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尹馨│做一場高級的表演,論演員的品味和判斷

初見尹馨,她正不慌不忙卸妝,拿著眼影棒抬頭表示,上個通告的眼妝,不適合此刻的場景。她敬業地擦拭、塗抹,「我看起來像不像個女巫?」她的提問令人莞爾,從沒想過與尹馨的招呼是這樣俏皮。

她是那麼有感知的一個演員,或許個性使然,對炎涼敏感得很,既能自覺,也能直覺。過分專注於當下,不假他人之手,尹馨總能立刻反應、立刻為自己騰出一個最適合安身的空間與角色。

儘管從一張白紙開始,進到工作才邊撞邊學,尹馨慢慢累積了演員該有的東西,甚至是肯定。她說:「工作環境就是很大的表演課堂,或說我的藝術學院,就在我的工作裡。」我們知道是她謙虛。不管是焦慮、等待、困惑、對角色的琢磨,尹馨都血淋淋地用肉身去經歷了,刻痕啊、傷疤啊、榮耀啊,都在這個軀體上,誰叫演員最大的武器就是自己的身體與靈魂呢。

_C7W4202

從遊玩到作戰,對表演工作走火入魔

2003年的《寒夜續曲》是尹馨認識表演的起點。那時的她覺得好玩得不得了,好玩到可以忘卻等待下一場戲或演出機會的難熬,因為每一刻都新鮮、每個工作人員都是老師。

「這個工作好有趣,我好喜歡!它可以讓你體驗不同角色的人生,也讓你接觸那麼大量不同的工作人員,所以一下子我就覺得,這是我要的工作!我想要當演員!」她笑年輕的自己天真。熱愛文學的她,對於本子上的文字能活生生被呈現為戲劇,甚至她能去詮釋這些本來攬在手上的故事,也感到無比興奮;哪怕她根本還沒沾到表演的皮毛,這些內心的驚呼已足夠尹馨栽進表演。

沒想到,十多年就這樣過去了。以前把拍戲當「遊玩」,現在呢?尹馨瞪大眼說,演戲就像一場又一場的戰役。

不是說表演有多操之過激,而是隨著經驗值提昇,尹馨擔心的不再只是「什麼還沒學」,更多的是「如何更完美」;期望演出後不會感到遺憾的表演,得有策略和省思地一場場攻下目標,就算隨心所欲,也要顯得優雅。「如果你當遊玩,你可能就會忽略上一場為角色釋出的訊息有點少;但如果你知道你在作戰,你就會注意到,剛剛那一槍發得有點多。」她巧妙形容表演的嚴謹。

儘管歷經槍林彈雨,尹馨從容表態,她不覺得這樣的轉變是壞事,畢竟這個工作本就需嚴謹、細膩以對,難以掉以輕心。只不過,她對表演工作嚴以律己,有時會忘了寬以待人,常要合作的人都必須一樣高標準;她知道自己被說「難搞」,苦笑說:「但我對角色就是有種……嗯,走火入魔。」自稱到現階段還是個用功的學生,在工作上非得這般把自己揪著緊緊的,心裡才會舒服。

_C7W4498

_C7W4499

演員的操守:把台詞背熟、深理解自己

這樣往每個細微處雕琢的演員,讓人好奇尹馨都如何準備角色?她給了一個很解構主義的回答:「演員的身分不是哪一天可以突然卸掉、有工作時再穿上,你的心必須為這個工作跟身分打開。『準備』是隨時的,不管是感受、理解這個世界,還是面對自己。」到底有沒有準備,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莫忘自己是個演員。

真要說一個尹馨必做的功課,大概就是把劇本背熟。她說,當然一定要準備,而準備的根本便是劇本,而且要熟到把別人的台詞也看進心坎裡,才有機會看出台詞裡更深的功用與內涵。她正色說,準備好台詞再站在鏡頭前,是演員的基本操守。

只是,一個好演員能把台詞背得滾瓜爛熟,也能隨時丟掉功課,具備相當的彈性,絕非一成不變。「能丟掉是因為你對它非常熟,你可以為了更好的效果決定把第五句、把第七句抽掉,而不是因為不熟就把它弄成一團亂,然後說服大家,我們不要台詞。」尹馨有感,曾遇對手覺得表演要生活一點而不太準備台詞,「其實我心裡會非常生氣。」因為太重視、太投入了,直截了當的尹馨總會直接跟對手反應,希望至少一起把台詞完整對過,哪裡不好,再來刪補。

她很清楚,干涉其他演員是種侵犯,且那是導演的工作;演員去提醒其他演員,也讓自己顯得苛刻,但她不想在這種時刻太在意他人評價,也不打算容忍,她的目光堅決地放在遠方的目標──戲劇。因為,一齣作品不是演員的個人秀,是全體人員的共同創作,尹馨堅信劇本的重要性,和演員該有的基本原則。

我們不要太神話演員的能耐,演員的工作是『演繹』,不是來寫台詞或創造新場次。其實文本、劇本對演員幫助很大,演員不用太害怕,劇本理應有一切線索,每一句台詞的呈現方式,都有無限可能去協助建立這個角色,而且是這些線索讓你知道你該怎麼做,甚至,其他角色的台詞,也一再讓你看到自己的角色可以具備多少原本沒想過的層面。

尹馨提醒,演員不要急著否定劇本,先站在劇本文字上看看自己能創造出什麼;她認為,演員的創作,是忠於編劇創作出的人物,加上自己對角色的認知,藉著支配、詮釋角色行動,為文字上死的角色創造生命。

_C7W4373-2

她說自己的劇本總是白的、乾淨的,除了一些提醒自己的註記,她從不筆畫劇本,「很多人拿到劇本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自己的人物,一次性把這個人物所有對白用螢光筆highlight起來,之後再慢慢看。這或許便利,也很容易閱讀和背誦,但更容易讓演員只看自己的部分而忽略其他。白的劇本,會讓人很沒有安全感,但花多些時間閱讀白的劇本,會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收穫。每次殺青後,看著自己白淨淨卻翻爛的劇本,有很大的滿足感。」當然,如果完全不給台詞,尹馨也有自信能給出好看的表演,她慧黠微笑。

從她身上,似乎也看出了另一個好演員的根本,那就是「知己」。知道自己的極限、知道情緒的千絲萬縷,如此一來,才能將情緒的絲絲縷縷妥貼安放在角色的每個舉措。

沒有『自我』,怎麼當演員?你不很深地認識自己,你是不可能成為一個好演員的。」這話講得可能有點重,尹馨強調,常常反觀自己「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難受?」且很深地理解原因後,這些思考才有機會被拿出來使用在角色裡。

你的身體和靈魂是你唯一認識跟感受這個世界的載體,能不先深入認識它嗎?好好認識自己,帶著自己好好生活。生活就是角色的土壤,不論是自己的或別人的生活,所有人物角色的塑造都根於生活。

很多人說表演的上乘是「生活化」,尹馨再度巧妙拆解,「表演很生活是基本,但只是做到『真實』是不夠的。就像你畫畫一定用真實的油彩,可是如果畫完不吸引人,還是沒人願意多看它。」在尹馨心中,一個優秀演員的表演,是從這種種生活經驗裡提取、加工更高和更集中的層面,進而創造另一種真實。

要將更高、更集中的層面放到表演場次,很困難,卻不是做不到。

善喻的她進一步解釋:「如果今天這場戲沒有設定對白,只需要演在市場賣菜,不是只要做到『賣得很自然』,不是一直重複一個很像的動作就會『好看』,很像又怎麼樣?這整段表演,演員是否可能把生活裡適合的多種賣菜典型拉出來使用,讓這段單純的賣菜表演足以傳達出角色對生活的熱情、對生命的真誠或對困境的永不放棄?不管是什麼,此刻僅做到『真實』是不夠的,演員如何在有限的時間裡打動觀眾,這是一個『判斷』。」偏偏每場表演的時間不長,怎麼在現有環境的時間與節奏中,拿得巧、拿得對,在在考驗一個演員平時的累積。

_C7W4154

培養品味、懂得控制和判斷,演員才有機會給出高級的表演

當能把角色駕馭得宜,你才有機會成就一場出色、高級的表演。

用「高級」來形容表演、角色,頗令人津津樂道。尹馨有條理地說明,「出色」很難定義,也難一一列舉構成出色表演的要件,可以確定的是,這攸關演員的品味與美感,品味會影響演員對表演的決定,而品味是可以培養的。

她舉例,有時最安靜的表演,可能成就一場出色的表演;有些人一句台詞、一個動作都沒有,甚至背過身不直面觀眾,卻令觀眾感到震顫。她說,這就是那個演員的「判斷」,是演員為角色和那個當下做的決定,而這個決定的感染力,正傳遞了表演藝術的美。當腦子跟身體沒有落差,能夠控制、判斷、決策,演員才有機會給出所謂「高級」的表演。

雖然這是尹馨多年的實戰心得,新進演員可能還望塵莫及,但她建議新進演員可以從「觀看」培養品味。

她強調,看小說、偶爾讀詩、看電影,對演員的幫助很大。看電影或小說的同時,你正在接觸大量不同的生活樣態,多看電影也有機會學習其他優秀演員的詮釋,不停更新自我挑戰清單,去思考那個演員在表演當下的判斷是什麼,「『觀看』別人的表演,也可以培養演員的能力。至於讀詩,就是讓人不要死板板、不要那麼僵化。」

開拍前一天的重要儀式:卸腳指甲油、剪指甲

不得不佩服尹馨的邏輯清晰,可偏偏也是這樣的過於透徹,讓她給了自己蠻多規矩,什麼事都要準備好才上場,就算拍了那麼久的戲,依舊會緊張、會在開拍前一天感到排山倒海的壓力,彷彿有一百件事還沒做完,難以入眠。

幸好,她在拍攝某部戲前,找到讓她受用至今的靜心儀式──修剪腳指甲

她回憶,某次開拍前發現有指甲油必須卸掉,「我就開始卸我的腳指甲油,因為需要先敷去光水,再慢慢擦掉,然後剪指甲……,發現這件事給我很大的安撫。它就變成我上戲前一天晚上最後一件要做的事。」她說這件事時的神情就像個小女孩,過了3秒,害羞說這是個獨家,是很私密、居家的尹馨。

但這絕不是玩笑,尹馨正經說,卸指甲油、修剪腳指甲需要格外專心,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弄痛腳,往往一個人在燈下寧靜地擦拭,也療癒開拍前的緊繃情緒。這不但為了自己,也是為了角色,因為乾淨、透明的指甲最方便每個角色,開拍前的所有紛雜似乎也隨著修剪落去,她就能安心入睡,「這個女人的指甲準備好了!明天怎麼樣,就這樣吧!」她開朗大笑。

_C7W4436

若想當演員,別被粉絲數綁架,也留下你的牙齒

在這個Youtuber參政、網紅變演員的時代,數字、粉絲、流量變成業主或投資者緊握的籌碼,尹馨雖不受影響,卻也直言,有那麼點小小的傷心。

她的傷心來自惋惜。尹馨發現,一些演員也開始被粉絲數綁架,她嗟嘆若把這等注意力放在對表演更高層次的追求,該有多好。不過,這就跟每個人追求的價值有關,到底,你想當演員還是明星呢?

尹馨相信,投身表演工作的人,一定有很多是真心誠意想把戲演好,可能有不少人有機會變明星,但做明星跟做演員之間充斥太多抉擇,「你要把演員工作做好,需要做出很多抉擇、放棄很多事情的。」她觀察到,或許你有方法去獲得粉絲或曝光,但那不是成為一個好演員的方法,因為,當演員跟當明星本就是兩條完全不同的路徑,演員在作品角色裡服務觀眾,明星在整體形象包裝上服務觀眾,端看你怎麼選擇。倘若決定當演員,「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想辦法在表演裡打動觀眾!」她說,哪怕只有一個觀眾,也是演員終生的追求。

對一些新進演員或對表演有興趣的人來說,可能會迷惘是否當網紅比較快紅?會不會被網紅取代?尹馨沉默半响,沉下聲音表示,一旦有了當演員的自覺,就會知道自己曾嘗試過多少努力去認識那些表演的修為、知識、控制等,「如果演員那麼容易在戲劇裡被網紅取代,或因大數據分析而在選角上被淘汰,那代表這個戲劇圈對戲劇的要求已降低也完全扭曲,是這個業界的墮落。」不悔寫在臉上,尹馨也強調,演員該持續展現對職業的尊重,還表演應有的藝術尊嚴。

_C7W4312

與其奉勸要培養哪些習慣,她說她要叮嚀新演員一件「很誠心」的建議,那就是「大家不要去做假牙!」這答案讓人一頭霧水、啞口無言,心想在鬧嗎?尹馨試圖在大夥兒一片嬉鬧中理清脈絡,她說,牙齒的樣貌與散發的個性有關。

如果你想當主持人或歌手就罷了,如果想做一個演員,麻煩留下你的牙齒!如果我是導演,我有一個很好的角色,我不會用貼滿一排假牙貼片的人。」因暴牙、咬合不正等原因去矯正,這都沒關係,但時下很多人會動手腳讓牙齒變得白皙平滑、工整對稱,尹馨不解,那麼現代的牙齒排列和光澤,怎麼出現在古代或社會階級較低的角色身上?她語重心長,這小小的無心動作,就在侷限你的戲路,可能讓你遠離很多角色。很多技術固然好又方便,卻容易讓人失去個人特色,尤其整排閃亮的牙齒實在太不現實,尹馨苦口婆心,就留下你的牙齒吧,如果想當演員。

不管是《川流之島》中溫柔又堅強的國道收費員、《茉莉的最後一天》裡的控制狂媽媽,還是《引爆點》那悲催無助的村婦,無所謂年齡或劇本類型的羈絆,某種程度上,尹馨很活在表演構築的小世界中,儘管鑽進劇本細細刻劃專屬尹馨韻味的人物,用她的品味和層次,做了無數個不回頭的決策,而在她決定之後,她都有自信並帥氣地知道,這場仗又贏了。

對尹馨來說,表演就像人生迷宮的出口之一,讓她甘願把心交付,把到了嘴邊的話安心說完。她也開始想說一些自己想講的事,持續努力創作劇本,希望有天不只是演員,還是個說故事的人,更直接地與世界對話。

_C7W4462

是神給的

父母給的

都不重要了

在愛了人之後

就不是自己的

──洪肇聲〈命〉,《沉舟記》

那天看到一首詩,覺得適合她。至於,要不要把「人」置換成「表演」,都無所謂了,反正是一樣的。

採訪、撰稿、編輯:薰鮭魚

攝影:溫子揚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