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製作人湯昇榮、導演鄧安寧│「同樣的配方,不同的味道」,台灣偶像劇哪裡不行?

每個人都有前度,一個錯過的、遺失的、傷懷的千古愛情舊聞,前男友、前女友究竟如何可能?

一場相遇促成了一齣偶像劇──《前男友不是人》。劇名爽快地戳破「典型」偶像劇的粉紅泡泡,編劇楊宛儒的原創劇本先是入圍電視節目劇本創作獎,引起瀚草影視的注意,製作人湯昇榮找上導演鄧安寧,籌備兩年多,上週播畢,以突破性的嘗試打造出一個舊劇種、新型態的戲劇,果真也引發討論。

在台灣拍偶像劇有點吃力不討好,湯昇榮為什麼決定一試?同時身為資深演員的鄧安寧,又帶了哪些養分在導戲呢?

_U4A9923
製作人湯昇榮

集眾人戀愛經驗的集體創作,用不同手法處理偶像劇

「同樣的配方,不同的味道。」湯昇榮翻找著手機,口裡吐出的這句評語,是中國網民給《前男友不是人》的點評,他把這句話存在手機裡。

過去曾在客家電視台、大愛電視台經手並製作無數戲劇,也曾以《草山春暉》獲得金鐘獎最佳行銷獎,見過大山大海的湯昇榮,被這句看似簡單的點評狠狠揪住,「他(指網民)說以台灣擅長操作愛情偶像劇的概念來講,他看到一些愛情的元素,可是處理方法不一樣了,他看到一些新意。」湯昇榮如遇知音般分享,這句話亦直指湯昇榮做這齣劇的目標──換藥不換湯──以不同的藥劑和劑量,給觀眾普世的療癒價值。

所以,「引發共鳴」變得非常重要。前男友如果不是人,那會是什麼?鄧安寧把第一集開場設定為電玩射擊遊戲,女主角楊丞琳穿著特種部隊的裝備,「成長就像戰鬥的電玩」隱晦點破題旨,她一路過關斬將,卻總在遇到「大魔王」時卡關。

誰是「大魔王」?這是整齣劇的關鍵角色,要讓觀眾信服這個角色的影響力,團隊本身必然得先被說服,甚至,要讓「大魔王」至少成為團隊成員的共同經驗。

有一些是我們生命中的歷程,提供出來給別人方便參考。我們整個團隊在討論劇本時,都會把自己過去的狀況拿出來。譬如說大魔王這件事為什麼會被提出來?就像你的戀愛,或者他的戀愛,其實第一個初戀通常是障礙,後來你們分手了,可是你腦袋裡還是會不斷地被他的狀況影響。」湯昇榮帶領整個團隊浸入角色脈絡,劇本磨了一、兩年,編劇也來去幾回,眾人的前男友、前女友,逐漸交疊成為一個實體。

有了大魔王這個譬喻,鄧安寧隨即丟出「打怪」這個構想。講到這裡,他也表示對湯昇榮的感謝,為了給觀眾耳目一新的感覺,不計成本讓他嘗試特效,演員們也給予充分的信任。

鄧安寧回憶,一年前拍攝「打怪」那天,氣溫大約攝氏36度C,其中一個武行幾乎中暑,女主角楊丞琳則一直在旁準備,在鋼絲與高溫交迫下,她還是要親自上陣,「這些都是對導演發想的一種配合和信任。」談起團隊,鄧安寧既驕傲又誠惶誠恐,深怕辜負每一秒集眾人之力的演出。

從演員到導演,鄧安寧在意「會呼吸的鏡頭」

不只劇情設定,《前男友不是人》讓人驚喜的還有卡司,包含導演。湯昇榮看中鄧安寧哪一點?「具有奇思妙想、溫暖而幽默。」湯昇榮這麼描述鄧安寧。

_U4A9944

雖然《前男友不是人》定調為都會偶像劇,拍攝手法卻寫實無比,有種在看自己或朋友經歷的感覺,顛覆以往對偶像劇的想像,這就是湯昇榮找鄧安寧的主因,他們要「生活感」,他們不要再帶觀眾私奔到愛情幻想裡,不要鏡頭隨男女主角慢動作旋轉,不再讓愛情於真空下發生,柴米油鹽、生活瑣事不該再甩開。

過去曾在大愛電視台與鄧安寧合作,湯昇榮看到了鄧安寧鏡頭下的「溫度」,他們希望更踏實地說愛情故事,一起探討生命中遇到的各種狀況、一起成長,透過這齣戲劇處理「人心」。

鄧安寧的細膩也體現在拍攝手法上,他在《前男友不是人》中皆採雙機拍攝,而這也是他多年表演經驗的省思。

雙機不光是(節省)時間,而是我可以抓到最自然的所有反應,我恰當地設計他們鏡位以後,演員都是真的、都是活的,我抓到了每一個自然反應,這是我非常自豪的地方。比起要求演員在每顆鏡頭都精確呈現,鄧安寧更在意鏡頭是不是跟著演員同步呼吸。

一般而言,演員在劇中的「反應」是設定好的,但身為一個具有豐厚表演基底的導演,鄧安寧在拍攝現場完全不指導演員如何表演,而是多增加一個鏡頭,鼓勵演員互相感染、即興發揮。

尤其是女主角楊丞琳與飾演閨密的海裕芬的對手戲,「簡直即興地一塌糊塗!」鄧安寧一面爽朗大笑,一面抱歉表示,這種導戲方法可能讓後製、剪接有些辛苦,得處理更多劇本之外的狀況,但是「我真的好愛她們的表演,太自然了!」至今想來仍是難忘。

除了講究演員互動自然,鄧安寧認為,服裝、造型貼近生活,是為基礎。「我操作過偶像劇,當一些造型站出來的時候,我真是覺得好難過,太做作了。我常跟造型師說,假如這是你男朋友,或者一個真正的男生,他會穿這樣走在忠孝東路嗎?」他繼續說:「戲劇是在反映人生,那為什麼要反映到一個假的人生呢?」此話不但讓人看到鄧安寧對細節的要求,也反映他對人性、生活的觀察。

_PAN5850

夠感動任何一個觀眾,就是最好的演員

演戲這件事情,從某種程度來講是假的,它怎麼樣都是假的,可是好的演員就是在這個假的裡面,拿出內心最真的那塊來,這就是我在劇團學到的東西。

回歸導演的眼光,鄧安寧如何定義好演員?他給了這番話。湯昇榮則相信專業的表演科系是條紮實的途徑,經過種種訓練如發音、肢體等,不斷地創造出好演員。但鄧安寧強調,「湯哥講的科班要包含劇場」。

他說,當年從復興美工畢業,他跟朋友合開室內設計公司,因生意不盡理想,索性尋著報紙廣告去應徵蘭陵劇坊的群眾演員,那時他完全是表演的門外漢,抱著一把吉他,在主試官金士傑面前唱了一首自己喜歡的歌,就這樣進入這個圈子,迎上人生的轉捩點。

我的人生是在劇團被改變的,我講的不是那些訓練,是思考的方向。原來我們可以這麼誠實地活在這個世界上。」蘭陵劇坊今年邁向40年,鄧安寧仍做為一名演員活躍於舞台,他要以自己的故事跟新演員或想進這圈子的人說,他從劇團獲得的終生受用的表演心法是「誠懇面對自己、面對生活,沒有虛偽。

_PAN8043

湯昇榮對新演員的建議,與鄧安寧主張「誠懇面對自己」不謀而合。

第一個要先認識自己,知道自己的優缺點、喜好,知道自己的身體、呼吸,知道自己在什麼心情上會有什麼波動?第二個就是,應該要當演員,不是想當明星。

湯昇榮製作許多戲劇的經驗中,都曾大膽舉用新演員,創造許多驚喜演出,他相信「只有大演員,沒有小角色。」惟有具備紮實的基礎,還有一顆願意去征服自己的企圖心,才能在演員這項專業上經得起考驗,走得更長穩。

_U4A9914

台灣影視產業集體失落,要打「團體戰」一起走更遠

《前男友不是人》播出至今,除了在台視、八大戲劇台輪番播出,愛奇藝台灣站、LINE TV、CHOCO TV、KKTV與myVideo等新媒體亦購買播出版權,同時也出版原創小說,這個故事在線上與線下、實體與虛擬之間游刃有餘地切換,然而,這背後竟是大環境的集體失落。

境外市場強勢、新媒體增加、廣告量下降、拍攝戲劇的電視台減少,隨之而來,演員表演的舞台少了,人才流失、專業人才不足,整個產業陷入苦悶狀態。「現在已經變成說,只能說,我要做,做了至少我還可以活著。」鄧安寧這麼說,走過台灣戲劇最風光的時刻,此時,每一次投入都像生存之戰,「所以碰到像瀚草這麼用心的團隊,這絕對是一個良性的循環。」

湯昇榮在台灣影視最低迷時加入了瀚草,「以我們公司來講,其實每次出東西都希望它能擲地有聲地亮相,它可能代表一種突破,可能代表一種跟社會溝通的方式,可能代表我們的成就感,或者是說我們希望帶動這個產業。」看得出來,湯昇榮並沒有放棄台灣影視產業,反之,因為相信,願意繼續推動,甚至當領頭羊。

早在《前男友不是人》之前,瀚草就嘗試過台灣鮮少有的醫療職人、懸疑、驚悚等劇種,對於未來,湯昇榮仍希望可以發展更多元的劇種,「因為還有很多事情可做,台灣在創作、創意上是很多元的,我們可以恣意去享受各種的想像。」他認為,過去以偶像劇見長的台灣戲劇,可以拋開劇種限制,以游擊戰的方式,大膽嘗試。

然而,要提昇台灣戲劇,湯昇榮認為,必須作到資源整合、擴大產業規模與活性。「不是說只有我好,我必須跟大家一起好,那個高度好,大家出去才會大聲,……我們要打團體戰,讓我們的東西可以往更遠的地方傳播。

境外戲劇威脅大,反過來想,意味著機會也很大,「遇到這些困境,反而會激起我們想要去戰勝一些事情,會想要顛覆一些事情,去創造一些事情。」湯昇榮由衷期許。

目前,已有其他國家有意翻拍《前男友不是人》,或許這就是一個證明──台灣優質戲劇有辦法帶台灣影視產業走到更遠的地方,能夠顛覆,也能創造不朽。

_U4A9908

採訪、撰稿:Shiloh Chen

編輯:薰鮭魚

攝影:Shiloh Chen

鄧安寧照片提供:瀚草影視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