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蔡亘晏(爆花)│試著連細節都不放過自己,才能堅持想做的事

我們像張白紙降生於世上,接著,必然地在日後的社會生活中沾染上不同色彩,習慣了某些規矩,有時會漸漸忘卻那曾無所畏懼、勇於展現真摯情感的自己,有時幸運,能及時拾回赤忱或初衷。

這是演員蔡亘晏(爆花)談到自己女兒時的有感而發。她表示,6歲的女兒教她很多,女兒總以自己覺得最直接而舒適的方式面對這個世界,讓身為大人的她反思,我們是不是常囿於他人眼光或「常理」,去壓抑情感?或不得不試圖迎合世俗?

慶幸的是,蔡亘晏透過表演反省也返樸歸真。她認為,演員是最能跳脫傳統框架的一群人,因為演員需要感受自我、觀察身邊所有事物,用最真實的方式去詮釋;而達成一切的關鍵只有兩個字,那就是「真誠」。只不過,對演員來說,如何才能保持真誠?

HL_U4A9426

努力創造表演的獨一無二,《小兒子》發揮了獨特的最大值

申請進入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前,蔡亘晏對於戲劇表演的認知,就是「空白」;雖然自小即有接觸民俗技藝與舞蹈,但觀賞舞台劇,實實在在零經驗。她幽默表示,連報名北藝大的表格都是跟買錯報名表的同學買的。

但或許正因這樣的誤打誤撞,更顯命運的安排有其玄妙,也讓蔡亘晏可以毫不保留也毫無包袱地把自己放入表演世界,每一次的嘗試都是新體驗,每一次的演出都讓自己更認識、更喜歡表演。
耕耘了這些年,蔡亘晏同時累積影像和劇場演出的經驗,在兩種形式的表演中,她體悟到,最大的差別在於演員對於自身演出的掌控性,及演出時的獨一無二。

HL_U4A9217

她娓娓道來,在影像表演中,後期製作對一場表演最後的呈現有莫大的影響,特別是剪接,是作品是否「好看」的關鍵因素。當然,演員在演出時要拿出最好的一面,但「你不知道後製的大哥、大姊是誰,演員演戲時也像在賭一把。」說起來,影像表演似乎就把自己的表演盡力做到最好,剩下的,便聽天由命。

可是,劇場表演每一次都「僅此一次」,有著無法被複製的特殊感。「每場演出都是唯一的,這是劇場對我來說最迷人的地方,它完全沒辦法複製,然後它就像是你一直在演一個一鏡到底的戲,沒有辦法喊卡。」對手的臨時狀況、演出時的突發狀況、觀眾的現場反應,都成就每場舞台劇的獨特和演員的難以忘懷。

這樣的獨一無二到了故事工廠的舞台劇《小兒子》時,發揮了最大值。當蔡亘晏在面對由演員藍鈞天及吳定謙飾演的同一角色,就因不同對手的個人特質,產生更多意料外的驚喜,也為戲創造截然不同的氛圍。

像是和藍鈞天對戲,蔡亘晏感受到藍鈞天是比較「暖而柔軟」的人,因此在飾演情侶時有比較多自然的肢體接觸。相對的,吳定謙在個性上更為「獨立」,蔡亘晏在演出時會給予角色較多留白,讓吳定謙自行發揮,最後便呈現出兩種風味的「小兒子」。

這就是舞台劇的魅力所在,劇本只會告訴演員台詞,但演員該如何動作,或許導演會適時給予提示,剩下的都將由演員們自行填補完成,「好玩的事情就是這樣,你自己去創造你希望這個角色變成什麼樣子。」當大家都在進行腦力激盪、進行創作,戲也就好看了。

HL_U4A9203

失去方向時迎來小孩,轉變看待表演的心境

演員是個志業,是可以持續一生的工作,但這過程就像跑馬拉松,會有精力充沛專注向前的衝刺期,同樣也會有乳酸累積後的疲勞轟炸。讓蔡亘晏開始放慢腳步思考未來路途的時刻,就發生在25歲那一年。

「25歲以前都是充滿熱情的,有什麼東西來,就接什麼,其實你不太會去思考人生或演戲的里程碑想達到哪個地方。」然而,熱情是一回事,現實的考量又是另一回事。蔡亘晏表示,她開始思考現實,那就是若想靠表演餬口,特別對於「劇場演員」來說,她該如何是好。

「即使你演戲演了好多年,有些人還是會覺得你不夠資深,價碼跟剛畢業的人差不多,這時候你可能就會覺得有點沮喪,那我這麼多年來的努力,最後回收到的是別人的不在意。」這樣自我懷疑的當口,蔡亘晏迎來了她的女兒,對她如何看待自我與表演生活產生莫大的改變。

命運或許真是疼惜認真的人。她緩緩解釋那時的心境轉變,「當你觀察小孩時,你可以發現她是直觀地感受這個世界,同時也無所畏懼地和世界互動,她可以很自在表達愛惡喜好。」在和女兒相處的過程中,蔡亘晏發現自己被許多「俗世之念」所困囿,自己的真實感受往往深藏於更多的社會「規則」之中,對於表演最單純的初衷,也就無形中被消磨。

於是,她決定重新閱讀選擇表演這條路的初心。她笑說,最後得出的結果是「喜歡表演大於自我懷疑。」她開始讓自己接觸更廣的表演領域,去拍電影、去演喜劇,在接戲時思考這個角色能否替自己帶來更多學習,更真誠地對待表演,用更專業的技術去演出。

HL_U4A9158

HL_U4A9094

僅有感受力不夠,演員還需要同理心

儘管當了人妻、人母,蔡亘晏對生活的感受並沒有被家務蒙蔽,反而就像她說的,隨著孩子的眼界延伸了觸角,她直言這很重要,因為演員就是一群詮釋他人生命歷程的人,要如何做出角色層次、精緻度,關鍵就在你的感受力。

「演員如果對於這個社會或周遭發生的事情,連關心都不願關心、看都不願意去看的時候,那你的表演可能會少了很多廣度。」想提昇感受力並不難,她說,只要你願意在匆忙的生活中,暫停片刻觀察路人,你就能發現許多原本不在意的細節,這便是感受力的展現;而當你發現自己願意關注更多社會上發生的事情時,你已經在汲取表演的養分。

HL_U4A9190

當然,要成為一名好演員,僅有感受力是不夠的,蔡亘晏叮嚀,要將感受到的內容轉化為表演的能量,你需要兼具同理心。

感受力只是你看到了這個狀況,同理心是讓你能試著成為他,成為那個被你觀察的對象,讓自己設身處地進入他的狀況。你沒有辦法同理這個人或這個角色的處境時,你可能就沒辦法接近他。

很多演員都說過,想嘗試精神疾病或背離社會常軌的角色,但常淪為外表或動作的相似,這是不夠的,蔡亘言認為,更重要的是去了解在什麼環境或社會狀況下,造就了這個人物的出現。「那如果你沒有理解到這個人內心的原生結構、心理狀態如何成形,你就沒辦法去演出他。」

感受力+同理心,是蔡亘晏謹記也謹遵的兩個表演準則,也是她想給予新進演員的最大建議。「人們面對微小細節時,常選擇偷懶,但如果能試著連細節都不放過自己,才能堅持自己想做的事情。

許了對新演員的願,對自己呢?蔡亘晏微笑想了一會兒簡單說道,希望能保持好奇心並打開自己,成為一個真誠的人、對自己誠實,她說,這樣就能為他人著想,進而給角色思想。

這已經不只是她的表演哲學或工作生涯期許,也是她對生命的期待。到頭來,表演啊、人生啊,不是不分,而是合一,可能就是藝術的真諦吧。

HL_U4A9108

採訪、撰稿:Fatty Yao

編輯:薰鮭魚

攝影:Shiloh Chen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