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鄭人碩│沒有後面一串工作人員,哪來的領銜主演?

他是《醉・生夢死》裡玲瓏的紅牌公關、是《川流之島》那油氣卻真情的貨車司機、是《角頭2:王者再起》裡一打四十的五虎將之首,也是熱映中的《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裡神級的黑虎將軍。

這些既濃且烈、緊接地氣的角色們,讓僅重返大銀幕三年的鄭人碩,就拿下台北電影獎最佳男配角、西寧FIRST青年電影獎最佳男主角,並兩度入圍金馬。

初看這樣的成績,好像這人天生就是吃這行飯似的。的確,誰不想當自己行內的天才?但對鄭人碩來說,這些都是汲取自生命各式起伏,再靠著熱愛和努力,才堆疊出來的底氣。

雖有著從容自信的外殼,也總有話直說,但一和鄭人碩深聊,無法不發現那不甚符合他外表的謙和。於他,沒什麼會沒事從天降下,他從不怕告訴別人自己很努力、要努力,正因曾挨著辛苦的生活走來,任何機會都珍惜,「因為我就是在生活中努力求生存的人啊!

IMG_2319

我是一個「生活型」的演員

「我不是相關科系出身,學歷也不高,只是社會歷練跟生活經驗比很多人多很多。」鄭人碩重回電影圈前,是個為生活奔命的人。因為父親生病,每個月八、九萬的基礎開銷全壓在他身上,他賣水煎包不夠,還兼作回收,前前後後做過二、三十樣工作。

「只在路邊攤賣水煎包,怎麼cover家裡?沒辦法嘛,就只能想東想西了。紙類好賣,一公斤多少?三塊四塊五塊,好,拚命撿。鐵更貴,七、八塊,好!撿!銅最貴,趕快去撿!我只想讓我爸爸可以活下去、我可以活下去,為了房租、水電費付得出來,為了下個月我爸爸的健保卡還可以繼續使用,如此而已。」宛若電視劇的情節套在眼前這意氣風發的容貌上,聽得讓人既驚訝又心疼,知道他苦過,沒想到是這般苦。

他繼續說,當做完水煎包生意,才有空做資源回收,一回被路人看到了,嫌鄭人碩又做吃的、又收垃圾,他記得,那時傷到語言神經的爸爸坐在輪椅上,咬字不清地頻頻道歉。苦沒少吃,罵也沒少挨,但這些苦處,最後全成了鄭人碩詮釋角色時的獨特養分。

「老鼠、蟑螂、車子、路人、流浪漢,都一樣,我經過就是多看一眼。他這時候為什麼要抽菸?為什麼手要伸到褲子裡面去抓,為什麼?」突然,鄭人碩轉頭說,「像妳採訪,為何筆這樣拿在手邊?她的筆卻是放在筆記本上?」他成了社會觀察家,淬鍊周遭的真實,思索、分析後,再模仿、入戲。也記下所有辱罵他的人的模樣、記下起伏時的七情六慾,把這些再真實不過的經歷移轉成角色的內裡,「讓你們(觀眾)知道,生活中確實有這樣子的人。」

很多時候,從記憶裡反覆提取某些回憶去進入角色,極度折磨人。就像遇到生死戲,鄭人碩一次次提取當年送走爸媽時的情緒;這次在《人面魚》裡演人父,要叮囑戲裡的兒子好好照顧自己,則投射了自己對兒子的愛。他笑說,這很折磨啊!但也因此,煉出了他專屬的表演方法,亦堆出角色的真實感和厚度。

03

功課做再多,難的還是心境的切換

儘管鄭人碩目前接到的角色,多數都有較陽剛、猛烈的性子設定,他都還是能賦予不同角色細膩的差異,油氣或無賴,在不同人物身上,就是不同樣子。不過,令人訝異的是,他自認目前遇過最難的角色,竟是近日熱映中的《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的主角黑虎將軍。

戲裡,鄭人碩飾演的阿成被虎爺降駕後,會化作黑虎將軍,能把身子壓得極低,再一躍而起撲滅各路邪靈。為了能稱職地成為這樣神性的角色,鄭人碩和劇組不斷請教宮廟裡的專業人士、法師、道士,學習咒語、手勢,還花了一個多月,鑽研老虎的神情和體態,內化進自己人類的軀殼。

但對他來說,最難的都不是上述這些。看過一輪傳奇故事,最難的終究是心境的切換。「你必須要有使命感、責任感,你是結界裡的守護者,就像是,這些東西只有我可以處理!這時可以把《角頭2:王者再起》的一些東西抓進來,但形式不一樣,最難的就在這,因為我本來就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可以拯救很多人的人。」對於把自己看得很小的鄭人碩來說,虎爺宏大、甚至能自我犧牲的宇宙觀,離他的生命經驗很遠。

IMG_2469

若你有看電影,會知道銀幕裡的虎爺,真實就是捨我其誰、渡眾生的神態。我問鄭人碩,拍攝時,沒有最後電影裡的光芒特效,也沒有氣勢磅礡的配樂,甚至沒有對手,表演當下在想什麼?「我當時一心的執念就是,即便我會消除掉我自己,也要同歸於盡,因為你傷害到我的宇宙、我的世界跟我愛的人。」

但真正讓虎爺降駕的關鍵,是全劇組全神貫注地營造氛圍,讓鄭人碩能把一股執念灌進角色裡。我追問,演這樣的神級角色,會不會很難出戲?他笑說,是捨不得出戲,「劇組跟黑虎將軍給我很大的能量,莫名其妙的,在拍戲階段,那個能量讓我完全不累,滔滔不絕一直灌到我身上。我反而很捨不得這股力量退下來。」他大概花了三個禮拜,才跟黑虎將軍好好告別。

不管說什麼,鄭人碩總會把劇組掛嘴邊,話題再遠,都會繞回工作人員,他強調,演技、生活之外,他今日的功力,要歸功於好幾年的電影幕後工作的操練。

IMG_2357

IMG_2356

一個僅有豐富生命經驗的人,不足以成為最好演員

很多人不知道,師承導演虞戡平、張作驥的鄭人碩初回影視圈之際,其實,是被屏除在演員列之外的,在《醉・生夢死》時期,還變成養蛆專家。

張作驥導演(當時)不給我做演員的事情,我就打打雜、抓老鼠什麼的。我不只做過製片喔,場務、燈光、美術道具、錄音、攝影、導演組、製片組,我只有造型組沒做過,其他各組都從助理開始做,可想而知,就是去被罵、去學習的。

他曾不甘心地去追問導演,怎麼不讓他演戲?導演總不說破,還斥他一頓。但他更不甘心別人看扁他做不到,便轉換心態,全力參與劇組的方方面面。他穿梭各組,安排場景、搞定演員,甚至領著演員做田野考察。

「導演(會跟演員)說,你跟你們碩哥去做該做的事情!碩哥跟菜市場非常熟,李鴻其就跟著碩哥去學菜市場那一套;尚禾,碩哥在外面做業務游刃有餘,就跟他學。後來看到成品,工作人員說『欸!李鴻其就是在演你啦!』我很開心啊!」鄭人碩笑得跟大孩子一樣。

忙著陪演員、處理劇組工作,倒也充實。但一日,張作驥突然叫他先別幫東幫西,「你現在是紅牌公關喔!」那是鄭人碩重回表演舞台的重要時刻。在那之後,他就專心做演員該做的功課,每天和五、六十歲的男男女女相處、和同志朋友一起生活,後來,就成了我們看到的,《醉・生夢死》裡那油膩玲瓏、手腕生猛的碩哥。

「碩哥」自此跟著鄭人碩,成了他最親切、好記的招牌。前前後後三年,鄭人碩才終於懂得導演的用意:一個僅有豐富生命經驗的人,不足以成為絕佳的演員做幕後之前,他只想著怎麼當演員;做幕後之後,他才真正理解,電影是不可分割的團隊合作。要明白、實踐這點,才有機會是個好演員。

「攝影機後面幾十個、幾百個人,都在為前面這顆鏡頭做萬全準備,你不熟悉那些人幫你做了什麼,你是天王巨星也沒屁用。帥哥是別人叫的,天王、女神是別人給你的(稱號),你有什麼資格說你會演就能站在前面?人家不想拍你可以吧?把你剪掉也可以吧?」他常被問為何要這麼拚命?為的就是電影上字幕時,每一個人的名字。因為,一部好看的作品,一定是大家共同完成的。「沒有後面一整串的工作人員,怎會有領銜主演?」鄭人碩鏗鏘而感人。

豐碩的生命經歷,揉合劇組的團隊操練,形塑出鄭人碩「熱愛、努力、將心比心」的核心工作觀,和不吝傳承、分享的態度。大家好才是真正好,團結才能成事。種種體悟,一層層織起後來的每個角色,並重建、修繕了如今的鄭人碩。這回演完黑虎將軍,他似乎更能看到周遭的弱勢人物,還自覺比以前更有正義感。

IMG_2474

想挑戰偶像劇,當一個有魅力的演員

接下來,他還有好幾部戲待拍。問他還想挑戰什麼,他想了一下害羞說:「這樣講會不會太膚淺,我很期待演偶像劇耶!」他認為自己通常不會是偶像劇的演員首選,反而很想挑戰。我又追問,若給他一個高富帥或文弱書生的設定,他要怎麼做功課?「美白啊、做牙齒、植髮、增高吧!」逗得全場大笑,當然,這是玩笑,他後來正色表示,那些只是外殼,能否詮釋角色所需的魅力,才是真功夫。

因此,對於未來可能演到哪種角色,鄭人碩無所畏懼。「我最怕人家不找我演戲!」他早已定心要走這條路,早把自己的生活,都灌注在演員這個身分裡。「我這個人就是這樣,來找我,我就是全給。」謙虛之餘,他也不諱言自己有野心,「每個人都有夢想跟對自己的期許。在亞洲區,就是有一天一定要入圍金馬影帝!」

有趣的是,野心和淡薄的得失心,看上去兩相衝突,卻平行地鑲在鄭人碩身上。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不是得獎,而是能持續在這條表演路上,詮釋各形各色的人,然後,被看到。「就算是滿臉皺紋,但就是有魅力。不一定是所謂高富帥,但我想做一個有魅力的演員。」至於得失心,「外界已經給你夠多得失心了,你幹嘛還讓自己得失心那麼重?何必這麼累呢。」是啊,讓我們都給自己一個「碩哥式」的豪邁一笑吧!

IMG_2374

01

採訪、撰稿:鄭涵文

編輯: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場地協力:小城外・咖啡時光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