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台北電影節國際新導演競賽:徐譽庭、許智彥《誰先愛上他的》、黃榮昇《小美》強勢角逐

台北電影節備受矚目的「國際新導演競賽」入選名單8日公布,今年共有來自88個國家553部影片報名,近5年來達倍數成長,今年創歷屆之最,入選影片橫跨歐亞美洲,呈現世界電影新銳人才輩出的實力,包括來自台灣、中國、韓國、菲律賓、希臘、瑞士、波蘭、荷蘭、德國、葡萄牙、丹麥、瑞典、義大利、美國出品的十二部影片。其中台灣導演徐譽庭、許智彥的首部劇情長片《誰先愛上他的》與黃榮昇導演的《小美》也強勢入圍,前者將在台北電影節亞洲首映,後者則是台灣首映,與其他10部影片競逐新台幣六十萬元首獎。

作為台灣的長片國際競賽,台北電影節從亞洲影展的角度對國際的電影美學形式和議題提出專屬於台灣的觀點,不但逐漸受到本地的觀眾信任,培養了一群死忠影迷,也讓來訪的導演對台灣影展和觀眾的專業上都留下深刻的印象,2016年評審團主席陳英雄導演曾讚許入選影片素質整齊傑出,2017年首獎《割愛》(The Wound)導演約翰.特倫戈夫(John TRENGOVE)也說:「這個影展太棒了!」,而從近5年投件量倍數成長,由2014年的285件提升至今年的553件,也可以看出國際新導演競賽已逐漸成為全世界新銳影人的兵家必爭之地。

-1
《誰先愛上他的》劇組,左起導演許智彥、導演徐譽庭、演員邱澤。(照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在國際新導演競賽入選公布記者會上,《誰先愛上他的》導演徐譽庭笑說以前常抱怨導演沒把她的劇本拍好,直到自己初執電影導筒才明白導演的辛苦,而許智彥在接獲徐譽庭的合作邀約時便一口答應,不同世代的兩人初次合作,徐譽庭雖然常常念許智彥,但也給予他很大的發揮空間;而飾演男主角的邱澤說,這是他演過最美的愛情故事,其中有一場哭戲更是拍了16次才拍完。

 

.jpg
《小美》劇組,左起監製鍾孟宏、導演黃榮昇、演員陳以文。(照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黃榮昇導演則表示《小美》從柏林影展首映到香港電影節,最後回到台灣,很感謝台北電影節,也期待與台灣觀眾見面;繼《大佛普拉斯》後,鍾孟宏攜手新導演再度擔任監製,他透露從監製的角度看到很多身為導演時看不到的,也發現台灣有許多優秀的新演員。飾演小美房東的陳以文,則為了角色上網搜尋影片,揣摩香港口音。

 

《誰先愛上他的》由知名編劇徐譽庭,活躍於廣告界、MV界的導演許智彥共同執導,劇情描述女主角劉三蓮充滿戲劇性的人生:三年前丈夫離家出走、九十五天前丈夫去世,劉三蓮這才發現丈夫保險的受益人,竟然從自己的兒子變成了一個叫阿傑的男人。憤怒的劉三蓮只好帶著兒子以及她那奧斯卡等級的演技,直衝阿傑的家,展開一場勢不兩立的命中對決。飾演劉三蓮的劇場女神謝盈萱與飾演阿傑的邱澤在本片演技大爆發,兩人精彩的銀幕過招,絕對驚艷觀眾。

-2
《誰先愛上他的》劇組演員邱澤。(照片提供:台北電影節)

黃榮昇導演的《小美》由鍾孟宏監製並操刀攝影,講述來自台東的少女小美,來到台北工作後離奇失蹤的故事,影片透過九段訪談來拼湊小美的生命面貌,到底她遭遇了什麼事情?誰又是她最後見到的人?一切的謎團與這九個人的關係為何?電影入選2018柏林影展電影大觀,榮膺香港國際電影節的開幕片,卡司包括吳慷仁、尹馨、饒星星、柯淑勤、陳以文、納豆、巫建和、張少懷、劉冠廷等實力派演員。

 

 

勇奪2018鹿特丹影展金虎獎的《北方一片蒼茫》,是中國導演蔡成杰的初試啼聲之作,劇情講述三度成為寡婦的王二好,誤打誤撞成為替人治病的活神仙,因現實所迫,不得不弄假成真繼續替人趨邪醫病,也想趁機扭轉農村種種保守偏見。不料,村民們的貪婪與冷漠,反倒吞噬她的善意,更步步將她逼至絕境。深受庫斯杜力卡《流浪者之歌》影響,蔡成杰於自身家鄉取景,揭示當下中國農村所面對的荒涼生存現狀。

 

《討拍成癮的男人》(Pity)是2018年日舞影展正式競賽片,由「希臘電影怪浪潮」導演巴比斯・瑪克里迪斯(Babis MAKRIDIS)執導,聯手《單身動物園》坎城影展最佳編劇,大力嘲諷矯情的人類,劇情描述一位生活美滿而優渥的律師,當妻子車禍陷入昏迷,他陷入悲傷成癮,每天只想哭得假惺惺以博得同情,但當妻子從昏迷中甦醒,他的眼淚攻勢不再奏效,失望的他決心採取行動來維持「可憐」的形象。

 

《莎拉怎麼了》(Sarah Plays a Werewolf )是導演凱薩琳娜・維斯(Katharina WYSS)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入選2017年威尼斯影展影評人週,描述面臨青春期的17歲女孩莎拉透過學校的戲劇排練,安撫內心的憂傷與悲痛,也試圖揭露深埋心中的一個醜陋秘密。導演用影像呈現現實生活中無所不在的暴力,藉由日常生活與經典戲劇的相互映照,細膩地描述女孩成長過程中的自我懷疑與剖析,甚至是自我傷害,探尋女性的歇斯底里。

 

丹麥電影《騙婚風暴》(The Charmer)描述一名伊朗男子想盡辦法尋找對象,以確保自己能得到在丹麥的合法居留權,卻意外愛上一個同為伊朗籍的女子;同時,曾經與他有過情感糾葛的有夫之婦竟在分手後選擇自殺,混亂的情事一發不可收拾。伊朗出生、瑞典長大的導演米拉德·阿拉米(Milad ALAMI),將自己生命經驗投射到故事中,串連國族議題、新移民困境與階級攀升的掙扎,也讓他拿下2017聖塞巴斯蒂安影展與華沙國際電影節最佳新導演。

 

入選2018鹿特丹影展、紐約新導演/新電影影展的菲律賓電影《成長的發聲練習》(Nervous Translation),聚焦一個父親長期缺席、母親工作早出晚歸的小女孩,她獨自在家時常聆聽一卷錄著父親聲音的錄音帶,玩著扮家家酒,在腦中勾勒「幸福美滿生活」的樣貌。本片細膩中帶有點童趣的奇幻色彩,搭配 80年代的流行音樂與廣告,不但是菲裔日籍導演希林・施諾(Shireen SENO)的自我投射,也是她對菲律賓歷史的回望。

 

葡萄牙導演佩德羅・皮諾(Pedro Pinho)拿下2017坎城影展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的《自己的工廠自己救》(The Nothing Factory),敘述工廠無預警倒閉的管理階層人間蒸發,餘下的工人們決定試著自主管理的故事。導演以紀錄片般的風格呈現了工人與雇主、工人與工人間的矛盾與衝突,片尾突如其來的工人歌舞秀,更為工人電影開啟了新的形式美學。

 

瑞典女導演伊莎貝拉‧艾克洛夫(Isabella Eklöf)四十歲交出第一部長片《毒梟沒有假期》(Holiday)就震驚日舞影展,劇情描述毒梟帶著女友前往土耳其度假,在揮金如土、夜夜笙歌的極樂天堂背後,卻也蒙上了毒梟暴力控制的陰影,一場超越爭風吃醋的硬派鬥爭一觸即發。導演大膽玩味性別暴力與人格黑暗,鏡頭既冶豔又充滿壓迫感。

 

《我的人生二月到期》(February)描述女子在深夜裡踽踽獨行,不斷遁逃,逃家、逃學、逃避情人與母親的角色、逃避所有的理所當然,最後流離到貨櫃屋裡生存,最後當這個貨櫃被吊車舉起,女子感受的究竟是危險,還是從高處看到特別美麗的風景?韓國新銳導演金重炫細膩捕捉了這位拒絕被社會規範同化的女子,勇奪2017釜山影展視野單元導演獎與奈派克獎。

 

入選2017威尼斯影展的《美麗事,殘破世》(Beautiful Things),透過物品從原油挖掘、運送、製作、焚毀的生死之路,道出人的故事。兩位新導演喬吉歐·費雷洛(Giorgio FERRERO)、費德利科·必亞辛(Federico BIASIN)展現驚人的觀察與想像力,將工業的粗糙與魯莽化為絕世美景,在有限的預算中以音樂結構了整部影片,化為一節奏強勁的生命進行曲。

 

《#滑板少女》(Skate Kitchen)是一部洋溢青春熱情的作品,取材真實的IG社團「theskatekitchen」,描述住在長島的滑板女孩卡蜜兒,來到曼哈頓下東城滑板基地朝聖,結識一群無拘無束的女子滑板友人,享受疾風衝擊肌膚的快感,也多了許多談心吐苦水的夥伴。與板弟群互別苗頭、爭搶地盤的同時,卡蜜兒也對紅髮男孩漸漸滋長了謎樣的情愫。導演繼拿下日舞評審團大獎《狼子不回頭》(The Wolfpack)後,再次驚豔影壇。

 

「國際新導演競賽」為台灣唯一新銳導演長片國際競賽,凡執導第一、二部長片的各國導演,皆可報名。這十二部作品的劇組代表也將在台北電影節期間來到現場,和影迷們面對面交流、暢談拍攝故事。競賽結果將於7月3日頒獎典禮上正式揭曉。

 

2018第20屆台北電影節:6/28~7/14

選片指南暨套票首賣會:6/3

資料提供:台北電影節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