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張少懷│每個角色都和自我牽連,有一半的我潛藏其中

表演就是利用角色來抓到自我的各種面向,然後認識自己的每一個面向。

成就一道美味的料理,除了主菜要夠優秀而令人驚豔,點綴的配菜或醬料,也是提昇整體美味、達畫龍點睛之效的關鍵,有時甚至比主菜博得更多迴響與記憶點。在戲劇中也是如此,男女主角之外,總有一群默默努力,全力奉獻表演能量的配角,他們不一定擁有最多鏡頭,但沒有他們,這顆鏡頭好像就怪怪的,作品就沒這麼精采。

坐在對面的,是《聖稜的星光》中那將人生投入於櫻花鉤吻鮭保育的鮭爺;是《命運化妝師》中深愛女主角卻無法得到回應的禮儀師蕭致任;也是《大佛普拉斯》中那僅有一句台詞,卻討論度爆棚的釋迦。他是演員張少懷,穿梭於各個角色中,幾乎成了最稱職的男配角,依舊能保持自身特殊風格與魅力。

這回,張少懷終於不是最佳男配角,首度在電影《市長夫人的秘密》中擔綱男主角,他坦言緊張,仍不改黑色幽默地與我們聊演員和生活,及神祕感的背後,張少懷到底是怎樣的人?

JUN_9216

表演就是認識自己、面對自己、放下自己

出身於戲劇科班,包含電影、電視、舞台劇、編劇等,張少懷都受過正式訓練,但他坦承,表演這件事並不是一開始的人生志向,而是在台灣升學主義下,為了有學校念而不得不進行的選擇。這樣說好像有點過於坦白,慶幸的是,學表演確實讓當時的張少懷擁有比較開心的學生生活。

至於,堅定地將表演視為生命中之不可或缺,要等到2011年接拍電影《命運化妝師》、遇到伯樂導演連弈琦。戲劇是集體創作的過程,從導演、編劇、演員到燈光、攝影、美術等,都各司其職,並從中揮灑自己的創意,協力成就一部作品。然而,這種「共同創作」的感覺,是與連弈琦合作的過程中感受到的,才讓張少懷發現,角色也能有自己的表演空間,表演因此變得好玩。

所謂的好玩,張少懷解釋,不是輕浮,有點像是男孩對待玩具的興奮與投入,總想多玩出一些花招,同時享受新鮮感帶來的刺激。講到新鮮感,他承認,自己對角色的熱情有時限,無法長期扮演同樣角色、進行重複的表演,因此,張少懷說,他不太能做舞台劇表演,長時間做相同的練習、公演一樣的劇碼,會讓他覺得尷尬。

他在分享這些時的表情也尷尬得可以,讓人忍俊不禁。可是,張少懷不正是因為這股莫名的尷尬感讓人印象深刻嗎?這不就是他獨有的魅力?

張少懷就帶著這股天生的尷尬、幽默到了新作品,這是他首度、或說總算成為電影長片的男主角,跟以往當男配角有什麼不同?「配角可以發揮的空間比較大,場次少、功能性強,戲可以一次給足,觀眾記憶點也會變大;主角不能這樣,他可能需要連續一個月扮演同個角色,表演不能一次給足,否則主角的形象就平淡掉了。」講起配角的重要性,張少懷很有心得。這次在《市長夫人的祕密》中飾演男主角程見,張少懷則要更有意識地讓表演富有層次,讓情緒在不同場景的轉換間,能起伏地更妥貼。

張少懷厲害的地方還有即興演出。即使他會在拍攝前設定好表演情緒,在正式演出時,即興發揮會成為表現加分的關鍵。「不論演悲劇或喜劇,其實我是很認真在做這件事(表演),所以我有時候會認真丟一些點,那才會點到觀眾。」

演了那麼多因悲劇到極致而令人發笑的甘草人物,張少懷一點也不害怕被定型,他反而覺得,這樣有一天演出正經八百的角色,勢必能創造出一股反差的力量,不但能讓角色更鮮明立體,張少懷這個演員的潛力,也終於能好好被看見。

想被看見哪些潛力?張少懷用招牌的尷尬笑容思考了一下,因為,他也還在透過表演認識自己的不同面向。

不管是擔任配角或主角,對張少懷而言,表演所給予最隆重的禮物,就是認識自己,每演一個角色就是多認識自己某個層面。「表演對每個人的意義都不一樣,對我,就是可以多認識自己每一面。」他表示,思考角色和詮釋角色的人都是自己,沒有別人,因此,自己跟角色間的關係,並不會太過客觀,每個呈現在觀眾面前的人物,鮭爺、蕭致任、釋迦或程見,都一定有部份的張少懷潛藏其中。

JUN_9207

JUN_9182

想要了解身處之地的文化,就去看電影

從事表演工作十多年,卻也是直到近年才有較多的演出機會,張少懷深知演員「等待」之苦。然而,他用稍微不同的角度看待這件事,認為等待也是一個機會,一個好好生活、增加觀察力的最好時刻。

「等待是好的,因為一樣要生活。不是說你去生活這樣就好了,要有觀察力,要夠敏感,這些是放在生活前面。」或許,日常生活中,真真假假,浮浮沈沈,虛虛實實,不過就是人不斷在展演真實與虛假的自我的過程,去觀察每個人在扮演不同自己的枝微末節,對演員而言,將是補充表演能量的最佳養分。

可是,為什麼演員總要等待機會呢?張少懷認為,除了大環境積習已久的結構性問題如選角保守、預算不足等,他覺得社會大眾也需要負點責任。這並不是對大眾的責難,而是張少懷希望大家能多加關注本土作品,別事先抱持「國片一定不如好萊塢強」的自我矮化心態,也別以雙重標準在檢視國片。

.jpg

為什麼看國片時就要覺得片子一定要有什麼意義、什麼都要合理?也可以像看好萊塢片一樣輕鬆看,我們看國片太嚴格了。我希望不管怎樣可以先看片,不要有太多想法,就進來看,好萊塢也有爛片,票房也很好,他們的片一直往外推,我們的推不出去,因為沒人看。不管這片好不好,我們可以從看片了解一個地方的文化。」雖然張少懷都是笑笑地表示,但他的期許與無奈揉在一塊兒,都從話語中洩漏了。

所以,張少懷也建議,如果你跟他一樣對學習不太在行,那就看電影吧!從娛樂開始認識自己的所在之處和文化內涵,或許,某部電影就觸動了人生開關,讓你醒悟過去從未設想的事情,甚至,改變了什麼也說不定。

即使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在和張少懷聊天的過程中,依然能感受到他的率真,且是隨著訪談的推進愈來愈鬆、愈來愈像個調皮大男孩。努力在表演和家庭間取得平衡,是他當前的課題,他說自己少有「入戲太深」的困擾,因為,只要回到家,他就是孩子的大玩偶,絕對不能把情緒帶回家。

這個大男孩有個導演夢,張少懷說,他想拍攝屬於自己的作品,他會好好地陪孩子長大,一邊醞釀、落實這個想法。期待未來的某天能看到「導演張少懷」的作品,看看他如何用他的個性說故事、會說出怎樣的故事,又透過這個作品,發現了自己哪些面向。

JUN_9546

JUN_9512

採訪、撰稿:Fatty Yao

編輯:薰鮭魚

攝影:HouJun Photography

場地協力:孫立人將軍官邸‧陸軍聯誼廳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