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曲獻平|演員一旦想著依靠別人,就會失去專業性

從《花甲男孩轉大人》的鄭花亮,到《動物系戀人啊》的樂樂,演員曲獻平一改先前的陽剛形象,飾演同志好閨蜜,讓人眼睛為之一亮。這樣的反差不免讓人好奇,真正的曲獻平又是什麼樣子。

「我沒有想去定義『曲獻平』該是什麼樣子,就是把自己份內的事做好,然後一步一步地找到自己。」曲獻平擔心,要是定義了自己,就容易畫地自限。況且,人本來就很善變呀!每天都有不同的想法冒出來,讓自己保持彈性,去包容所有的可能,可能更是一個演員該有的心態。

03

從律師到影視產業,花一年調適潮起潮落

不過,這樣一個從外觀到口吻都陽光的大男孩,其實也有脆弱的一面。

他娓娓道來,法律系畢業後,原先在學校過得一帆風順,甚至已經跟著律師事務所跑了大大小小的案子,準備帶著家人的期待步入社會。畢業前夕,被衛視節目《一站到底》的導演邀請參加節目;更獲邀當了《謠言終結者》的固定嘉賓。這段經歷是他的人生重要轉捩點,打開演藝生涯的大門。但是,這樣的轉變,為他帶來難以適應的痛苦。

「當時節目大概只錄了半天,就有很多人關注我微博,我一下子就被沖得不知道自己是誰。加上工作人員都認為我可以做這行,就覺得好像可以試試。」

之後,查了好多資料,曲獻平決定往演員方向發展,也幸運地跟自己很欣賞的導演瞿友寧簽約成為旗下藝人。只不過,毅然決然放棄原本的道路,一股腦踏進影視圈,他才發現伴隨而來的不是預期的掌聲,而是不知何時會結束的陣痛。

IMG_0183

「現在想想,那時候也沒完全想好就投身演藝圈,但選擇了就得堅持啊。」曲獻平笑說。從高處摔落,心情自然 down 到谷底。常在外頭裝沒事,一回到家卻暴躁、易怒,這樣的反差,讓他討厭自己,坦言一度想輕生。「那時真的太低潮了,我走到陽台看著下方,想著如果跳下去後,原本不喜歡我的人會不會因此感到惋惜。」氣氛瞬間有些沈重,他稍作停頓,換了輕鬆的語氣說,「還好我是個天性樂觀的人,想了十秒後就自己拉回來,心想,自己還這麼年輕,我可不能就這樣掛掉啊!」

這樣的循環持續約一年。他慢慢將這些經歷視為成長必要之痛,趁著自己還年輕、還能承受失敗,適應潮起潮落。

曲獻平努力調適的,還有「期待落差」。出道初期,他承認很在意外在的眼光,擔心自己被定型,「你是什麼樣的人,有時候並不是由你自己來定義的,而是周圍的人去想像、希望的,但那是你喜歡的樣子嗎?如果不喜歡又該怎麼辦?」他無奈道出每個人都會遇到的課題,尤其成為演員後,一切都會被放大檢視,從外表到內在性格,都會被拿來比對。「我覺得自己是一位陽光、正直的人,但也許那只是我給自己的樣子,別人不這麼認為。」

慶幸的是,他明白地看清外在眼光就是把雙面刃,在一片聲浪中,得學會聆聽自己的聲音、與自己對話,才不會隨波逐流,迷失自我,也比較容易維持平衡狀態,在表演上專注發揮。

現在就是精進自己的表演,有試鏡就去,但不會像以前一樣得失心那麼重。有時對方不選你,不是你不好,只是他更喜歡另一個人的樣子或表演方式。不要去管自己不能左右的事,唯一能影響的是自己,那我就是演好戲,心態放平就好。

IMG_0242

角色是演員的一部分,幫助你成為更完整的人

畢竟從法律界到影視產業,確實就是天差地遠的工作類型,曲獻平就像誤入叢林的小白兔。直到拍攝《花甲男孩轉大人》,他才開始對「演員」這份工作的內涵有比較大的感悟。

包含拍戲不只是自己的事。曲獻平了解到,作為演員,需要打開五感,去感知外界給你的訊息,當你過度沉浸在情緒,就會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在《花甲男孩轉大人》中,有一場戲是花亮要跪下來,並痛哭著和家人坦承自己偷了錢。我把所有能想到的悲傷都放進去,去呈現出我有多難過、多後悔,把一切情緒堆到最高,可是出來的效果並不好,連我看了都覺得很尷尬。這才知道,原來表演不能只是自溺在自己的情緒裡。」在現場,演員還需要在意對手演員,顧及燈光、走位和導演的指示,而不僅只是投注在情境中。曲獻平肯定這個經驗,認為是件好事,表演本就需要演員控制,看過自己最差的樣子,以後就不會重蹈覆轍了。

他接著說:「『你去學』跟『你去做』是兩回事,很幸運地是,我第一部戲就遇到了台灣最好的導演跟最好的演員,雖說很害怕也很徬徨,但我就是一邊看他們表演、一邊學習。」表演課加上實戰演練,讓他快速成長,犯錯後,更能從中了解自己還能做怎樣的調整與呈現,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不恥下問」,曲獻平直言,這是當演員一定得具備的元素。「不要裝懂,就是去問,因為你的不懂真的會在鏡頭上呈現出來,只有問清楚,說服自己才能去說服別人。

IMG_0189

那要如何說服自己呢?他回憶,表演課的老師曾叮囑:「拿到劇本後先看三遍,再去做你想做的準備。」先了解整個劇情發展,再慢慢聚焦回角色身上,因為角色之間得要「互動」,才會擦撞出「事件」,不能只著重在自己身上。以近期播畢的《動物系戀人啊》為例,在準備期間,曲獻平首先透過劇本上的蛛絲馬跡來尋找角色的定位。

「創作角色時,很重要的就是不斷問自己為什麼,每個『為什麼』都要找到答案。樂樂被定義為娘娘腔,我覺得這個詞不準確,便從劇本裡找線索,發現他喜歡男生,所以確定他是同志。那他的自我認同是什麼?從定裝的服飾、打扮跟頭髮,我覺得他認為自己是女生。就像這樣,我再自己延伸出一系列問題。」邏輯式問法結合相關文獻及影像,他幫助自己定義出角色的樣子。曲獻平認為,最終呈現出的表演,往往是依靠演員的理性邏輯,經過感性的選擇後所表現出來的。

角色之於他,就像在挖掘自己內心不同的面向。「角色就是我的一部分,人都會變,而且變得很快,今天這樣想,明天就不一樣了,演戲的好玩之處,就是我能在這些變化中跳來跳去,每次拍完以後,都會給我很多養分去成長,然後變成一個更完整的人。」

IMG_0031-1

演員不要想著依靠別人,要讓自己強大起來

不排斥任何角色的可能,聽起來有點佛系,但大多時候,演員也只能被動地等待製作方選擇,他們認為誰可以詮釋這個角色,就交由誰負責將理念傳達出去。

這樣的困境似乎已成常態,常態到不能說是個困境。曲獻平笑說,自己以前也會期待,出席重要場合時,能被哪個製作人看見,或是哪天老闆讓自己當男主角,但這些屬於「天上掉下來的糖果」,當下吃得很開心,吃完就化了、沒了,不具有任何營養價值,真正能讓自己成長的,還是一點一滴的經驗累積。

我覺得演員是不能靠任何人的職業,沒有人可以讓你依靠,你以為導演能夠幫你,其實導演在現場能幫到你的地方有限,最終還是要靠你的表演去支撐。一旦想著依靠別人,就會失去自己的專業性。

靠山山倒,靠人人倒,還是靠自己吧!只有讓自己強大起來,才能讓專業被觀眾看見。在一片星光熠熠中,或許曲獻平不是最顯眼的,但他努力發著光,耀眼卻不刺眼的那種。

01

採訪、撰稿:黃羽萍

編輯:薰鮭魚

攝影:楊雅晴

場地協力:上樓看看 Arthere Café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