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演員孟耿如│相信自己的表演,觀眾就會相信你

當你不斷想嘗試、積極投身一件事,可能不外乎為了挑戰、謀求成長、報酬豐厚等,然而,試著回過頭來重新思量,或許你會發現,最單純的「快樂」,才是驅使一切持續前行的動力。

很難想像,眼前這位青春無敵、時刻轉著靈活大眼珠的女生,在演員路上已經走了超過十年,從《惡作劇2吻》中的稚嫩高中生,到《麻醉風暴2》中富有正義感的記者,她多元嘗試,試著讓大家在每部新戲中看到不一樣的自己,而不是因為外表或感情世界而受到關注。

我希望大家看到我的時候,覺得我是很有表演能量的人,而不只是外在形象,我希望大家看得到我在表演上的魅力,可以從眼神或者是情緒中感受到我的角色的心。

她是孟耿如,期待每位觀眾能藉此再次認識她。

JUN_3639

表演就是要讓觀眾相信,上演的一切都是真的

因《麻醉風暴2》入圍金鐘獎最佳女主角,對孟耿如來說,絕對是個肯定,但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個重新檢視表演生涯的機會。

孟耿如帶著我們回顧,一直到接演《剩女保鑣》,表演這件事才悄悄走心,在這之前,她承認,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完成《22K夢想高飛》,發現自己開始知道想接演怎樣的戲劇;到了《麻醉風暴2》,對於表演的熱情和駕馭更了然於心。這一切的變化,得力於心態的轉變。

她侃侃而談,自己最早是害怕表演的,不知如何和對手對戲、不懂走位,就像一段不堪再回首的黑歷史。某次表演課,老師的一句話,才重新帶著孟耿如認識表演:

「表演的重點不在於妳心裡相不相信妳演的是真的,而是讓觀眾因為妳的表演而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就像大夢初醒,可怎樣才能說服觀眾?孟耿如提到,過去為了要讓自己更像角色,總會提醒自己的情緒要「非常真」,結果往往不盡人意,差那麼一點。到後來,她才發現,追求情緒的同時,也該注意情緒是怎麼被觀眾看到,不管是拍攝上的畫面呈現,或坐在台下的觀眾的視角。

就像你費勁推動一扇門,怎樣也無法打開,最後你明白,只要換個角度或略施技巧,門便順其而開。表演亦然,悟懂呈現的方法,觀眾就能接受到演員想傳遞的情緒和故事,自然會相信眼前的是真實,至少相信,那就是某個誰的人生。

「就算你的眼淚是假的、就算你演的東西不是因為劇情而哭,觀眾看到你,只要他相信,你的表演就成功了。」表演老師的提點深深烙印在孟耿如心中,也落實於她往後的表演。

JUN_3657

表演不能依賴和對手的互動,出戲別怪對手

影像表演十餘年,孟耿如才終於踏進劇場,準備以舞台劇《花吃花》與觀眾直接面對面。在排練過程中,她理解到,演員需要大量的內在對話、自我提昇,但演員並不絕對孤獨,因為演員需要與對手密切合作,對手既是鏡子,也是老師。

孟耿如說,自己進入角色比較慢,需要實際遇上拍戲的對手、拍攝幾天後才算完整了角色準備。以《花吃花》為例,她飾演放牛班學生,但若單純憑一般對放牛班學生的刻板印象去揣摩角色,呈現出的表演成果,便無法帶給觀眾驚喜。因此,她在開始排練後觀察他人的演出,試著讓自己在許多細節做出不同,即便大家同為飾演放牛班的學生,自己也能拿出特殊的表演。

《花吃花》是孟耿如的第一部舞台劇作品,除了仰賴自己觀賞其他舞台劇的心得,她也試圖把過去的演出經驗歸零,像塊海綿盡情吸收其他演員的表演。「在劇場,我是全新的人,所以我盡量看著他們的表演來調整自己的表演。」她說。

孟耿如很感謝同劇演員如簡嫚書、李劭婕都慷慨給予她這位舞台劇新人建議,排戲時稍有不順,對手都能立刻回饋許多想法,也會一起將表演調整成彼此表演起來都舒服自在的形式。

儘管是這樣與對手緊密互動,孟耿如藉機提醒,絕對不能只依賴對手,演員自身需熟讀劇本、了解角色,浸淫在故事的時空環境,甚至要熟悉到即使沒有對手,自己也能順利把所有表演走完。

說到這裡,她自嘲過去的自己曾說出「我和誰誰誰演戲會出戲」這般不成熟的發言,事隔多年,經驗成長讓她知道,成熟的表演者應該把自己準備好,完全熟悉角色和劇本,去享受和對手的互動,若扯誰讓誰出戲,就稍嫌不專業了

JUN_3311

戲劇類別沒有高低之分,都是專業

觀察台灣戲劇,孟耿如直言,演員和戲劇類別間的「配對」情況仍舊常見,簡單來說,某些演員會被認為不適合演出所謂的偶像劇,相反的,有些演員則會被定型為偶像劇演員,會有這個感觸,正是因為她自己就曾屬其中一員。

她坦承,過去的表演經驗讓她有了某種表演慣性,部分的身體動作有比較「偶像劇式」的反應,就算她從不覺得拍偶像劇有什麼不好或不對,有段時間仍會困擾自己被歸類為「偶像劇演員」,工作機會與突破相應限縮,停擺了一些時日,心態也變得不夠健康,會逃避、甚至抗拒表演,覺得自己「很沒用」。

好在靈魂伴侶黃子佼適時給予當頭棒喝,告誡孟耿如,倘若短暫的不得志就能打敗想當演員的心,那她根本沒那麼想做一個表演者。「他覺得人總是有遇到低潮的時候,他舉例自己低潮了八年,沒辦法吃自己想吃的東西,而我只空白不到一年,到底在怨天尤人什麼。」孟耿如笑說,黃子佼私下很嚴格,給了很多震撼教育,不過,慶幸在他的鼓勵下,孟耿如把空閒時間塞滿,學繪畫、雕塑、鋼琴、健身,甚至還辦了個人展覽、參加年輕藝術家博覽會,更蓄積往後表演可以運用的能量。

JUN_3599

回首這段往事,孟耿如深有感觸地說,戲劇表演沒有高低之分,僅有類別差異。

「偶像劇也是某一種類型的表演,那樣的表演讓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磨練,因為在劇情裡面出現的東西,比較不像真實會出現的,你要怎麼在觀眾看你的時候,讓他們相信『夢幻感』,那很重要。」

當然,台灣目前的選角過程仍常因市場考量而標籤演員,但孟耿如相信,只要演員勇於突破、持續充實能量,接演任何戲劇,都能讓觀眾看到最真的自我,同時,演員也透過各種演出再學習表演,那便也不用在意自己會被定型或歸類為哪種戲劇的表演者,「當人家就是已經不會找你,你要怎麼跨越給他看。」她的歌唱著自己不可愛,倒覺得這樣的孟耿如,好強地很可愛。

再回去看看《惡作劇2吻》的林好美,或《我可能不會愛你》那「大仁哥」的妹妹,眼前這個女生依舊瘦小,不過表情變多了、夢想長大了,更鬼靈精怪了。不論老少和資歷,熱愛表演的演員在在讓我們知道,身為演員,最重要的是,你是真心喜歡表演,而且因表演而快樂,一如孟耿如今朝的泰然與享受。

最後,孟耿如也不忘提醒新進演員與同行的朋友,不管到了什麼位置,都要記得最早、最單純的自己。得到再多成就、獲得再大的肯定,回家還是要吃飯、睡覺、做家事,可能還要當鏟屎官或大玩伴。唯有保持真心,自己在戲裡戲外都安穩,你才會永遠是那個最真實的自己

JUN_3425

採訪:薰鮭魚

撰稿:Fatty Yao、薰鮭魚

攝影:Houjun Photography

場地協力:櫞椛文庫

廣告

留言交流