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不可愛,但都可愛與值得愛│小太陽的願望

6個失敗者組成的一個家庭,裡頭有著婚姻失敗的父母、中年危機的父親、嗑藥而口無遮攔的阿公、夢想破滅的年輕人、自殺未遂的男子、不符合社會審美觀的選美參賽者。他們彼此差異又互相怨懟,必須協力完成一趟終將失敗的旅行。6個角色身上都貼著失敗者的標籤,卻讓觀影者在他們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我們都不完美,但都可愛與值得愛

電影的敘事方式為公路片,像是生命的時間軸,這台車(這個家)在路途中會遇到什麼事、要去什麼地方,都導因於車上這群人(家人)彼此互相影響的決定。因為爺爺死亡,必須來到醫院,一夥兒來到了醫院,哥哥才發現自己不能實現當飛行員的夢想。這趟旅程的長短、走了多遠、最後到達何處,都不是重點,因為故事也沒有終點。

將彼此凝聚在一起的,是電影中那台破舊的黃色麵包車。在這台麵包車裡,所有生命體緊繫,共同經歷失敗、死亡、爭吵、安慰與諒解。可能有人崩潰了,必須停在路邊,卻又因互相安慰、理解、道歉而繼續前進。過程中太多荒唐的波折,即使它一度中途拋錨,所有人必須合力推動,才能使它保持在一定的速度發動前行,但也只有這輛車能帶大家往前。

這台麵包車很重要的象徵──「家庭」,它不如超跑,有強而有力的引擎;它不完美,東壞西壞、又吵(喇叭還壞掉)又舊,但這輛車終究是大家往前的動力。

我們人生中總會有過一段時間,討厭自己的家庭或人生經歷。誠如飾演爸爸的演員Greg Kinnear在訪談中談論這部電影:“Love, yeah of course, it’s more complicate.” 家人之間的愛是複雜糾結的。親人之間常因太過了解而變質,也常因不夠瞭解而對立。家人之間的距離,存在一種不夠好卻剛好的神秘關係,這樣的距離,係先前朝夕走過的種種而導致,也不是一、兩天能夠扭轉。而大家也如同電影,拉著彼此,在一台車中滑行。一個人走可以走比較快、比較遠,但無論你在哪個階段,又或者正在面臨這種又愛又恨的情感,你早晚都得坐上這輛車。

《小太陽的願望》這部電影,在「荒島電影」票選中必定可以與各大經典並駕齊驅。

註:「荒島型電影清單」是什麼?意思就是當你一個人落難到荒島,只能帶一部電影看,你會選擇的電影片單。 舉例來說,1952年的歌舞片《萬花嬉春》,不只經典逗趣,有音樂、有舞蹈、色彩繽紛,即被聞天祥老師的專欄列為荒島電影之首選。

《小太陽的願望》故事精彩又不失藝術性與幽默,一台車與6個人間所產生的化學變化,觸及生命中的大小事,如同微血管滲入肉體之中,細微卻溫暖。電影的色彩運用鮮明可愛,讓人享受如劇情的溫暖。許多評論說這部電影在戳破一個龐大又不切實際的美國夢,但電影最迷人便在此,無論在什麼樣的人生體悟,遇到不同的作品,都能產生它的意義與美妙。若你最近的心情彷彿流落荒島般無助、黑暗,這部片必定能帶來希望與勇氣。

在家庭中的每個角色,我們都不完美,但都可愛與值得愛。

胡薽勻 | 胡說影評 | 用生活軌跡說故事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