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菜女神》:清新台劇風格,引觀眾熱論

在女神心裡當鳳凰飛上枝頭的念頭早就是父母輩的思考,她不過就只是想處在最平淡安靜的地方默默做小事。但男神不一樣,他是要做大事的人,但站在雲端上總有不小心跌落的時刻,心裡那一大片雲空了,他只能選擇離開,試試從他心裡可能最不起眼的小事做起。

一個女人保有初心,一個男人回到初衷,夢醒時分的時刻,看到的是不是才是最真實的自己?!

劉以豪與陳庭妮演出的電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衝破億元票房,另一邊同樣在電視頻道與愛奇藝熱映的歐銻銻娛樂自製劇《種菜女神》也引起觀眾熱烈討論,除了被網友喻為是近年來難得呈現清新台劇風格的作品,因在花東拍攝,農田景象吹起一股田野浪漫的影像風格。

但為了加入戲劇的張力,寫實意象就在為劇建構樸實村莊《耘海村》的角色中一覽無遺,他們一樣有生活瑣事的情緒抒發,或者鬥嘴叫罵,但幸福感在那裏卻沒有被現實的磨合所消退,可能少了城市裡不得不力爭上游的欲望,他們率真的人性,那怕是處在農田的爛泥裡,也能瀰漫獨特的優雅氣息。

你的夢想是什麼?如果這樣問自己,你有沒有可能放下眼前所有一切,去過過你從來沒有嘗試過的生活。

戲劇總需要激盪天平兩端的角力,陳庭妮演出有著律師本業的角色,但為了尋求心中在母親或他人眼中微不足道的夢想,仍毅然放棄高端的職業地位,為的是能夠尋求到讓自己砰然的初心。她不顧反對回鄉復耕海稻田,建立村內共產共食制度,完成復育夢想,但家人是否支持,仍是存在心中無所比擬的嘆息,如果支持不存在,夢想似乎就是殘破的,就算看見陳庭妮在劇中的陽光燦笑,也會知道她如同真實人生的我們,需要能量去經營自己的夢土,心中那片小藍海的創造,在於與家人的和解,也在於對她的信任。

而另一邊則是劉以豪演出失志的音樂製作人為主創角色,喪失靈感的他就算拖著蹣跚的腳步也想重新喚醒自己做音樂的初衷。只是有時候在最艱難的時刻,要讓自己回到初衷並不容易,該是積極行動還是憤世嫉俗,那絕非當下能有預測。而剛好一場車禍意外,男主角從抗拒到選擇放下,在不熟悉的鄉村用都市人角度去感受原始的方式過生活。漸漸地那種在城市間被慣壞的愛,變單純了,太多名人光環的窘澀包袱也不再成為困境,原本日常的快板節奏,進化成慢板甚至休止符,音樂的靈感來自於眼前一片稻田、鄉野,還有寧願成為毛毛蟲也不要成為眾人矚目焦點的女主角。

夢想不是自我催眠,而是一場勇敢面對的圓夢

24集的《種菜女神》雖然已全集在愛奇藝上架,但因為不是速食愛情劇,所以反而喜歡每周幾集的追劇感,慢慢地看戲有時候反而才能看見許多對於角色上營造的觀感,劉以豪從默默無聞的創作者到功成名就的音樂製作人,當意識到自己走下坡時卻闖入一條不可思議的道路;而陳庭妮卻是辛勤耕耘自己人生,時機一到拋下所有,開創一條美景道路;而另一具有反派意象的李千那在劇中她靠著一個又一個的男人往上爬,為了成功不擇手段,但卻處處封堵自己該有美好出口的路。

那些道路包括事業也包括愛情,在原本與世無爭的小村莊卡進寫實的節奏,最纏人的欲望糾結開始了,原本連矛盾都感到美麗有趣的地方,卻因為權力、利慾而變了調,但也忘卻不了圓滿無缺才是夢想。但當愛情來了,你看見了男主角嚴東鳴的眼神離不開女主角田禮耘時,就會知道將在未來展開一場奮力一搏的勇氣。只是相對不同角色中也會看見什麼是錯誤引來的心酸,有些人美好,也有些人因愛、權力受到背離。

夢想簡單,如果撇開人性道德的感受,《種菜女神》中的大小角色相對地其實都一樣存在著勇敢,所以那怕好壞都敢試著去走不同的道路。但現實卻是殘酷,每一個人都急於追求成功,大步向前,但真的站在高塔上之後又有幾人會想要找回最初的期待?在這戲劇一幕幕的美麗風光下,主角們的初衷與初心彷彿是故事的源起,那些具有「冒險」的精神,似乎也交錯摻揉提供了人生的另一種形式的夢想起飛。

資料提供:好好創意

圖片提供: 歐銻銻娛樂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