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導演徐譽庭|創作一直都是選擇題,不要為了迎合他人而忘了初衷

走進親愛的工作室,牆上掛著歷年作品的海報,《我可能不會愛你》、《妹妹》、《荼靡》等,每部戲劇都陪伴了人們的年少輕狂,抑或豁然開朗,反映也陪伴人生各階段可能會遇上的問題,不論是親情、愛情、友情或事業,當中的為難與不知所措,總能在劇裡獲得共鳴,甚至感到被理解,原來還有一個人這麼懂我們,她就是導演暨編劇徐譽庭。

IMG_0695

戲劇講求團隊合作,「一起」讓力量更強大

這次找徐譽庭聊天,當然要聊她好評如潮的新作《誰先愛上他的》。首先觀察到《誰先愛上他的》海報上有個小巧思,那就是主演、導演或編劇的名字前方都多了「一起」二字,它代表徐譽庭團隊的向心力,更意味著包容與信任。

徐譽庭強調:「我常跟工作夥伴說,『一起』應該是要為作品加分,如果變成扣分,那是最可惡的情況。」她直言,影視產業內的扣分情況十分常見,往往來自不信任對方,擅自做一些更動,自以為在幫忙,其實在添亂。

尤其是連續劇,導演可能認為一場戲不重要而逕自刪除,殊不知編劇已經埋梗,這個微小的更動可能造成劇情出現bug。因此,徐譽庭當編劇時,都會堅持與導演溝通,了解導演遇到的問題或需求後,再將劇本拿回來修正,避免因各自擅專導致的衝突。

當然,這是最理想的狀況,最終徐譽庭仍決定自己開製作公司,甚至當起導演。她直說,隨著經驗會慢慢明瞭,比起視覺呈現是否精緻,先把故事交代清楚才是最重要,「訊息」才是戲劇的核心。然而,劇本文字轉譯成影像,多少會出現一些落差,難免遺憾。如今身兼導演一職,除了把自己想說的故事拍好,亦藉此深入瞭解導演跟編劇之間,為什麼總有些無以名狀的拉扯。

「很多時候,導演上頭還有製作人、製作方的壓力,他們勢必得做一些妥協。」話鋒一轉,她俏皮表示,「但我是自己製作,同時又參與了編劇跟導演,就可以很任性地說我不要妥協!」任性且韌性,這是徐譽庭的堅持,更是當初成立公司的初衷。她剛柔並濟,謙虛請教前輩,卻也自有分寸,不輕易踰矩或退讓,一切以呈現出好作品為最高宗旨,但這在一些人眼裡大概是「造反」,因為太不傳統了、太不聽話了,慶幸的是,徐譽庭的小顛覆的確為產業帶來些正面衝擊與思考。

在行業待久了,原有的熱忱會慢慢磨損,大家變得墨守成規,只想守在最安全的範圍。偏偏我喜歡打破框架,一直質疑難道就沒有別種可能嗎?正因不懂,所以可以任意發問、盡情嘗試,反而讓合作夥伴都說我彷彿找回拍電影的初衷。」或許就像她腦中的文字流,徐譽庭的談話節奏很明快,也很溫潤而慧黠。

最好的故事都在生活裡,劉三蓮的原型就是自己的朋友

每個導演或編劇都想把故事說好,但對一個金獎編劇來說,故事的靈感到底從何而來?

「生活!」她毫不猶豫丟出這兩個字。生活周遭充滿了故事,但你有沒有為自己裝上天線去接收?能否碰上天時地利人和,彙整成筆下的故事,那是另一回事,但徐譽庭強調,首先得先學會觀察、關心周圍的人,把每個人都放在心上,多去理解、疼惜他們,才會存檔成腦中的素材,等這股能量醞釀夠了,就會「碰!」地爆炸出來。

她回想第一次接觸到劉三蓮(謝盈萱飾演)的角色原型,那是她許久未見的同學,想向徐譽庭傾訴心事,並帶著自信的口吻說道:「我的故事絕對比你的劇本精彩!」

原本徐譽庭還先入為主想著,大部分的人都覺得自己的故事比較精彩呀,其實不過是一些相似的痛苦與哀傷。沒想到這位老友一開口,徐譽庭就知錯了。「她用一種很外放的態度,說她親眼目睹了自己的老公跟『男朋友』在一起。」老友將自己的悲傷藏得很深,口口聲聲說著自己不在意的神情,至今仍深刻印在徐譽庭的心上。

之於徐譽庭,這是個非常經典的角色,不願承認自己的悲傷,才是更可怕的悲傷,就跟不承認自己錯誤一樣具備殺傷力。於是,她連說帶演地告訴了另一位編劇呂蒔媛,並向她邀稿。數月後,收到劇本,徐譽庭從頭笑到尾,但笑著、笑著眼淚就流出來了。如同那位友人,看似開心的糖衣下包裹不為人知的悲傷與苦澀。

她也感謝呂蒔媛與她「一起」,讓這個故事不會從頭悲催到尾;她肯定編劇合作的優點,只要能夠放下對立與成見,便能成就更大、更多。

IMG_0850

導演也該會一些表演,才能給演員對的幫助

第一次當導演,徐譽庭可不生疏,過往的編劇經驗,讓她更能站在演員立場提供幫助。

她的方式很野,卻也很看透。怎麼說?她說自己習慣先設定角色,再讓角色彼此去擦撞出「事件」,因為「人」永遠是故事的核心與靈魂。

然而,角色要感動人,演員的功力將影響甚大,徐譽庭在這上面花了很多心力,想盡辦法挖掘演員的特質,逼出他們的潛力,呈現與過往都不同的特色,讓觀眾眼睛為之一亮。在與演員邱澤、謝盈萱等的共事過程中,也讓徐譽庭有感觸,導演應該稍微懂表演,才會知道哪種表演對演員來說是自然的,才能理解演員在表演上的脆弱跟痛苦,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如何幫演員一把。雖然她自己也沒上過表演課,但她補充,先前的編劇經驗,讓她對角色的了解完勝他人,更能知道演員需要什麼幫助。

儘管懂得同理,也懂得溝通,前置作業做得都很足,初次從電視編劇轉戰電影導演,還是不如預想中的順利,過程就像電影情節一樣峰迴路轉。

徐譽庭身兼多職,想顧及的事情太多,反而揠苗助長,在初版試映時,收到觀眾滿滿的失望,就連邱澤在擒獲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時,也以沉默表明對初版的不滿意,《誰先愛上他的》差點胎死腹中。

幾杯威士忌下肚、好好沉澱後,徐譽庭正視自己的失誤,並從中找到解決方案。她彙整所有人的意見,著手進行大改造。她和另一位導演許志彥不斷討論、辯證,將原有的初衷越理越清楚──在追求影像精緻度的前提下,最重要的仍是讓故事好好被傳達。

因此,他們大幅調整了「結構與觀點」。徐譽庭解釋,當時他們都忽略了文字的節奏感是由讀者來控制,影像卻是由編導決定好,讓觀眾跟著編導的視角前進。為此,觀眾需要一個寄託情感的對象,她便讓劇中的小男孩(黃聖球飾演)擔任領航員,帶著觀眾放下自己的立場,一起進入故事。

IMG_0871

放下你的期待,做好這一刻

發揮撰寫故事的邏輯力,將情節大搬風,讓原先失望的人看完再版後,眼神都透露滿滿的驚訝和驚喜,讓徐譽庭直呼「好爽!」。

其實,沒有過不去的難關,也沒有無用的經驗,全看你怎麼面對。如果你不滿足於現況,便不會妥協,會想盡辦法突破,那其實就是成長、進步的契機。

在採訪尾聲,徐譽庭和我們分享了一個故事。她曾做一個類似塔羅牌的心理治療,塔羅老師讓她抽一張卡片,說那是她現階段的功課,結果,那張牌是「放下你的期待」。那時的她很是生氣,「人沒有期待活著幹什麼?」她聳肩重現。但現在的她似乎從電影找到了解答,「我現在懂了,人不要看太遠,不要一直回望。注重當下,表演也是當下。」誠如她在拍攝現場不斷和邱澤諜對諜,就是希望邱澤不要顧慮其他人,因為在那個當下,他便是阿傑(《誰先愛上她的》角色),不是邱澤。

問這位老練的影視工作者對新進晚輩有什麼期許或建議,只見徐譽庭瀟灑地總歸一句,從個人衍伸到幕前幕後、產業環境都是一樣的道理──不要去惶恐未來,如果你熱愛戲劇,做好這一刻就對了!

IMG_0707

採訪、撰稿:黃羽萍

編輯: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