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王渝屏、王渝萱│Do something!我們要自己定義表演

當咖啡廳店員送上色彩鮮豔的蝶豆花飲品,眼前兩位女孩不由自主發出「哇!」的驚嘆聲,原先的談話節奏不得不因為迸發的少女心而暫時中斷。

閃著同樣靈動的大眼和飄逸長髮,不難認出這兩位女孩是對姐妹。一聊到表演,姐妹倆的眼神跟看到鬆餅上的珍珠一樣,盡是興奮與熱情。

這次在公視話題新作《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中,她們各自出演了《貓的孩子》、《孔雀》中的要角,雖為新進演員,表現超齡而成熟,讓人難以不注意。她們是王渝屏、王渝萱。

IMG_8907 拷貝

若無法尊重表演,不能說自己是表演者

其實,姐妹倆都是科班出身,但最一開始對表演的想像都是模糊的。

姐姐王渝屏畢業自北藝大電影系,18歲的王渝萱則就讀復興高中戲劇班,今年將攻讀上海戲劇學院。問及讀電影、戲劇的原因,直率而微ㄎㄧㄤ的王渝萱不假思索說:「因為學校離家很近!」王渝屏附和:「我進北藝大的理由也一模一樣。」

不過,王渝屏坦承,起初無法享受校園的表演教育,「北藝大的訓練非常高壓,以前沒有辦法享受上課,我一開始也沒有那麼希望做一個演員。」當演員從來不是王渝屏的職涯第一順位。直到出演幾部作品後猛地回首,她們才忽然了解過去老師想傳授的「態度」,及原本難以融入的表演是怎麼一回事。

王渝萱分享課堂上的一個故事。某次表演課的課堂呈現,有些同學沒認真準備,表演老師李明哲看到一半,逕自拿起咖啡杯走了出去,再也沒回到教室。「那次讓我覺得,對表演要有一個最基本的尊重,如果連尊重都做不到,你不能說自己是一個表演者,或者是,你不能說你喜歡它。」王渝萱正經說道。「沒錯,我覺得在什麼地方做什麼事,應該要有那個場域的一個態度。」王渝屏表示同意,實際上場後,才發現自己內在有許多東西是來自學校。

尤其,王渝屏更感受到學習對演員的必要性,特別在心理層面的收放,倘若沒人提醒,可能只會放,不懂收。她解釋:「因為這個東西(指表演)其實很傷身,學表演是為了要保護自己;是你透過不同老師給予的情境,去試想自己如果有一天在片場真的遇到這些狀況,你要怎麼讓自己不會真的受傷。」

WANG

追求表演的自由,姐妹倆各有見地

表演之路如此懵懂地開始,兩位又是怎麼享受起表演的?「因為導演完全不管我!」姐妹倆神默契地給出相同答案,讓人啼笑皆非。

那是來自王渝屏大三時擔任學姐畢製作品女主角的經驗。讓她印象深刻的是一場躺在旅館床上的三分多鐘即興獨白,導演只有提及必須講到的關鍵字,剩下都讓她自由發揮。「我可以兀自幫這個角色填充很多靈魂、血肉,那時我才覺得自己好像有這個能力(表演能力)。」當表演空間被放大了,她突然覺得原來表演是那麼自由和寬廣,這是她過去沒辦法算計跟想像的。

000026-1

王渝萱則在出演電影《失控謊言》時有類似的感觸。「我覺得超幸運的,就是可以遇到一個不會叫你應該要做什麼事的導演。」沒有壓力的演出,讓王渝萱覺得自己可以好好地去呈現一個人物的故事,甚至是那個人物的自我。

這個自由度一直跟著王渝萱到每場試鏡。她認為,有沒有被選上不是最重要,重點是試鏡時好好玩一場,盡情表達內心的東西;一旦有得失心,表演容易不自然。「我覺得,如果你太在乎這件事情的話,你反而會離那個東西更遠。」明明是分享試鏡心得,王渝萱的這段話卻像在替自己的人生道路指引出下個方向。

青春太需要自由了,當王渝萱抱怨會干涉演員表演的導演,讓她覺得不開心時,一旁的王渝屏忽插入話題,冷靜說了句「但我跟你不太一樣」。

畢竟,場景、角色、拍攝團隊等都不是演員可以決定,王渝屏表示,她反而享受在這樣有限的條件下表演。她也遇過導演直接要求在第幾秒時做抬頭動作,她聳聳肩表示沒關係,「光是抬頭,就有一百種抬法呀!」和妹妹追求無邊際的表演自由相反,王渝屏認知的表演自由並不脫現實基礎,「如果你能在有限之內做到無限,是一件很美的事情。」她充滿自信。

兩人恰似虹與霓,乍看相像,卻有根本差異,令人玩味。

列印

「秘密」讓角色更立體,讓表演變得不同

正因兩人各擁對表演的想像和學習,準備角色的途徑也不盡相同。

先說說王渝屏吧。自認不是天才型演員的她,非常計劃性地做角色功課。不僅會在事前看大量的參考資料,也會替自己安排時間表,「包括我要花多少時間去做研究、多少時間看劇本和角色。」走按部就班路線的她,有點神祕地分享自認最能為表演增色的角色準備方式,那就是替角色設計一個秘密

這個秘密是沒有人知道的,導演不知道,你的對手也不知道,你很像在保護這個秘密,到最後,會因為心裡藏著這個秘密,讓你的表演有所不同。

彷彿在訴說一個天大的秘密,她愈講愈輕聲。不禁讓人想問,這次演出《貓的孩子》,王渝屏給了有憂鬱症和暴力傾向的角色羅志葳什麼秘密呢?

「我為這個角色想的秘密是,她(指羅志葳)會這麼暴力是因為曾被男人猥褻。在我想像的那個畫面中,這個男生好像很愉快,所以她(指羅志葳)也想體驗看看傷害別人的感覺。」說完後,王渝屏驚呼,這是她第一次對其他人公開「秘密」,連導演陳慧翎都還不知道。

這樣的秘密是龐大而有力道的。雖然王渝屏沒有進一步說明其他細節,在她的詮釋中,羅志葳這個角色確實有了更深層的面向。儘管暴力,內心依舊脆弱;即使在打人,也不是全然的憤怒,而是表達悲傷的方式之一。「這個角色就是一陣龍捲風,」夾帶這個秘密,王渝屏透露她對羅志葳的角色建構,「只要她一出場,就會把現場所有東西都弄爛,然後再消失。」

IMG_9072

wang03

從自己的2,想像角色的10

當姐姐說著自己的祕密,王渝萱在一旁邊吃鬆餅邊瞪大眼,大笑承認自己準備角色沒有那麼規矩。就在同時,被王渝屏吐槽:「她哪有準備?我看她《孔雀》的劇本都是白的。」姊妹倆又吵鬧一陣,讓大家哭笑不得。

對照王渝萱以玩樂、輕鬆的心態去試鏡,她的白劇本並不讓人意外,這無所謂對錯好壞,只有適不適合。她不希望自己因為太想要成為一個角色反被箝制,或打亂對角色的想像。她有她的方式,那就是從生命經驗出發去創作角色。

「角色是10,而你只有2的話,就可以用一些過去經驗準備角色。」當碰到新的角色,王渝萱總會回頭觀照生活,可能小自穿搭、喜歡的音樂,或平常的生活習慣,由自身與角色相似的小地方,長出角色的輪廓。

wang02

以演出《孔雀》為例,她飾演的劉巧藝是個被忙碌工作的父母冷落的高中生,就和過去的她自己有所重疊。王渝萱緩緩說出,國中時期,爸媽同樣因工作沒和姊妹倆同住,曾有兩個月的時間,她都吃泡麵當晚餐。

王渝萱的語調有點上揚,不知是因為憤怒,還是因為驚訝這件事竟成了她的陰影。「這件事情實在是太荒謬了,身為家長,怎麼可以沒有陪在你們小孩身邊?」這個經驗讓她幾乎順理成章地成為劉巧藝,也讓劉巧藝變成了她,「有一天的戲是從早哭到晚,然後我想著(連續兩個月吃泡麵)那件事情,所有情緒都發洩出來了。」她承認,當時她沒有感到傷心或被傷害,直到進入表演、提取到這個生活片段時,才驚覺自己的心情並非完整。

透過表演與世界對話,同時自我療癒

之於王渝萱,表演正是向內與自己對話的過程,「我覺得表演還蠻自虐的。」

要在表演中一次次回望殘破的自己,卻又要懂得把這些碎片完好放進表演、保持身心狀態投入演出,從來都不容易,資深演員可能都還為此受苦,資歷尚淺的王渝萱卻已經歷這等撕心裂肺,其實,蠻令人心疼。這也是她拍《孔雀》時遇到的一大難題,所幸面臨難題的同時,她也得到了療癒。

表演是不會背叛你的,當你在想過去的事情,它(指表演)不會去評斷你,或者說這件事情是錯的。你給它多少,它就會用另一種方式回覆給你多少,甚至更多。

王渝萱成熟說明。於是,總是會哭著講泡麵故事的王渝萱,好像已經可以理清這段不舒服的過去,「那個角色好像在陪伴你,你可以把你的痛苦跟他一起分擔。」她的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

wang06

旁邊的王渝屏靜靜聽完這段,微微皺眉表示,自己偏向透過表演與世界溝通,是一個向外探討的旅途。

「我會想演的電影或角色,一定是那個劇本或角色同時包含我的價值觀或世界觀。」角色只是一個載體,可以讓王渝屏對世界傳達想法,這是她的慾望,也是她的需要。如果哪天有什麼職業比演員更能傳達理念,她笑說,那不當演員也沒關係。

然而,有的時候,溝通也可以是提出疑問。茱麗葉·畢諾許是王渝屏欣賞的女演員之一,觀看畢諾許的作品時,並不是要去模仿她的表演方式,而是去感受畢諾許的不同情緒為電影營造的氛圍。王渝屏好奇:「全世界的人都在拍愛情,可是為什麼有些看起來特別俗濫,有些就那麼耐人尋味?」她想透過「觀察」表演,找出箇中差異。

wang04

要靠自己的實戰經驗定義表演

幾乎可說是有了代表作,姊妹倆的下一步要怎麼走呢?

王渝屏以赫曼.赫塞的《流浪者之歌》回應這個問題。「我在這本書裡看到一個很棒的事,當主角終其一生不停地追尋之後,他終於能讓自己成為自己的老師,或者說所有事物都是他的老師。」

這聽起來有點玄奧,王渝屏舉自己多年的模特兒工作經驗說明,現在的她,很多時候可以知道自己正在做不對的事,馬上自我糾正。因此,累積表演經驗,在表演上成為自己的老師,是她的持續追求。

IMG_8910

IMG_9030

「我比較想當導演。」輪到王渝萱時,她直截了當給出這個答案。因為想把自己想像的畫面傳遞給觀眾,她接下來將北漂到上海戲劇學院就讀劇場導演系。「想透過作品,讓大家感受到我所感受的事;或讓大家透過作品更理解我一些,我覺得這是一件蠻幸福的事。」王渝萱的導演初衷,十分純粹而可愛。

在未來的道路上,兩人看似做了不同選擇,但同樣愛表演、透過表演來認識世界和自己的她們,就像王渝屏在訪談之初提到的:「表演就像整骨,do something永遠是做好角色的第一步。」她們要走實戰路線,靠自己撞出表演的脈絡,當然,需要大家多給機會去磨練、驗證。

也許在不久後的某天,會看到王渝屏和王渝萱帶著自己主演或執導的作品,還是很鬧,或者堂堂正正地告訴大家,這就是她們定義的表演。

IMG_8894

採訪、撰稿:田育志

編輯: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場地協力:美好年代

服裝協力:Tan Tan Studio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