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恬妞│我演出的近兩百部戲都是我的老師

當一個人可以花上多年沉浸同一份工作,且常保熱情,持續挖掘新的可能,或許我們可以說,他已經把這份工作當成人生志業。但,可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等運氣碰上屬於自己的志業呀!演員恬妞因此甘之如飴,絲毫沒有倦容。

從影超過40年,拍過無數電影、電視劇,恬妞依舊真摯、活潑地對待每部作品和工作人員,每個通告都是笑臉迎人,展現敬業精神。和她聊表演,在在能感受到她孩子般的赤誠,總比劃手腳,話著她的表演天空。

「我一開始踏入影劇圈這個行業,自始至終沒有改變的,就是秉持『真誠』。真誠待人,熱愛自己的工作,然後好好地以身作則來影響年輕朋友。」她的語調抑揚頓挫,像是歌唱,聽得人心情好。「真誠」看來簡單,實非易事,特別在高壓與環境誘惑多的影視產業中。恬妞如何永保對表演的真心誠意?如何走再遠也不覺得累?

_DSC0946 (1)

熱愛表演,讓自己從頭到尾成為角色

這個問題對恬妞來說,純粹得無所解釋。已屆60歲的她,直爽又充滿力量地為自己的表演生涯立下註解:「因為我愛演戲,超級愛演戲。

這一句就夠了。恬妞的表演命來得早,5、6歲時誤打誤撞接演當時台灣電視公司的兒童電視劇,10歲時便有第一部電影演出,15歲時在香港邵氏出演第一部電影作品《早熟》。

就在那如花似玉的年紀,恬妞也早熟地確定自己對表演的愛。為了獲得媽媽支持她放棄升學、繼續走表演路,還拉著姊姊一同向媽媽下跪求情,才成就了現在的恬妞。

當然,能走到現在,還是靠她的甘願和打拚。恬妞始終微笑表示,至今還是深愛並享受經歷不同人物生命這件事,「一會兒演黃蓉,一會兒演時裝,那簡直是瘋了,開心得不得了,什麼都演,你就覺得真的好快樂!」她眉飛色舞。

然而,「演」究竟是什麼?她說,就是讓自己打從心底成為那個角色。

「當我是她的時候,我才有無限的想像空間,在她的身上、這種個性會做什麼舉止、有些什麼對白。」當演員能成為那個角色,放鬆所有拘束,一切的動作才會自然而然出現。此時,觀眾就不會覺得演員在「演」戲,而是那個人物就好端端生存在舞台、在這世上某個角落。

想更「無縫」地成為一個角色,除了肢體、言語揣摩,恬妞認為,「造型」絕對是關鍵。

「我非常重視演一個角色的時候,他的造型是什麼樣子,這是我的先決考量,如果造型對,真的會幫演員加無數分。有時候根本不需要演,只要一裝扮好坐在那邊,隨便一坐就是那個人。」這份堅持跟了恬妞數十年,她笑著感謝諸多劇組都願意接受她對造型的意見,演員對細節加入一點想法,就能讓整部作品更加完整,何樂而不為?

_DSC0994

真誠、自省,是演員的基本修為

資歷深卻怠慢工作人員、上通告喊累、敷衍媒體的演員大有人在,但恬妞正經說道,演員的基本修為即真誠,不管是對表演,還是對工作人員、業界所有人。

她嚴肅看待每次演出,從進入現場開始,就讓自己保持在 ”ready” 的狀態。有鑑於此,她對一些演員的行為頗有微辭,「我真的很不喜歡踏入現場戴著耳機聽音樂、玩手機。我只要一到片場,手機不會在我身上,耳機更不可能,化妝師幫我化妝,我就想想對白啊,你一定要從下車門的剎那就進入演戲狀態。」

恬妞接著補充,演員該有的另一個品格是「自省」。身為演員,照理說會很清楚自己當天的表演狀態,如果演好了一場戲,通常會很開心,就像她自己,回房後還會不停回味表演,給自己讚美;倘若表現差強人意,也謹記自我檢討。「我演出的近兩百部戲都是我的老師。」這也是恬妞想給新進演員的小提醒。

追問恬妞是否還想給新進演員或同行一些建議?只見她收起玩笑口吻,懇切地希望新進演員一定要珍惜所有得來不易的演出。當你小有名氣,千萬不要任意揮霍,不光指揮霍金錢,更重要的是人脈與機會;尤其在這個誰都有機會成為明星、爆紅的時代,機會一旦消失,就可能不復出現。

_DSC1035

_DSC1039

台灣電影沒有退步,卻也沒那麼蓬勃

穿梭在中、港、台影視產業,近年重心多在香港和中國,最近再因電影《藍色項圈》回到台灣,對比過去熟悉的台灣電影環境,恬妞有感:「沒有退步,卻也沒有那麼蓬勃。」

恬妞點出台灣影視最大的困境在於製作成本,及觀眾對於電影的需求不如以往。但是,即便在預算不高的狀況下,所有工作人員依舊對電影抱持熱情,努力呈現最好作品,這一切反應在臉上、工作態度,都讓恬妞覺得感動而振奮,當然,心情是複雜的。

「我好喜歡工作人員,他們對於這個行業不離不棄,汗流浹背的每一天都在工作,並沒有說我打了這份工就隨隨便便,該做的,每個部門都做到最好。」若拿台灣電影和中國電影相比,恬妞直言,這在本質上就不公平,沒什麼好比較;若台灣能擁有相同的製作成本,絕對能製作出更好的作品,這也是她闊別多年回台拍電影的體認,既擔憂,又不失樂觀。

很多人都說,演員是少數沒有年齡限制的工作,恬妞認同,她到現在依然在尋找能全然挖掘她所有表演能量的劇本。並不是說一定要演主角,她期盼有個角色能讓她盡情發揮,甚至是非她不可。

表演佔滿了生活,表演就是生活;生活中有太多故事得以演繹,所以,表演這件事之於恬妞,永無止盡。問她什麼時候才會對演戲感到滿足?她像個孩子甩甩頭,甜美說:「就像歌星想唱出一首能被傳唱一輩子的歌,那真的死而無憾。」我們知道,她的「癮」很難休止,畢竟她是這樣敢於嘗鮮和想像,或說她既有規矩又懂得幽默,她無所禁忌,什麼都能講,她想要的,不過是一個無憾。

_DSC1050

採訪、編輯:薰鮭魚

撰稿:Fatty Yao

攝影:張家瑋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