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范少勳│認真反省和回顧生活,要成為能帶給人勇氣的演員

應該很多人都是從網路劇《越界》認識演員范少勳,追蹤他的社群平台,接著便死心榻地支持他。起初,還在思考為什麼?他究竟有什麼魔力?慢慢地心悅誠服,因為他是那麼謙和、努力。

演員是千變萬化的,現在還不敢在前輩面前說自己是演員,演員需要會的東西太多,涵蓋的太廣,但我敢說這是目標及正在學習的做演員的態度。

他不斷說很期待被拍手Clappin專訪,可以跟王琄、楊麗音、何潤東等資深演員一起擺在文章欄位裡,「覺得自己好像是個演員了!」他興奮地像個男孩,卻也誠惶誠恐,就算出道已9年,近2、3年才變「正職」,他還在摸索怎麼當一個演員,他深知,演員這份工作沒有終點、沒有高度極限,但他要讓自己相信、要持續學習,他要成為能帶給別人勇氣的演員,「像是《熔爐》裡的孔劉、《我的冠軍女兒》的爸爸,他們都透過表演做了很有意義的事。」

013

郎祖筠因材施教,讓人知道表演是開心的

范少勳的濃眉大眼不是很銳利的那種,反倒有股天真;說起話來動作很多,語調也起伏,約莫是個說故事的人才。就連講到入行的契機,也讓人聽得如歷其境。

可以這麼說,范少勳的貴人是資深演員郎祖筠,給予正值年少、表演零概念的他當頭棒喝。

說來有趣,在表演課前,范少勳根本不知道郎祖筠是誰,唯獨被媽媽提醒:「郎祖筠很兇」,戰戰兢兢到課堂,才發現郎祖筠很活潑,而且因材施教,給每個人不同的目標和進步空間,更重要的是,用每個人聽得懂的語言溝通。

「郎姊的情緒很豐富,讓人覺得變來變去,像在模仿各種人,很神祕,你摸不透她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上一秒是這樣,下一秒又是全新的人。」他至今難忘郎祖筠的氣勢。一次郎祖筠帶大夥兒去敦南誠品上課,嘗試在一個真實環境做表演,范少勳飾演一個被呼巴掌的角色,「這是我第一次被打巴掌,覺得眼睛看到後腦杓了,感受太真實。」他眼睛瞪得大大的,讓人忍俊不禁。

從郎祖筠身上,范少勳感受到表演是開心的,因此喜歡上這舞台,產生動力要做好表演,正式打開當演員的大門。

表演過程本是無限的標籤,重點在端出不同的東西來創造新標籤

之後,范少勳便出演《越界》,這可說是他被認識的代表作,其意義難以抹滅,這次的演出,也讓他開始能歸納、定義表演。

表演是一種傳遞,」他破題說道,參與《越界》最大的收穫、最享受的就是讓人獲得表達的勇氣,一如劇情,他首度感受到身為演員的使命感,要勇敢替別人面對逃避的情緒、問題、心結等。所以,范少勳認為表演是神聖的,他舉例,朋友是劇中很小的配角,卻因為這齣戲,把原本破碎的全家人凝聚在電視機前,戲劇完整了這個家,「你永遠不知道一個作品可以帶給別人什麼,表演好神聖。」他彷彿還感動著。

「我很快樂,我沒想過表演能影響人,這股化學效應很大。」之於一個新演員,能用表演去讓他人意識到生活中的小事、情緒千絲萬縷,雖然不一定勵志,卻絕對是個會令人起雞皮疙瘩的成就感。

但不容否認,范少勳也因這齣戲被標籤為「小鮮肉」、「同志天菜」等,他樂觀看待,被標籤代表大家有看到他。只是,他很瞭解,不能讓這個標籤一直跟隨,「表演的過程本來就是無限的標籤,我要透過不同的表演創造新標籤。」他說要像郎祖筠,當個千變萬化的演員。

這不禁讓人想問,千萬變化之餘,自己又是什麼?「范少勳」呢?他正色說,自己很常跟經紀人討論有沒有迷失自我、有沒有「走鐘」,因為他知道,一個能詮釋多元角色的成功演員,往往都夠誠實面對自己,知道自己是誰、要什麼,不會被自己綁架。但他坦言,這是個困難的關卡。

誠實才會有更真實的東西,真實才不會有包袱,才不會是演。這個包袱是指敢不敢面對自己的過去和所有情緒。」這無關乎當演員,這關乎當一個有覺知的人。范少勳期許,能更坦然面對回憶或負面情緒,也該學會在陷入情緒死結時,把自己完好地拉回來。他不怕讓人看到真實的自己,他只是還在學。學得如何了?他調皮說:「我長大後再跟你分享!」當然,這急不得的,縱然漫長,卻也是演員珍貴的過程,不是嗎?

008

009

破碎的東西拼湊成現在的樣子,持續等待最好的浪

訪談幾個瞬間,分心在想這個男孩真的才24歲嗎?他是稚嫩沒錯,也有一些頑皮的氛圍,但想法確實比同齡男生成熟。

爾後聽他分享,原來跟他曾兼任形形色色的工作有關,像是開Uber、當運動用品店店員、精品品牌Door Man,也做過經紀助理,如他所說,雖不確定這些經驗對表演有沒有直接助益,都是很好的過程,讓他更了解人,看到很多生活的真實狀態,甚至與演員結下不解之緣。

范少勳回憶,那時開uber,每天都很好奇會遇到什麼人事,有次就載到演員林哲熹,覺得這人氣質特別,沒想到是演員,更沒想到之後就合作拍了電影《樂獄》,是很特別的緣份。前年當經紀助理,帶藝人上通告,讓范少勳學會從不同角度看待演員的需求和心情;如今,自己是被帶的那個演員,他更能體貼經紀人的考量,也懂得如何溝通。

這個男孩嘟嚷著,還是很想偶爾打工,例如去衝浪店或滑雪場,體驗各種事情,感受各種環境和環境底下的人,同時作為充電。他深怕年紀輕成為阻礙,希望可以快速開拓視角、思維,蒐集表演素材。

017

或許,你會說他的想法好簡單,但范少勳就是這樣啊,在他身上好似沒有衝突、沒什麼太強烈的特質,他表示,這是表演帶給他的舒服,讓他也漸漸變成一個讓人感到舒服的人。

表演像大海可以包容各種人,在這裡(指表演)我有找到舒服的一片海域。

范少勳認為,這也是一個敬業的演員該具備的特質:用覺得舒服的表演方式,對自己和自己的表演負責。反問他自覺是個敬業的演員嗎?他點頭,自認是腳踏實地型,個性所致,拿到劇本後,會盡可能去分析和找人討論,反覆驗證、調整,試圖把每件事做到最好。以前不愛看書,近年也開始認真充實,希望能進步去深化角色,給出非機械化的表演,讓觀眾可以完全置入他的表演情境,他以演員茱莉亞羅伯茲為榜樣。

很多前輩叮嚀,想進影視產業,要三思而後行,因為,當演員並不容易。眼前這個陽光男孩一笑置之,他不是不懂辛苦或不聽老人言,「我知道終點,我不會輕易放棄,就算困難,也會努力去找替代道路。」范少勳藉機感謝媽媽心胸夠開放,還慶幸兒子如此年輕就能找到人生方向,且努力不懈。

不敢自居前輩給予指教,但他以朋友的口吻,想建議其他新演員,想靠近夢想,得靠自己,去享受跟人相處的感覺,去觀察喜歡的事情,別忘了認真過生活,也要認真回顧生活。他強調,反省很重要

就像他很喜歡衝浪,便悟出一套哲學,「我永遠都在等待很好的浪,等到了,又要回頭看浪的位置,停下來找最好的時機,」說這是個完美的隱喻,一點也不為過。他懂得衝,亦懂停;停下來看機會在哪裡,機會來了就好好站上去,「因為你不知道下一次的浪在哪裡。」范少勳夠心平氣和,祝福他哪天站上浪頭了,莫忘這個午後純粹的談話,莫忘初衷。

後記:採訪當天,范少勳起身鞠躬問好,遞上一張手寫卡片,真誠的字跡滿是他對表演的熱情,用發亮的眼睛對我說:「我好期待今天這個訪問!」讓人心頭一陣暖,心想當個記者,能遇上這般菩薩受訪者,簡直人品爆發。但由於電影檔期異動,這篇專訪來得晚了,心懷歉疚,卻也多出更多時間觀察范少勳這幾個月的表現。不管拍戲、健身、擔任金鐘獎頒獎嘉賓,還是捉弄經紀人,都一樣討喜,用心寫下心得、溫暖關心粉絲,理直氣和。我稍微釋懷,因為文字不會遲,就像認真的演員,永遠不怕相見恨晚。

020

採訪、撰稿、編輯:薰鮭魚

攝影:Eason Lam

場地協力:鎌倉珈琲本店 Kamakura café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