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提前看完了一生,會去改變什麼嗎?│異星入境

電影美術風格、攝影、表演表現都很精彩,入圍奧斯卡8項提名, 最後榮獲最佳音效剪輯。電影《異星入境》的影像風格,跟一般科幻片很不同,是一部非常哲學的科幻片,而我認為最能表現其劇本核心意義的,是剪輯。剪輯整合了整部片謎樣的影像風格,打散線性的敘事方式,使電影的時間軸如圓一般相結合,讓起點即是終點,搭配緩慢的攝影運鏡,故事在一股迥異而紓緩的氣氛下展開。

電影的結構在開始與中間不斷穿插女主角 Dr. Louise Banks (艾美亞當斯 Amy Adams 飾)與一個女孩的日常生活情節:女孩出生、女孩捏黏土、女孩玩毛毛蟲、女孩生病、女孩死亡。剪輯的安排,放在電影的最初,從觀影經驗來判斷,我們會以為這是Louise的回憶。

到了電影末端,Lousie不明白為何自己腦中閃出這些畫面,直到她向他們(外星人)提問,「這個女孩是誰?」 我們才知道,電影呈現的時間軸並不是按照:「過去─現在─未來」安排。女孩Hannah 是 Louise未來的小孩,她看到的是她的出生、她的死亡。

談到電影結構,不得不提,「圓形」是這部電影裡很常出現的符號,不只外星人的文字是圓形的,整部電影的結構也是圓形的。圓是一個很常見卻特別的符號。引自哈利波特第七集:” I open at the close.” (我在結束開啟。)站在圓上的任何一點,是終點也是起點。再引述我很喜歡的歌,Semisonic 的〈Closing Time〉:”Every new beginning comes from some others beginning’s end.”

這部電影建立在一個理論之上:人類是三維度生物,我們不能操控時間;而突然出現在地球半空中的外星人是四維度生物,時間對他們來說,跟我們的時間觀念不一樣,是一去不復返的,就像平面空間或立體空間一樣,是可以「使用」或「操控」的。而基於另外一個語言學理論,當我們學習某種語言,大腦會開始使用此語言的模式來思考,Lousie也因此學習到了四維度生物的技能,時間變成可以使用的工具。

於是,對白提出了關鍵一問 :「當你已經看完了你的一生,從出生到死亡,你會改變一切嗎?」

生活充斥悲歡離合,當面臨到一件痛苦的事,又或是預測某件痛苦即將降臨,我們縱然痛苦,但這些都是生命時間軸裡的必然。 我常常糾結於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的恐懼,大至親人的死去、情人間的分手,小至等待一個工作案子的答覆。就算我們能像 Lousie 預知未來又如何呢?我們願意去改變嗎?會去改變嗎?改變了,能使自己更快樂嗎?

Lousie 學會了操控時間,並不是要去避開未來的痛苦,而是教她去享受時間軸上的每一刻。有苦有酸有樂,才使我們完整。如同 Lousie 在電影裡學到新的語言,我們也可以在電影中學到面對未來的勇氣。縱使心痛或挫折,我們都可以放寬心去享受。

文、插畫:胡薽勻 | 胡說影評 | 用生活軌跡說故事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