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曹佑寧│從演球員到當演員,讓「單純」領我闖蕩

《KANO》過後,如戲延續,飾演王牌投手吳明捷的曹佑寧回到校園、回到球場;兩年間,參與賽事屢屢奪牌,也入選明星隊、獲選單場MVP,他證明了自己作為球員的資格,但沒法忘記的,是當初演球員時,作演員的滋味。

眼前這位濃眉大眼的清瘦男子,穿著清爽的白T、牛仔褲,點了全場長相最夢幻的粉色系飲料,笑起來很像無害而惹人憐愛的小動物。語速微慢,甫24歲的曹佑寧侃侃而談身後那走來的球員路,與眼前這條演員路。儘管曾暫別影視產業兩年,他今年以5部戲劇作品之姿大勢回歸,像是在宣示,他已經準備好,將更賣力地踏回影視圈。

004

表演打開悶屈、釋放能量,自此難忘表演的魔幻感

不過,他其實從沒想過自己有天會成為演員。當年因緣際會成了《KANO》的要角,一堂表演課上,曹佑寧「撞」出了眼淚,及對演戲的熱情。

「那時分兩隊,先肢體接觸都沒講話,就撞、大叫,大叫的時候我又被撞,那時我處於身材弱勢,我就突然想到以前很多事情,情緒開始流動,跑出很多過往的畫面、家人的事,我覺得我壓力很大吧。突然我就哭了,一哭就停不下來。我覺得好奇妙,像魔法一樣。哭完好舒服。」過往什麼情緒總憋心裡紓不開的曹佑寧,突然發現表演打開了原本悶屈的性格,能量得以釋放,那一刻,他陷入表演的魔幻。

曹佑寧笑說,自己忘不了那種感覺,強烈到可以放棄職棒。不少體壇人仍盼著他回去,但他坦言,給自己棒球生涯所訂的目標,其實已一一完成,他沒什麼好戀棧。於是,2016年底,他放棄晉升職棒的路,正式把生涯簽給了表演。

然而,一個球員演球員是一碼事,成為演員去詮釋各種不同人,又是另一個嶄新的開始。非科班出身的曹佑寧,從青少年時期一路到現在,多數歲月都在軍人般的球員生活下渡過,按表操課、嚴謹管理的日子,與沒日沒夜的翻班拍戲生活大不同。

不再依賴教練的規劃和團隊的推進,得要自己摸索角色如何存在、要長成什麼樣的演員,於是成為曹佑寧的首要課題。 011

把戲「帶入生活」,就會更貼近角色

從曹佑寧談話的神情,甚至是點飲料、喝飲料的方式,你都不難猜測,他是個很單純、不造作的男孩,但是,「單純」之於他的演藝生涯就像兩面刃,球員的單向度生活,讓他在詮釋角色時常「想得太少」,光要誘出角色複雜、豐富的內裡,或演繹和自己個性全然相反的人,都是極大挑戰。

「我在《人際關係事務所》裡飾演一個很活潑、熱心、雞婆的人,但我本身完全不是,我平常話很少,想講什麼也不太敢講,而且過往我習慣了聽服從。」他以新作為例,無法想像,怎有人(指角色張亮)能如此輕易介入他人生命。

為了這個幾乎和自我性格相反的人物,曹佑寧用力把角色「帶入生活」。「我覺得人是多種性格組成的,你總會有跟角色相像的地方;我相信我也有活潑的一面,只是沒有放大,被隱藏起來了。」他勇敢接觸身邊的人,拚命推著自己和家人、朋友、劇組搭話,試圖誘發深埋體內的那塊活潑,把《人際關係事務所》裡的張亮活成一個更真實的人。

顯然,他把角色帶入生活有成,「我感受到自己的想法變了,做的事情也會變,活潑的人做出的動作肢體反應都不一樣,也因此我覺得自己和角色越來越近……你不可能變成他,但你至少可以接近他。」曹佑寧邊說,經紀人還在旁補充:「他現在不論講話、思考速度,真的都比以前快很多!」讓人哭笑不得。

009

拍戲就像打棒球,不是演員好就整個都好

「單純」為曹佑寧帶來限制,卻也因此讓他突破,習得進步的方式。那段打球的規律、甚至可以說單調的日子,也間接建構了曹佑寧「健康」的表演觀。何謂「健康」?他解釋:演員之間就如同球員之間,雖有學長、學弟的輩份之分,但一上場,就是平等、互相尊重、支援的隊友。

團隊對他來說,幾乎是不必訓練就根生的觀念。「我覺得(拍戲)跟棒球滿像的。對演員來說,有團體合作的概念是好的,你不能說你只顧你自己,其實都環環相扣,跟打球一樣,不會因為你一個人好整個就好,不可能。」儘管他總說自己還不太會看人、很吃虧,但在片場,他總能秉持一貫的單純,觀察各演員的態度而擇食;也會認真汲取好前輩的技能與建議,面對狼性、會搶戲或下指導棋的隊友,懂得圓滑應對、選擇性執行,一切以大局──戲好──為重。

兵來將擋,球來就打

正因足夠善良單純,在表演時遇上挫折,曹佑寧亦不想太多。面對挑戰,「兵來將擋,球來就打」,發現哪裡不足,就用力去補。

他回憶,有次和影后惠英紅對戲,當眾被導演質問為何一點反應也沒有,原來惠英紅當時說粵語,他一時沒弄明白,大剌剌地放空了。「我(的角色)殺了她女兒,可是紅姊又對我很好,我心裡有虧欠,但她不知道。她講女兒的時候,我應該是會有一些感受的,可是我聽不懂,就一直看著她,聽她講粵語。」那次他被惠英紅唸了一番,只差沒被她的眼神殺死。曹佑寧並不覺得無理,他深知自己功課沒做足,不管對方說的是什麼語言,至少要把劇本看更熟、掌握更強,要學著用心對待劇本裡的每段字句與場景。

土法煉鋼多看、多問、從前輩身上學習、改進,就是曹佑寧在戲滿檔的空隙間,所能做的、最單純的心法。「我從螢幕觀察紅姊(惠英紅)表演,覺得每個動作都很清楚、都有目的、都不是空的。整段下來都是滿的,錄下來感覺每一段都可以用……像我現在只能專注做到需要用的那段而已。」誠實也是曹佑寧可愛的地方之一,他懂得自省,自知不足,日常便拚命惡補各類戲劇作品,「這是我現在很欠缺的,我以前在打球,什麼都沒看過,看過的電影很少很少,有時候演員間也會聊天啊,說你有沒有看過什麼戲,我都沒看過,這是我比較吃虧的地方。」

002

看紀錄片做功課、捕捉神態

談到如何準備角色功課,曹佑寧有一招,就是挖出相關的紀錄片看。

透過紀錄片,他能捕捉各種人物在不同脈絡下的可能神態;透過這些人物身世,去理解行為模式的背後故事,再把這些養分轉換到自己對待角色上。問他近日看了些什麼?他說正在大量看某種特殊職業的紀錄片,但要我別寫,之後才能給觀眾驚喜。

一步一步,當年球場上生嫩演著吳明捷的曹佑寧,隨著角色輪轉而寸寸成長。表演對現在的他來說,早已不只是挑戰自我,富有更價值層面的使命。

「我希望未來可以挑戰一些深沈、黑暗,甚至是邊緣人的角色。」因為,他發現,一部好的戲、一名好演員,對大眾有著超乎想像的感染力與傳播力,「你在路上看到邊緣人,你可能會無視於他的,但我可以透過作品,讓大家看到這些人的內心,讓大家了解這些人在做什麼。」自我突破以外,曹佑寧衷心期盼能對社會造成正向改變。

當然,要成為收放自如、用戲充滿鏡頭的演員,曹佑寧還跌跌撞撞地在半路上,但他見識的世界已然大開,照著他關關闖過的態勢,未來的表演路,值得期待。

030

036

採訪、撰稿:HanWen Cheng

編輯:薰鮭魚

攝影:Eason Lam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