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藍鈞天、吳定謙│唯有懂得和恐懼相處,才能推動演員向前

之於演員,表演常是一條通往未知的路,因為詮釋的角色多是自己少經歷過的人生,需透過大量的觀察、閱讀等功課,讓自己活出不同的生命歷程,甚至真正成為那個他。套一句《霸王別姬》的經典台詞,這大概是演員的「不瘋魔不成活」。

換個角度思考,倘若角色與自身生命經驗契合,或扮演一個大家都可能有過經驗的角色,像是父母、孩子、情人,表演起來是否就會更得心應手?

答案一方面或許是肯定的,親身經驗總是滋養表演的重要泉源。另一方面,正因角色是所有觀眾都可能擁有的經歷,如何喚起最多的觀眾共感,在最大差異中找尋同質,成為最不簡單的地方。

這個難題暫且放在演員藍鈞天和吳定謙身上。在故事工廠的舞台劇《小兒子》中,他們倆透過表演,串接所有人心中那與父親相處的片片刻刻,試圖喚起觀眾最樸實而情感滿溢的親情時光。

20181016拍手專訪吳定謙_藍鈞天013

不同演員共飾一角,是挑戰,也有趣

值得一提的是,這回藍鈞天和吳定謙在《小兒子》中共飾一角,開門見山問兩人對彼此表演的觀察,皆謙虛表示有許多能相互借鏡之處。

這是藍鈞天第一次出演舞台劇,面對飾演同樣角色的吳定謙擁豐富劇場經驗,又有導演身分,藍鈞天玩笑說,只要模仿吳定謙怎麼做就好。一旁的吳定謙則表示,正因藍鈞天是資深演員,在舞台上有股「純粹」,讓他時常提醒自己要記得保持中立,在表演時專注於演員身分。

由不同個體去詮釋同一角色,是個蠻特別的作法,也是個冒險。具體差異究竟在哪裡?他們認為在兩部分,一來是各自生活經驗不同,二來是生命階段的差異。

因為演員在準備角色時,或多或少會參考自己生活中的經歷。「我們在排練的過程中,一直在抓自己的某些生命經驗或某些情感,看能不能套上去。」藍鈞天補充,自己從小的家庭教育比較嚴肅,反觀吳定謙和父親吳念真的互動比較像朋友,因此,兩人在和劇中父親李天柱對戲時,可以明顯感受認知上的差異,需要花些時間去取得共識。

此外,已為人父的藍鈞天也與吳定謙處於生命中的不同階段。「男人有四個階段,兒子、男人、別人的丈夫、別人的父親。定謙現在是男人要邁向丈夫,我已經是人家的丈夫與父親,所以我們在詮釋時,對於『父親』的理解又不太一樣。」藍鈞天理性說明。這些細微的差異,是演員表演的挑戰,也考驗導演溝通、統籌的功力,卻也造就出異中求同、同中有異的舞台趣味,讓觀眾認真品味,就能嚐到父愛,也能從二位身上各自提取有共鳴的部份。

20181016拍手專訪吳定謙_藍鈞天03720181016拍手專訪吳定謙_藍鈞天03820181016拍手專訪吳定謙_藍鈞天039

演員是一群孤單而脆弱的人,試著透過表演感動他人和自己

不免俗地來聊聊自己身為演員的心境吧!回首表演這條路,兩人不約而同表示,這是一個透過演出打動他人也感動自己的過程。

「你會希望看到觀眾可以帶一點東西回去,沒有演員會在聽到稱讚時不被感動的。」藍鈞天說,最希望每次都能演得更好、被更多人看到,說誇張點,演員掏心掏肺地呈現每場演出,就只希望多打動你一些。

如何能成就這樣的境界?藍鈞天想了一下說,首要任務大概就是演員得非常喜愛自己的工作吧!當你全心全意投入表演時,才有辦法以最游刃有餘的姿態給予所有表演能量,打動別人的同時,也感動自己,這也是兩人想給新進演員的首要建議。

就像藍鈞天打趣提到,他的妹妹老說他是一個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他聽在耳裡,覺得這未嘗不是對演員最好的讚美?若不耽溺於追求演出的每個完美瞬間,如何讓觀眾有點感覺、甚至喜歡?

20181016拍手專訪吳定謙_藍鈞天002

只是,這過程當然不會一帆風順,每項工作、或說生活吧,難免有各式各樣的挑戰、顛簸,但只要你夠愛「演員」這份工作,所有的困境都在成就你的能量。

你要知道你會面對很多的困難,但是不要害怕,去接受生活中所有開心或悲傷,不管是特別地去冒險、去嘗試,都是你成為演員的能量。

吳定謙鼓勵新進演員要面對恐懼,不管是對於缺乏演出機會的害怕,或演技不足的擔心,體會這些等於體會生活,這是身為演員最基本而重要的功夫──去體驗生活中每個瞬間,唯有懂得和恐懼相處,才能推動你向前。

改善影視產業環境,硬體和價值觀須並進

從個人心靈推及到產業,導演出身、兼有舞台劇與影像作品的吳定謙有感,不論從導演或演員身分來觀察台灣影視產業,都可以發現台灣確實擁有相當豐沛的創作力與生產力,然而,觀看人數或關注度依然不高,很大的原因是台灣劇場硬體設備不足。

「目前,台灣的劇場不是偏大就是偏小,台北現在根本沒有五、六百人的中型場館,你叫小團怎麼從兩百人的劇場直接跳到一千人的?他沒有養這些觀眾,他們永遠都只是被囚禁在那個大小裡。」他直白表示,在硬體上應該嘗試多增設中型表演場館,讓小劇團有機會逐步培養觀眾、拓展規模,也從小規模去養成民眾看戲的生活習慣。

可知易行難哪,尤其是養成大眾看戲的習慣。藍鈞天和吳定謙都認為,必須從根源著手,那就是要改變民眾對於戲劇表演的價值觀判斷

20181016拍手專訪吳定謙_藍鈞天009

藍鈞天用一個很簡單的日常情境點出台灣觀眾對演員和戲劇的看法。「我們看小孩在公演上都覺得很可愛,但當小孩想當演員,許多爸媽都說不行。」吳定謙也提出自己的親身經驗,「之前劇場有景要修補,就在劇場外找空地,旁邊就有很多家長帶小孩走來走去,結果聽到一個媽媽對小孩說『你看,你以後不念書,就跟他們一樣做工噢!』」兩人無奈苦笑。

說白了,這是價值觀、尊重專業的問題。有人覺得認真做戲很重要,也有人覺得網路上的搞笑影片已足以稱作表演,這無關對錯,但想讓台灣的戲劇創作能量持續並深化,就需要適時扭轉大眾對於影視產業工作的想像。

談及未來,吳定謙不排斥任何的演出或導演機會,只要是有趣的,他都願意嘗試。藍鈞天則希望在演員工作之外,有一天能成為製作人,做一個能支撐演員、導演及所有工作人員的協助者,不為什麼,他只想讓優秀的創作者能好好地說故事。

這晚很像一場Men’s talk,當然,向兩位成熟、有想法的男性取經的成份的比較多。期待也祝福他們,縱使站在不同的人生階段,仍能朝著同一方向,持續透過演出,獲得更多人的關注,也更穩健地去實踐、去完善心裡對表演環境的想像。

20181016拍手專訪吳定謙_藍鈞天020

20181016拍手專訪吳定謙_藍鈞天019

《小兒子》舞台劇動人巡演

2019
01/05 高雄至德堂
01/12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演藝廳
04/26-28 臺北城市舞台

購票連結:http://bit.ly/2yzSYwo

 

採訪、撰稿:Fatty Yao

編輯:薰鮭魚

攝影:Eason Lam

廣告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