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辛樂兒|演員是水,能容納進不同角色的身軀

理性來說,在人的身體組成中,「水」的比例超過一半;感性來說,《紅樓夢》的賈寶玉曾言:「女兒是水做的骨肉」;而身為演員,辛樂兒直截了當地說:「我就是水!」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卻又能容納進不同角色的身軀中,既有水的多變,也有水的清爽透徹,這是看到辛樂兒的第一印象。

003

誤打誤撞,發現了表演的美好

訪談正式開始前,辛樂兒身穿鵝黃色的薄紗洋裝,在涼風吹拂的街道上拍攝照片;某個在街角門板前的取景,攝影師原先安排她靠在門板邊,她卻主動提議想從門板後俏皮地探出半邊臉。隨著按下的快門不停變換姿勢,對她來說宛若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我其實喜歡(拍攝)動態大於平面很多很多!」沒想到一坐下來聊拍照,辛樂兒毫不掩飾地承認對於平面拍攝的侷促感。回想起最初入行拍攝平面照片,常緊張到嘴角抽搐、面無表情,總需要有人在一旁幫她建構情境:「想像你現在是開心地吃冰淇淋、外頭天氣很好妳露出燦笑……」才讓她能順利給出適當的表情;不過,正因如此,擁有完整劇本的戲劇表演,之於辛樂兒,反而更如魚得水。

只是,「演員」並不是辛樂兒一開始接觸演藝圈的契機。

「以前一直以為我會當歌星耶。」自小就喜歡唱歌的辛樂兒,原本懷抱歌手夢,但在公司的安排下,唱歌與表演成為她齊頭並進的目標。曾與另一位成員組團,彈起吉他、創作歌曲,但當時市場環境欠佳,接觸了許多唱片公司,卻苦無發片機會,讓辛樂兒對音樂產生莫名的恐懼與排斥,卻也讓她更堅定要往表演路前進。

「我覺得演戲很好,演戲是你最正大光明去過別人人生的時候。」在音樂路上遭逢挫折,讓辛樂兒重新審視對表演的看法,才發現,表演是真正令她開心的事。

024Combine

表演要能先說服自己,才能說服別人

說到表演,「真誠」是辛樂兒奉為圭臬的態度。

「如果你沒有辦法說服自己,絕對無法說服別人。」這是每次在做角色準備時,她時刻提醒自己的話。對她來說,站在鏡頭前並不會緊張,「如何讓自己的表演『更生活』?」,才是她最在意的。

回想剛開始拍戲,挖掘自己的情緒記憶,一度是辛樂兒嘗試和角色共鳴的方法,但時間一久,情緒記憶也有挖完的一天,面臨這樣的無計可施,辛樂兒想起曾在導演李啓源課堂上聽到一段話:「如果你在表演的時候很緊張,什麼都做不出來,那就乾脆不要做,就是放空、歸零。」這聽起來像是《倚天屠龍記》中,張三丰教完太極拳後,張無忌把招式忘得一乾二淨,卻因此大勝敵手的情節。辛樂兒從中得到的啟發便是,表演要「活在當下」。

活在當下,更進一步說,是活成這個角色,忘了自己在表演,當下的一舉一動就是這個角色順理成章的生活。最近熱映中的電影《人面魚》中,辛樂兒飾演男主角鄭人碩的太太,一場在醫院中瀕死的戲,辛樂兒就靠著「活在當下」的心法,順利完成拍攝。

「其實我不記得是怎麼開始的,印象中我明明是跟鄭人碩在聊天,不知道為什麼我就講起了台詞,等我意識過來時,就是導演喊『卡』,要換鏡頭了。」在那瞬間,辛樂兒自然而然進入了角色,連一旁有攝影機在拍都渾然不覺。拍完這場戲,她覺得自己彷彿也死了一輪,直到鄭人碩走過來給她一個深深的擁抱,才將辛樂兒拉回現實。

在等待的過程中,學會認識自己

在演員的職業生涯中,辛樂兒不諱言,「等待」是最大的關卡。

「演員太多時間都在等待,等待經紀人安排,等待被人家找,等待有試鏡去參加。」過去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辛樂兒就在等待中度過。等待容易讓人迷失,忘記怎麼樣去當一個演員,也容易自我懷疑,是不是被這圈子給淘汰了?她驚覺在這樣的等待中,慢慢被耗去自信、失去光彩,於是透過瑜珈,找回了自己。

自認是一個很怕「空」的人,辛樂兒笑說:「我就是愛逼死自己。」在等戲的日子,她不僅重拾瑜珈這項運動,還考取了瑜珈老師的執照。一講到瑜珈,辛樂兒瞬間換成上課的口吻說道:「做瑜珈,是個和自己身體相處的時刻,一旦站到瑜珈墊上,就必須拋掉全部的事情,藉由身體的動作來鍛鍊你的心智。」在一次次練習瑜珈的過程中,辛樂兒不斷地自我對話,也開始正視身為演員的自己。

016down

以前總被塑造成陽光開朗的形象,被貼上甜姐兒的標籤,雖然能因此接到類似的角色,辛樂兒有點無奈,那不是她的全貌。「我現在不想要刻意去假裝自己是哪樣子的人,不想把自己給設限住,在現在這個時期,我寧願當水。」說這短短幾句話,其實花不了幾秒鐘,辛樂兒卻是用了近十年的時間,才自在地吐露。

的確,她就像水,而且還是一股活水。閒不下來的她,正一邊跟著劇組宣傳《人面魚》,還一邊練團、準備明年初的音樂會。想來想去,這股活水大概就是某座高山上汨汨流下的山泉水吧!雖然涓涓,卻源源不絕、清涼冷冽;即使沒有固定的河道,但就誠如她送給自己的話一樣,「不要放棄」,山泉水也總有流入汪洋的一刻。

006side

010

採訪、撰稿:田育志

編輯:薰鮭魚

攝影:HouJun Photography

場地協力:東咖啡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