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在鬧什麼?談創意與藝術創作的道德距離

(引用自BBC中文網)中國中央電視台前著名主持人崔永元連續發佈多條微博,公布藝人范冰冰的劇組勞務合同,稱范冰冰千萬片酬來得太容易,並質疑范冰冰簽署陰陽合同,暗示其涉嫌偷稅漏稅。

新聞看這裡

這件事情跟台灣的影視圈其實有點距離,起碼這次是以崔永元為颱風眼,把范冰冰、馮小剛這些連台灣人都認得的人,攪得七葷八素。最新事件是范冰冰的陰陽合約,就是明著簽了一份合約,但暗著還有一份,為了逃稅用。這件事已經引起中國稅務機關注意,並且開始調查;導演馮小剛的《手機2》則已經宣布停拍,前途未卜。

中國媒體非常精確地以「手撕」來描述這次崔永元的爆料。崔永元是什麼人?我覺得大家網路這麼方便,可以上網查查,我不要佔篇幅(關於崔永元)。但崔永元記恨的,可能也是台灣觀眾熟悉的一部電影,由葛優、徐帆、張國立、范冰冰主演的《手機》。這部2004年的電影,基本上以手機為道具,來揭發所謂媒體(其實就是電視台)跟文藝圈奇觀式的生活情境。全片情節進展快速、流暢、沒冷場,每個演員表演也都恰如其分,成就了完整的電影感。坦白說,是我驚訝中國電影「也可以做到這種喜劇」的開始。

我完全沒有注意到《手機》當年上映後的爭議。應該是跟崔永元在媒體採訪中自述的那樣,因為當年中國環境還沒有「自媒體」,不要說模仿Line的微信了,連模仿臉書的微博也沒有。所以那時就算要抱怨,也不像現在這麼方便。

但根據崔永元的敘述,他對於《手機》在中國市場乃至全世界範圍的成功,感覺非常不舒服。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是提供故事的人;且看完這電影之後的觀眾,也覺得被影射的人就是崔永元本人。電影故事中所有情節,即便是杜撰,對觀眾來說也很難辨真偽。換句話說,就是大眾認為崔永元的生活就是電影中男主角那樣,即便他自己否認,也很難撇開眾人質疑的眼光。崔永元覺得受到傷害,但是這幫當初跟他一起說要拍這類題材的電影導演、編劇,卻在拍攝過程、甚至拍攝完畢後,連一聲招呼都沒有打。他覺得受害的是自己,可是這幫拍電影的卻完全無動於衷。他覺得受害就算了,被影射是那樣的人也就罷了,也許時間可以沖淡,沒想到的是,竟然還有第二集,崔永元就真的受不了了,爆炸了。

真實與虛構的比重拿捏

真實的事件,往往讓人感覺震撼。這也是為什麼愈來愈多電影訴求「真實故事改編」。電視裡社會新聞的刺激,比推理小說更猛烈,應該是因為鮮血總是讓人感到震撼,而產生心境的巨大變化。那真的灑出的血,跟你想像中會流出的血,會造成觀眾不同程度的感受。當然還有一個潛在而不能忽略的原因,是真實事件彌補了想像力的不足。整個社會的想像力不足,造成了作者(無力再提供題材)跟讀者(無法再建構情境)雙方,都往現實世界去尋找。

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到現在還有許多忠實粉絲,這些菁英讀者都會想透過過去作者普魯斯特的人際關係裡,來找尋現實生活中出現人物的相對應關係。也許大家總是不滿足虛構,總想在現實層面上找到可以投射的目標,才能滿足。不過,我們不知道普魯斯特到底有沒有根據真人真事來改編。話說回來,根據崔永元的爆料,《手機》這部電影的主要故事內容,確實是有真實的部份。可是,真實跟虛構的部份,怎樣拿捏?這真的是作者必須慎重以對的。

我們難以確知媒體用任何形式公布某些人的隱私,到底會造成多大的影響。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所以,不少作者常想避免這樣的麻煩。文學中的傳記類作品,除了要親自採訪,還要通過本人同意,作者才能出書;很多電影是真人真事改編,但相關人士成為該部作品的「顧問」,還真的不是閒缺,只是為了要讓相關人士能有機會避免私生活受影響,同時又不會妨礙創作進行。所以,有非常多的溝通方式,都可以避免最後發生原故事提供者與創作者之間的不快。無論如何,就是彼此之間不能不對話。

作者的創作心態與倫理

撇開這些行政作業,其實更重要的,是作者的創作心態。常常跨越在虛擬與真實間,顧慮到情節的劑量上對讀者/觀眾的效力,免不了總想要多加點成分,或劑量下重一些,以期達到效果。如果是純粹虛構的作品,應該不會有任何傷害;但若是以真人為題材,甚至當事人提供的題材,要如何拿捏?又要如何讓受眾也能接受?這平衡感要非常好才行。

其中,最大的制約,應該是作者的倫理。身為作者,我們本身就有影響這個世界的企圖。所以,我們創作。如果這建設與破壞間的平衡,造成有人在真實生活中受到傷害,那我們還要不要繼續進行?有些人會說「創作是殘酷的」,原因就在此。

當我們隔岸觀火,看著這荒誕爆料繼續,我們有沒有機會審視我們的創作過程中,有沒有對不起自己的良心?空說社會責任可能不痛不癢,這已經不是有無付稿費的商業利益問題,而是一個靈魂如何自在悠游於天地間的關鍵思考了。

繼續隔岸觀火:相關後續報導

文:楊一峯 / 圖片:網路

 

以上言論不代表拍手Clappin立場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