演員而言,更是渴望著陰影轉身的一刻。

出道早期,楊麗音除了舞台劇表演,也在導演侯孝賢的多部電影中演出。在那青澀懵懂之際,能接到侯孝賢的戲,楊麗音笑說真是八字很好,可是,這段時間卻也是她演員生涯中最辛苦的階段。

「侯孝賢導演的電影產量很少,經常是一、兩年才一部,那時候真的很窮,生活很辛苦。」這可不是玩笑話。楊麗音提醒新進演員,現實生活的壓力,是大多數人初入這行常遇到的困境,「等待」不僅折磨演員的心靈,如何滿足基本的生活條件,更讓新進演員飽受身體上的苦難。

14

這段時間該怎麼辦?楊麗音給出一個很直接的答案,那就是「熬」。回憶年少輕狂,她也曾為了生存想多接點戲,讓生活好過些,但侯孝賢叮囑一句「要愛惜羽毛」,讓她謹記在心。

日子依然在走,生活依然要過,在保守原則與討生活間,如何取捨?楊麗音說,轉個念思考「熬」就行了。「熬」不是呆坐等待演戲機會,而是在這段日子充實自己,去找個工作讓自己活下去或學些才藝,即便是一份零工,也能稍微減輕生活壓力;但她強調,這份工作必須是你隨時可以放手的;你要記得,身為一名演員,表演永遠是第一順位的工作,當機會來臨,要能不顧一切地好好把握

表演如同打太極,讓一切有形化為無形

細數這些年,電視劇、電影、舞台劇及綜藝節目等表演經驗構成楊麗音的人生每顆鏡頭,但她坦承,最想再次體驗的時光就是《連環泡》時期。

為什麼是這段經歷?楊麗音爽朗大笑說,因為那時她最紅;此外,這也是她挑戰力、創意最高昂的時期,「綜藝最大的養分就是每天都有新的劇本,每天都要面對新的挑戰,每天都要餵養觀眾新的飼料。」

不斷嘗試新題材之外,綜藝節目更讓楊麗音學會怎麼跟不同形式的鏡頭相處,進而了解什麼叫做真正的表演。電視節目導播會希望演員知道鏡頭的位置,以便有效率地捕捉最生動的肢體動作與表情,在電影中卻截然不同。

楊麗音以侯孝賢為例,侯孝賢希望演員專心在表演當下,而不是遷就鏡頭,做出「演」的舉動,這讓她恍然大悟,表演最好的狀態是:你只是在鏡頭前從容地生活而已

29

但是,要在鏡頭前好好生活,說簡單也不簡單,為了呈現這等「日常」,她會透過形象參考去建構角色內在。譬如說,這次在《偽婚男女》中飾演代夫親征的議員候選人,她便去找不同時期從政女性的文獻資料,設想角色的內心模樣。這件事在家做就好,「因為到了舞台現場,透過走位建構角色,才是讓自己成為、融入角色的關鍵。」楊麗音肯定地傳授經驗。

她不是個死背劇本的人,因為她認為,角色不是了無生氣地站在原地複述台詞,而是經過一次次的走位後,有了自然的動作、反應,乃至生命。「準備演出時要知道角色不是為了講話而動作,而是因為有了什麼樣的行為而引出台詞。國修老師說過,語言是最後發生的。」特別是舞台劇,動作具體了,角色便了然於型,台詞也就能不假思索而出。

她形容這過程像打太極,透過第一個身體動作牽引出下一個動作,每一步伐、每一行為都不是刻意為之,和同劇其他演員的對戲也是如此。

16

楊麗音和另一位資深前輩王琄在《偽婚男女》中有非常精采的對手戲。問楊麗音與對手最好的互動是怎樣的狀態?她微笑說:「知道對方的呼吸與心跳。」聽起來很玄,但她說明,與對手的熟悉程度就跟上面提到的打太極一樣,只要對方做出動作,自己就會明白該回以什麼動作,相對的,對方也是這樣對自己,如此構成理想的表演。

「讓一切化為無形,表演的當下就是要如此細膩。」楊麗音說,若遇到較不熟悉的演員,她選擇先觀察對方的表演,將自己置入適當的情境,順著對方的氣走,而不是要求對方遷就自己的演出方式。

以柔克剛,順應自然,或許,表演還真有點道家思想成分。對楊麗音而言,表演從不是要刻意成為誰,而是讓自己就是角色本身,擺脫「演」來成就真正的表演。

企盼出現一個讓演員有更多保障和選擇機會的產業環境

見證台灣影視產業的興衰,楊麗音對環境的期盼很簡單、很初心,那就是希望國家政策更著力於影視產業,提供多些資源,讓演員能在拋棄預算或製作成本壓力的環境中盡情演出。

講到這裡,楊麗音說她胃痛了。她正是2017年東映製作公司惡性倒閉的受害者,至今仍沒拿到該有的酬勞。她建議政府引以為鑑,儘快設立保障演員片酬的相關規定,不要再三番兩頭有類似事件和更多受害者。

另一方面,楊麗音也替同行發出最殷切的期望,那就是能有更多選擇機會,她感嘆地說,就算自己出道多年,也還是「被選擇的那一個」。「沒飯吃的時候,就想說有一碗飯吃就好;有一碗飯吃的時候,想要有一點菜配;有菜配的時候,可以精緻一點;更精緻一點,就可以再挑剔一點。吃得飽也要吃得巧。」她希望所有演員都能享有不虞匱乏的表演環境,並在當中擁有可期待的進步空間。問楊麗音還想挑戰什麼?她爽朗的笑聲再度盈滿空間,說是想完成一部與丈夫陳懷恩導演共同製作、擔綱女主角的影視作品。

就像你我的媽媽,楊麗音溫柔地提醒後輩和同行諸多事情,她非但不失望,她充滿希望。表演之路從來不會一路順遂,從來只有跌跌撞撞,卻在在都是人生的最佳時刻。珍惜身上每道傷口的意義,永遠都像個初入行的新人熱情學習,永遠都能用睿智而開朗的笑去超渡無奈,大概正是楊麗音在這短短一個半小時中,給我們最強烈的力量了。

08

撰稿:Fatty Yao

採訪、編輯:薰鮭魚

攝影:Eason Lam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