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姚以緹│演員做好當下該做的,就有好事發生了

有的演員,即便你不記得她的名,她卻讓人過目難忘,在每部戲裡現身,你總能串起所有表演片段,「對對,就是她!」替這個演員完整了表演生命。

姚以緹就是這種演員。從《想飛》、《最後的詩句》、《烏鴉燒》到《引爆點》,很難不被她的英挺氣質吸引。當這張臉出現,你就會知道這是個不簡單的角色,也會開始有感,那纖細、性感的外表總套上一些強悍角色,很神祕啊。

2

演員跟角色是平行的,不是試圖去成為誰

在新作《引爆點》中,姚以緹飾演正義、奉獻的檢察官金敏照,理性到可以放下幸福,辛苦了身邊的人。姚以緹直言,起初並不喜歡這個角色,因為她自己習慣照顧身邊人的想法,身為浪漫的雙魚座,也不太理智看感情,「我也有理性的想法,但執行起來好像都偏感性。」她笑說,金敏照的大公無私,很難以理解。

要詮釋跟自己個性南轅北轍的角色,姚以緹花了些功夫。「我能做的就是確定她(指金敏照)的價值觀是什麼,在我的生活裡放大她的性格。」她分享,這種情況便先抓住角色的基調,從放大關心角色會關心的事開始,學習跟角色在日常共處,進一步去觀察自己跟角色的相處。

這就有點玄了,難不成有個第三視角在看姚以緹與金敏照相處?姚以緹睜大眼睛答:「有,絕對有。」她認為,自己與角色的距離是「平行」的,偶爾屬於彼此,但終究不是彼此;演員本身是個核心,甚至是多核心,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這些角色的影子,需不斷調整、不斷驅動去靠近角色,或在自己身上浮誇化角色的特質,而不是試圖去成為誰。

或許可以說,眾裡尋他千百度,這些角色其實都在燈火闌珊處,等待演員驀然回首去提取、去擴充。就像檢察官角色,在姚以緹的生活圈中並不陌生。父親、弟弟都學法律,哥哥又是公務員,姚以緹對這個需要法律背景的人物沒什麼進入障礙,更成就了少數能跟家人一起準備角色功課的時刻,分外有意義而自然。

時日一久,這個水做的女人被角色影響,也不意外了。她漸漸開始欣賞金敏照,也感染金敏照的同理心,加強自己對社會的關懷實踐。

「金敏照關心社會,很多商業電視台的新聞,我不是很喜歡看,但我就會因為這個角色多關心議題,然後變得很容易生氣。」姚以緹說,現在什麼報導,陳腔濫調或道德淪喪的,她都認真看,儼然成為一個憤青。但說到底,不就是因為她是那樣感性,「我就是很感性的人,很兩極。該死的雙魚座。我呼籲全球雙魚座要堅強!」姚以緹大笑。她的確兩極,既似水溫柔,又似浪豪邁。

IMG_4673

演員跟運動員一樣,都需要很強的心理素質

這樣的個性,老實說,有點讓人擔憂她究竟是否適合影視產業。儘管已不是學生時期受栽培的運動員身分,姚以緹身上依舊有濃濃的不服輸和執著,像上場的選手,每場都要卯足全力。可她又太敏感,心的外殼鑄了鐵,裡頭畢竟是容易衝破、波動的水,每個感受都太直接。

她回憶,19歲時拍第一部作品《圖騰轉呀轉》,第一次排練、讀本,那時的她根本不懂何謂「讀本」,心想就是到咖啡廳聊天、唸唸台詞吧,沒想到唸一唸竟啜泣到停不下來,「我好尷尬,我停不了耶!我控制不了!」她重現那時的慌張。

讓她覺得更奇妙的是,沒想過透過自己的嘴巴把角色的話說出去,不只是唸在心裡,那渲染力、影響力竟如此巨大,巨大到像被網羅,難以跳脫。我們知道,這是因為姚以緹實實在在地去感受而被撩動了。

當上演員,姚以緹才忽然發現運動員跟演員有個共通點,那就是都很需要強健的心理素質。

你要一直檢視自己、要被期待,就算是個人項目,也是一種團體合作,你要跟教練、身邊一起訓練的人合作,去達到更好的比賽狀態。我覺得那個心理素質跟抗壓性是可以跟演員類比的。」只不過,運動比賽終究殘酷,一個時間、一個分數內決定輸贏,但藝術表演沒有規則、沒有對錯,「不管怎麼被看待,你自己可以決定你要怎麼走下去,你自己可以調整心態。」姚以緹表示,當演員反而比較彈性、自由,表演也讓她很有存在感。

IMG_4645

演員都需要一個心靈導師,突破自己的盲點,發掘潛力

就算不是科班出身,也沒上過太多表演課,她憑藉天生的直覺和看書學了很多表演,也慢慢理清自己身為一個演員,到底需要什麼。

我後來覺得,我不會想學表演,我覺得我的需要是有人能帶領我探索自己,我覺得這非常重要,探索自己、理解自己,但這需要很多時間,跟很多事發生在你的生活裡。

她點出「知己」對演員的重要性。「知己」,是個動詞,瞭解自己;也是個名詞,找到一個心靈導師或信任的人,這個人可以幫助你開發自己。

人畢竟都有盲點,你永遠不夠瞭解自己,所以人才需要伴。「我甚至認為表演不一定是要用教的。每個人都不一樣,每個人看到你的狀態也不一樣,人會一直變,所以,我希望找到認識自己的方式,或一個瞭解我的導師。」這番話透露著姚以緹其實是自覺的,她還想更好、還能更好。

她也從《演員與標靶》這本工具書裡學到,一場純粹的表演,是基於專注、安心、排除外在的干擾,這幾項很基本,卻至關重要。

會讓她有所覺悟,是源自2015年出演一部偶像劇,她那時一直出戲,不論利用眼神、環境、台詞等,都難專心在當下,到最後以最不好的方式──自己過往悲傷的經驗──去成立後面的情緒。這讓她倍感挫折,即使那時大家都認為她做得很好,她坦言很不滿意,「我覺得好不純粹,」她想辦法從《演員與標靶》找到答案。這也是她想對新進演員說的話:儘管放開自己,然後專注吧!

IMG_4678

好好活著便足矣;重視什麼,就去付出

現在的姚以緹,獲得不少經驗,對自己的要求也不一樣了。看到新進演員或有意從事表演領域的人的焦慮,她感同身受,因為她也曾徬徨,尤其身形一直乾癟,讓她一度自我質疑。

後來她想通了,她不要迎合大眾的審美觀,她只要自己的運作狀態是健康的。她不間斷地運動,因為生理條件好,會影響心理。

符合主流這件事,實在不太需要,你可以專注、可以觀察,但不要去定義自己。不用說你要很會演或很漂亮,你要有特質,你要喜歡自己,這很重要。

機會不機會?姚以緹灑脫地揮揮手,直言很多環境因素會影響工作、機運,跟個人條件可能沒有太大關係,「何必去困擾這些事呢?」她叮嚀,只要不斷做新嘗試、記錄感受,都對表演很有幫助。

話鋒一轉,姚以緹又幽默說道:「說真的,你不做什麼也可以,你就是好好活著就好。」她像個過盡千帆的大姊姊安撫著焦慮的孩子,說起以前也常熱血想做什麼、充實自己、要幹嘛幹嘛,後來都覺得能好好呼吸就好了!尤其,當演員這條路充滿未知,「你要明白它是那麼未知的領域,所以你要更放鬆、更自在、更開心,我覺得這樣就夠了。」重視什麼,就去為它付出,像她重視家人,就花很多時間跟家人相處,甚至把每個家庭成員的名字都刺青在身上,「但沒人刺我的名字耶!」一句話把全場逗樂。

演員的使命感:培養觀眾的品味

問起對未來的期待,她大笑但非開玩笑說:「賺大錢,自己拍!」還吆喝我自己當老闆。

正經說,姚以緹的企圖心已經不在她個人,而是「作品」。「我們要一起創造更棒的作品啊!為什麼要『這樣就好了』,為什麼不要『更好呢』?

她是充滿使命感的演員,甚至認為當演員這份工作就像媒體有其社會責任,要扛起觀眾的品味,因為品味是可以被培養的,是一種影視教育。她期望自己身為產業的一份子,可以看到並創造更多不一樣的作品,同時,她也相信,一定有更多、更好、更新的創作在醞釀中。

至於,想成為怎樣的演員?姚以緹換個角度答,「就演員的立場,能讓對手演員放鬆地演出,這樣就很了不起,就是很棒的演員了。」她自認都會盡量不讓對手感到緊繃,就算自己真的緊張,也會想辦法處理掉,盡她認為演員基本的修為。依照她進行訪談的個性,我相信她沒有騙人。

這樣隨遇而安的姚以緹,腦中充滿雙魚座的奇思異想,她可能偶爾會悲觀地淚涔涔,但靈魂的另一面又會很快地把她拉回陽光,「你就是做好當下該做的,就會有好事發生了!」訪談鬧烘烘地結束,這個外表冷豔的女演員,繼續閒話家常,不分你我,問大家要點什麼吃。

「我要吃獅子頭!」這雙熾熱的大眼睛,會讓人記很久的。

IMG_4668

IMG_4598

採訪、撰稿、編輯: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服裝協力:SPINWEAR

場地協力:路得咖啡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